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坑配对不坑
    站在原地的苏卿尧一脸懵逼,源源这是……害羞到掉线么?

     “苏苏,晚安安=v=明天还有戏要拍。”随后就看到了系统发来的这一条消息,颇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意味。

     “源源,晚安。”苏卿尧在原地轻笑着说道,然后退出了主界面。

     另一边,回到身体的系统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久也没真睡觉去,脑海里总是回荡着苏卿尧那个轻柔到不行的吻,他……失眠了。

     睡不着就干脆出门看其他人的夜场戏了。

     这个时候主要拍的是一场鸿门宴,因为安泓微的原因,齐王和燕王在同一个酒宴上碰到了。

     “源源,你怎么没去睡觉呢。”说话的人是演齐王的演员严冬,人长得挺耐看,一出道还有各种大明星给他当配角,但神奇的是他总处在一种混脸熟混够了,却怎么也没办法大火的这种情况里。

     在剧里也算是智商担当了,但现实里却是个傻白甜。

     喜欢的,不喜欢的都会很明显地表现在脸上,比如,整个剧组谁都看得出来严冬最喜欢的就是源源了。演燕鹤的那个太圆滑他不喜欢,演安泓微的那个态度太吊他也不喜欢,相比而言演技又好,性格又萌的源源当然就成了他最喜欢的那个了。

     “话说,你脸怎么那么红?发烧了?”严冬搭了搭源源的额头,然后一脸疑惑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凉凉的,没发烧啊。

     然后源源的脸更红了,被人发现脸红什么的,更羞耻了啊。

     但源源还没解释什么,严冬自己就荡漾了笑了起来,仿佛知道了什么真相一般,他拍了拍源源的肩膀,说道:“哥懂的,懂。不过那么大晚上的,年轻人要节制啊。”

     唉,不就是什么羞羞的小电影么,脸红个什么劲嘛,这年头谁没上过几辆车啊。

     “改天哥带你飙车去。”严冬又补充了一句

     源源:……所以说你究竟脑补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啊!

     被严冬这么一打岔,羞耻的心情倒是缓解了不少。想到第二天还有白月的戏份,严冬就把源源赶回去睡觉了。

     一觉睡得安稳,大概是梦见了很多很多关于苏卿尧的事情,第二天起来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作为系统,他这还是第一次做梦。

     他这样……更加像是一个人类了吧。

     带着这种心情他到剧组之后,还有一点没缓过神来。严冬见演安泓微的那个耍大牌迟到一个多小时都没到,就和源源吐槽了几句。

     “不就是一个当红的小鲜肉么,哥敢打包票,等这剧播出之后,你肯定比他红。”

     源源还在走神想着苏卿尧,听到这话就捂起了脸:“诶诶诶,脸还红么?”

     “……不红了。”严冬已经无言以对了。

     主角没到,源源的戏份也拍不了,他就干脆安心地走神了。一晚上断了和主界面的联系,系统就有些想念苏卿尧了。平时的时候,即使是不说话,也从没有断过连接,要是等会儿苏苏问起来,他能说山里信号不好么。

     嘤嘤嘤,果然还是羞耻到不敢开连接啊,请上天赐我一堆土,让我挖个洞埋一埋。

     “苏苏。”想了想还是把信号给连上了。

     “嗯,我在。”今天的苏卿尧不拍戏,他们正在去雪山的路上,他和张雨竹还有张雨竹的经纪人小八坐在一个面包车里。

     虽然没什么重要的话讲,但连接一开,就觉得安心多了。接下来就和平时没两样了,源源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全身心地投入到白月的演绎里去了。

     苏卿尧在车上呆着本来也没什么事情,就在共享里看源源演戏。

     苏卿尧看他看得认真。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细节都看在眼里。

     直到张雨竹来找他说话才从这个共享里退出来。

     “大腿大腿,你造么,山盟海誓那群人渣去隔壁职业队求职了。”自从苏卿尧帮着解决了南南的事情之后,张雨竹就改叫苏卿尧大腿了,害怕的心情都少了不少。

     “黎九曜投资的那个队伍?”他也是看了八一八帖子下面的评论才对职业圈有了一定的认识,比如大家都觉得是他劲敌的黎九曜也投资了一个队伍专门就和他的队伍抬杠。

     “嗯。”张雨竹点头。

     苏卿尧笑了笑:“安心吧,黎九耀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犯蠢的。”

     见张雨竹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苏卿尧就说道:“他估计会觉得我都不要的,他就更加不要了。而且,谁和你讲,我们是敌人的?”

