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坑儿子很坑
    当苏卿尧坐下的一刻,全场响起了一片掌声。这屁股一着椅子,就必须决出个高低才能起来了。

     苏卿尧虽然不喜欢张扬,但这坐都坐下了,还矫情些什么,干脆就淡然地坐在椅子上接受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并且对他们回以微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宿主好样的,让他装逼233333,可惜我没个实体,不然嘲笑死他,和谁比有钱不好,偏偏和宿主你比,笑死宝宝了。”系统在苏卿尧的脑海里笑道。

     “低调低调。”苏卿尧回道。不过他在心中无奈地想到:这一次他估计是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了,看看下面那些敬你是条汉子的眼神就知道了。

     而一边的林涧照见苏卿尧没有一点犹豫地就坐了下去,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差点没从他的椅子上跳起来。

     他指着苏卿尧,不可置信道:“你你你!卧槽!你!”

     “怎么?难道我不能坐这个位置么?”苏卿尧笑着反问道。

     苏卿尧这一坐下,可不就是代表着他没有金主这种东西么。

     妈的,说好的卖猪小白脸呢!

     他看了一眼白莲花,同样发现了他眼底的震惊。

     白莲花见林涧照看向他,一下子就从惊讶中反应了过来,他这是间接驴了自家金主啊,鬼知道苏卿尧是什么底细。就立刻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人……。”

     说到最后,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还抽空看了一眼苏卿尧,仿佛在控诉苏卿尧对纯洁善良的他的欺骗。

     林涧照见他一哭,心中便什么责备都没有了,瞧瞧,自己的白莲花才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啊。

     于是便安慰道:“怕什么,这斗灯正和我意,谁来都一样,我还嫌一盏天灯没法显示出我的家世呢!我爸我妈那么会赚钱,我不显摆显摆多对不起他们是不是,来来来,给咱把灯挂高点,让大家都看看什么叫做不灭的天灯。”

     说罢就有一排狗腿子齐齐走了过来,像升国旗一样把天灯又抬了两个高度。

     等他做完这些之后,主持拍卖会的姑娘就顺势炒了炒热度:“今儿个绿芙就在这边替在场的所有老板和藏家谢谢二位斗灯的老板了,废话不多说了,这一局斗灯开始。”

     “慢着。”林涧照已经从苏卿尧有钱的事情里缓过来了,不就是一个有点小钱的人么,他林家可不是一般有钱人能比的,还敢骗他家纯洁善良又可爱的小白莲,光赢了斗灯有什么意思,他要让苏卿尧完完全全地抬不起头来,“以前咱斗灯都只是加价,谁也不知道谁的底气,反正等斗灯结束了咱都得掏钱,不如改个规矩,咱把钱放到明面上来,大家看得也尽兴怎么样?”

     这种模式并非他首创,曾经在某个大型的拍卖会上就有过这样的事情,在面前放上一个资产的收集箱,自己拍下的叫价多少,就往里面放多少钱,要是现金放完了,就抵押各种房地产,股份来加价。

     这能够保证买家拍下之后就立刻能够买下藏品,还能杜绝一些故意提高拍卖价格的事情出现,不过由于投诉的人太多,认为这是一种对买家极其不信任的表现,有损他们的尊严,于是没流行多久就被取缔了。

     林涧照这一做法,就是□□裸地要苏卿尧把自己的资产摆到大家面前,在他心中即使苏卿尧有钱也不一定有多少,撑上个三四轮叫价就已经不得了了。

     有认识林涧照的人都皱起了眉,这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给人留,现钱放完了抵押资产,直到什么都拿不出来认输为止,明摆着就是在羞辱人。

     于是就看着坐在林涧照边上的苏卿尧,替他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个少年是哪里得罪到了林涧照的,这下可真是惨了。

     不过这样的人只占了少数,不少人还是保持着看热闹的心态,甚至还在台下不停地附和林涧照的提议。

     主持人听到林涧照的提议,心中一喜,这可比单斗灯有看头多了,没准这青铜器还能卖出个天价来,她这次可就赚翻了,哪里还会去管苏卿尧丢不丢脸,不过这表面的功夫还是要做的,于是她就对着苏卿尧说道:“林少爷提出的意见是挺好的,不过这可不是我们拍卖会能说了算的,决定权还是在这位少爷手里。不知道这位少爷可有异议?”

     苏卿尧挑眉,这主持人的功底还是差了一些,这一番话明显就是偏向林涧照,他要是不答应,岂不是不给拍卖会面子?

     难道他看起来就这么好欺负?

     “当然可以。”苏卿尧无所谓地笑了笑回答道。

     反正丢脸的也不会是他,自己赶着上门打脸,他也就不拦着了。

     主持人听到他的话之后心中一阵狂喜,不过被她强压了下去,赶紧就通知人叫了两组资产评估的人过来,然后把弃用多时的资产箱子拿了过来,顺便还让控制大屏幕的人给他们专门开出了两个框框来显示资产。

     因为拍卖会时常都需要做一些资产的鉴定,所以没过一会儿,负责资产评估两组人就到达了现场。

     苏卿尧看到资产评估带队人的时候是这样的表情:==

     资产评估人看到苏卿尧的时候是这样的表情:=口=

     因为这个人……就是他的三好下属——王晨。

     “没想到你还兼职做这个。”苏卿尧在王晨走到他边上的时候打趣道。

     王晨就一脸无奈地小声回复道:“boss,资产鉴定这是我们的附属产业之一。”

     苏卿尧:……原来是这样么。

     王晨:……boss你这是得多心大,连自家产业都不知道。

     说起来也是有些不大妥当,他们做互联网这行的,掌握了不少的用户资料,这就给资产评估提供了不少的便利,少了不少核对的时间,不过这也是在特殊授权的情况下,平时这些用户资料还是保密的。

     当他知道有人斗灯的时候,还挺兴奋的,他还没见过土豪撒钱的场面呢。因此他就亲自带着评估小队过来了。

     ……没想到啊,看到的居然是自家的boss。

     王晨:唉,这还需要做资产评估么,真没意思。顺便给那什么林少爷点个蜡吧。对上boss,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在一切准备就绪了之后,竞价就开始了。

     因为点了天灯的缘故,大家的热情都被调动了起来,仿佛有钱的是他们,而不是坐在上面的林涧照和苏卿尧。

     报价的铃声就和交响乐一样,从各个方位响起,从一开始的底价二十万,在五秒都没到的时间里,就加到了六千多万。没过一会儿,这金额就破了亿。

     林涧照有些意外的看了看苏卿尧,没想到这人还挺有钱的,到现在还和他一样用着现钱。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苏卿尧身边的资产评估人员开始给他递评估的抵押资产了。果然嘛,也不过如此。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苏卿尧怕自己用不上资产抵押的金额,那样就太装逼了,才让王晨给他随便评估了几份资产投了进去。

     两边都在不停地投钱,拍卖的价格也还在一路飙升,这一飙就飙到了十几亿。

     对于苏卿尧来说十几亿不过是他财产中的九牛一毛而已。不过对于林涧照而言,这就是他身边现金的上限了,接下来就该上资产抵押了。

     于是他就招呼来一个狗腿子,拿出了自己18k纯金镀金,满钻的手机给自家老爸打了一个电话:“喂,老爸。”

     “乖儿子,缺钱了么,爸等会儿给你打点。”对面是一个同样张狂的声音,看来这样的情况还不少见。

     “阿不,老爸,我在西园和人斗灯呢,等下没钱了,就拿家里的资产抵上,和你说一声。”毕竟家里的资产写的还都是自己老爸的名字,在资产评估的时候,这些是不能计入他名下的。

     “斗灯啊,斗灯好啊,乖儿子你随便斗,老爸给你顶着,钱不是问题,咱可不能丢了这人。”这林涧照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多半都是被他老爸给惯出来的,装逼思想都是一脉相承。

     “知道了爸,你就放心吧,这回儿子一定给你挣个脸回去。”在得到了老爸的同意之后,林涧照在砸钱上面就更加嚣张了,“加钱了加钱了,大家都加钱啊,谁加钱就赏谁。”

     林涧照这话一出来,就又带动了一波加价狂潮。他挑衅地看了一眼苏卿尧,仿佛再说看你还硬撑多久。

     余光偶尔扫到林涧照的王晨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唉,妈的智障。

     在一波加价之后,林涧照看了看苏卿尧。

     在又一波加价之后,林涧照又看了看苏卿尧。

     在又又一波加价之后,林涧照忍不住又去看了看苏卿尧。

     妈的!说好的撑不住放弃呢!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他没等来苏卿尧的灭灯,反而等来了自家老爸的电话:“儿砸,怎么资产冻结了那么多还没结束啊。”

     “不造啊,对面的人好像还有钱。”林涧照也很疑惑。

     “和你斗灯的是谁啊,儿砸。”他老爸就顺势问道。

     “好像叫什么,什么苏,什么尧的。”林涧照在脑海里思索了一下,他还真没注意对方是谁来着。

     “是不是叫……苏卿尧?”

     “诶!老爸你怎么知道的,厉害!”林涧照夸奖道,然后发现对面一直没有声音,就问道,“老爸你还在么?”

     “我觉得……我需要一辆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