     “难道不是嘛?”张雨竹疑惑道。

     “并不是,他只是有的时候脑子带坑而已。”苏卿尧笑了笑说道。

     黎九曜的反应和苏卿尧预料的一点都不差,甚至语气还更加嘲讽一点:“人家苏卿尧都不要的,你们究竟为什么觉得我会接受啊,我又不蠢。”

     随后就把通报的下属给赶走了,回去之后就自己一个人无语了起来。

     所有人都觉得,他和苏卿尧关系不好,但事实上,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好么,算起来,他们还是竹马竹马来着,小时候玩得可好了,后来闹别扭了才显得关系不好。

     这事还得从黎家的一个秘密说起。

     这个秘密苏卿尧是不知道的。

     实不相瞒,他家这一脉历代修仙,而他的老爸和苏卿尧的外祖爷爷,也就是松月心的爷爷松夏是好友。

     当时,正值建国初期。他老爸正在闭关,国家组织建立玄门,来记录各种闭关的前辈,免得修桥造路的时候给炸了府邸,或者建房的时候给糊了水泥。

     他老爸虽然不是散修,但是在门派里一直处于游离状态,闭关也没通知别人,然后就被当时负责修建铁路的松夏给炸了,幸好他功力深厚,只被炸出了关,人没事。

     然后在听了松夏的安利之后,两人就一起去建设社会主义报效祖国了。

     可惜松夏是个普通人,活到一百多的长寿高龄就挂了。他老爸却还依旧年轻,甚至还老树开花找了个年轻漂亮的妹子,生下了他。

     这尼玛就是修仙活太长的悲惨人生了。

     堕落了几年之后,他爸就一心呆玄门里做教导主任了,据说被他教的那几届玄门弟子都回家种田去了。

     黎九曜生的晚,和苏卿尧年纪差不多。

     一出生就被寄养到了黎家主家的一脉里,虽然年龄小但是辈分却很高。

     黎家同龄的小辈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身份,但因为长辈们都对他太恭敬了导致没人和他玩,然后他就去隔壁找松家的人玩了。

     他第一个认识的就是苏卿尧。

     因为这个原因甚至还一度把苏卿尧当成自己的暗恋对象,直到听到他管家的一段话,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十万点伤害。

     “少年,苏家那位按照辈分来说,是你的孙子辈。所以,少年您是想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爷孙恋么?”

     孙、子、辈。

     我去你的爷孙恋啊!

     自此,他就一直没敢再去找苏卿尧玩了,还没发芽的初恋,就这么被扼杀在摇篮里了。因为他自己一段时间感觉没脸见苏卿尧,于是别人就觉得他俩闹掰了,后来几次的生意他也只是单纯的和苏卿尧撞产业了而已。

     谁让苏卿尧额产业遍地走啊!

     他也是很委屈的好么。

     就在他心塞塞的时候,电话响了。

     “你好,请问是玄门驻人间办事处的处长黎九曜么?”对方的声音很客气。

     “嗯,有什么事情么。”他老爸虽然不靠谱,但人家在玄门的地位高啊,所以他也挂了个办事处处长的闲职。

     “近日妖精境管局局长菊小仙通报有一只神兽找不到了,经过审批之后,帮助局长找神兽的活就落到我们玄门身上了,请处长组织人员协助查找。”

     “嗯,知道了。”找人啊,找妖精这种事情他也没少干过,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顺便玄门经费不够了,处长可以顺便给我们拉拉赞助。”

     “……听说玄门不差钱。”这尼玛吃公粮的还要个什么钱。

     “这不是最近修真界大比,西方的魔法师也会来参赛。玄门作为主办方就雇了妖精界的几只神兽来充场,所有流动资金都投里面去了,目前已经穷的快揭不开锅了。”后面虽然略带夸张成分,但实际上确实是穷。

     “……知道了。”一脸无语地挂掉了电话之后,黎九曜就给王晨打了电话,他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和苏卿尧相处,但生意场上总归还是有生意往来,所以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和王晨交接的。

     黎九曜隐去玄门的真实身份,就说是一所私立学校需要投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倒也没有说谎。

     大家入玄门得考试,考进去分科教学,除了内容比较神奇之外,和学校都没有差别。

     王晨在黎九曜的带领下实地考察了一下全是名牌大学毕业后来玄门深造的学生之后,就和苏卿尧简单报备了一下,然后投资入股了。

     这年头,人才就是金钱啊。

     于是在苏卿尧不知道的情况下,他成为了玄门的大股东之一。可以说,苏卿尧现在是真·玄门的前辈了。

     玄门缺钱缺的紧,苏卿尧这一大笔资金的注入可以说是雪中送炭了,差点没给他建座教学楼。

     在黎九曜联合菊受找源源的这段时间里,苏卿尧和源源几乎是同时拍完了自己的戏。

     原本广告和电影的拍摄是绝对不会在一起结束的,但后来在张向东的突发奇想之下,除广告之外又加拍了一个微电影。

     然后又因为张向东对特效的制作有强迫症,花了不少的时间,于是这两部几乎是同时播出了。

     一个在网上掀起了游戏的狂潮,另一个则是在电影院掀起了票房狂潮,首映当天就破了纪录。

     对于苏卿尧的谢流云,大家都觉得是神还原,网上评价出奇的好。

     而对于源源的白月,大家的评论就更加多了,除了心疼就是心疼。

     影评置顶的第一条就是关于白月的评论:

     #我想给剧组寄刀片#

     说起来,我喜欢上白月这个角色是因为演员颜值实在是高,就和影片里的称号一样,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美人。

     白月第一次出场的那个回眸一笑真的惊艳到我了。后来是庙里的许愿,这也是有部分黑子攻击的一个地方,所有人都有着宏图大志,唯独白月没有。

     齐王有野心,想要一统四海天下,燕王以仁为道,求的是天下太平,安泓微则是想扬名立万做一位辅佐君王的贤臣,只有白月就想幸福快乐地过一辈子。有人说他的心愿太小家子气了,但人生在世,谁不想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我觉得挺实在的。

     后来白月死的时候我是真的想寄刀片,剧情的起伏几乎是把他推向了一个必死的胡同,最后白月面带微笑着自杀,到死都没再见男主一面。

     “安泓微。”

     白月的最后一句台词就只叫了男主的名字,有人说是怨安泓微最后都没来找他,但我觉得更多的可能是思念吧,听着就揪心。

     不说了,我去寄刀片,再见。

     下面也是各种寄刀片的评论,热度一直维持在围脖的热搜第一。各种挽救白月的同人小说都在第一时间出了不少,然后机智的网友做出了一个逼死官方的拉郎配视频。

     开头的一段简介就是:一个帅到死情缘,一个美到没人要,那干脆在一起好了。

     于是……硬是把苏卿尧谢流云的微电影片段和白月的电影片段给结合到一起,毫无违和感地就变成了一个he的视频。

     “走吧。”原本是谢流云对着穿越玩家叶恒说的台词,让他回到自己的世界去,现在变成了让白月和他一起走的画面。

     下一幕就是白月笑着点头的画面,在影片里,就是惊艳了无数人的那一个出场片段。

     视频一出,点击率居高不下。

     很多人都留言说要不是两个都看了,就被你给骗了。

     苏卿尧平时很少用围脖,但这一次因为要看大家对源源的评论,所以特意开着围脖,在看到这个拉郎配的视频之后,他点了个赞,然后转发了。

     转发的内容是:你很有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