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队友很坑
    救护车……?!

     林涧照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到底闯了多大的祸,甚至还非常疑惑地在心里想着他老爸的身体平时不是很好的么?正当他疑惑的时候,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人生绝望的声音。

     “崽啊。”

     “嗯,老爸你说,我在呢。”

     “你知道人家苏卿尧为什么到现在还撑的住么?”林爸看着一点一点被冻结的财产,觉得自己的心脏直抽抽。

     “不造啊。”林涧照是真的一头雾水。

     “傻儿子,人苏卿尧是世界首富,这世界上能让他灭灯的人还没出生呢。”林爸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灰暗,“□□崽子,赶紧给你爸我灭灯去!”

     这电话多讲一秒就是几百万的损失,他……承受不起orz。

     林涧照听完林爸的话,感觉心中刷过了一排排的弹幕。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他居然再和世界首富比谁更有钱!

     我了个大槽!宛如一个智障有木有!

     “可是,可是老爸,我真的不想丢人啊qaq钱没了咱再赚呗,反正老爸你那么会赚钱。”他死都不要灭灯,前面做了那么多铺垫,就是想看苏卿尧丢脸,现在居然反过来了!

     他要是灭了灯,那他那群狐朋狗友们铁定都得拿这事来笑话他,而且他刚刚还让他的狗腿子们把灯挂高高来着,这灯一灭,他以后要怎么在狗腿子面前抬起头来啊。

     “□□崽子,灭个灯有什么好丢人的,谁能在他面前不灭灯,老爸给他跪下唱征服!咱没钱了住大街上喝西北风那才叫丢人好么!”林爸现在才有些后悔他之前的教育,这装逼装多了,迟早会被雷劈。

     “不要,拒绝。”林涧照听到林爸强硬的声音,直接就把电话给掐了,他才不要灭灯!

     但是……他真的快没钱了怎么破orz

     等没钱的时候,自动灭灯好像更加丢脸啊。

     在他这边纠结的时候,白莲花就靠在他的身边讲到:“林少好厉害!”

     白莲花没听到两人的对话,只是从只言片语之中推测出林爸要自家金主灭灯的事情,这么一想,他就急了,说好的碾压苏卿尧呢!这进程不对啊!

     于是他就决定来添把火,用他小鹿一般的大眼睛看向林涧照,眼中还闪烁着崇拜的光芒,这让林涧照很是受用。

     他就喜欢别人用这种眼神看他,尤其是像白莲花这样的美人。经过白莲花这么一眼,他对斗灯的事更加纠结了,美人在怀,他能说自己不行么!

     说不行的还是男人么!

     这波灯不能灭!于是他就决定来一把黑手,这有钱的还能怕什么?最怕的只能是有权的了。他还就不信苏卿尧这个世界首富能*到连中央的人都不放在眼里。他林涧照平时能那么装逼,除了他家里有钱之外,很多时候还得靠他那个有权的哥们来撑腰。

     虽说他一向喜欢用钱光明正大的去碾压别人,可是吧,特殊情况特殊处理,怪不了他,正好,他哥们也在西园,不过人家逼格高,在最高端的那个会场,不像他只能在西园的外围溜达。

     说起来林涧照还是很佩服他哥们的,松家的松春雨,人家和他这个纨绔子弟可不一样,松家虽然不在外界评定的几大家族之中,但是上层一点的世家就没有不知道松家的。

     松家不算入世家排名,是因为松家的等级实在太高,已经超神,非一般世家可以比拟的,没人敢说自家能和松家同属于京都几大世家之一,这种话说出来在旧社会是要拉出去枪毙的。因此为了突出对松家的尊重和敬仰,才没有把松家排进去。

     而松春雨正好是松家这一辈里的佼佼者,颜值就不说了,松家就没有一个长得丑的,并且自他名牌大学毕业之后就进了军校,可以说是走上了子承父业的道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人家接下来要走什么样的路,未来的成就将会有多高。

     但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认了林涧照当兄弟,有的时候林涧照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不过这不妨碍他求帮忙就是了。

     电话很快就打通了,对面传来让人听着很舒服的声音:“小照?”

     “春雨哥,我这在和人斗灯,烧的钱太多了,我不想继续了,可又不想自己灭灯。”林涧照和松春雨陈述的时候省略了不少的东西,他并不想让松春雨知道他这是自己作死给作出来的。

     松春雨足够聪明,他一听这个话就知道林涧照想让他帮忙给另一个点灯的人施压,这商场的事情他不懂,可用权的事情他懂啊,虽说他老爸时常告诉他为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公平公正,不能因为各种因素去偏帮任何一边,平衡一旦被打破,自身就容易受到威胁。

     他向来都是照做的。

     甚至为此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情绪,但这事遇上林涧照就不一样了。

     因为他在林涧照的身上寄托了他自己所有的期望。

     松春雨是松家的嫡子,松家有权有势还有钱,所以他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一条米虫,顺带着仗势欺人作威作福,出门带着一堆狗腿子开路。

     然而现实并没有这样,因为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代表了松家,他不能做一个纨绔子弟。

     但是林涧照可以啊,林爸甚至还很支持林涧照那种败家的行为,都不限制他的钱款,这他妈不就是松春雨做梦都想要变成的样子么。

     于是在松春雨认识了林涧照,并且觉得他本性还不坏之后,就决定了要好好保护这个纨绔子弟,他的人生梦想啊!

     这一次不过就是帮他去施个压而已,这天灯早点结束,他还帮那个人省钱了呢。

     所以这个忙他帮了。

     “好,你等我过去。”他应下了,于是和旁边的人说道,“我朋友找我,去去就回来。”

     “松少您早去早回啊,赵老就要来了,听说他这次还带了一个后辈过来,你可别错过了。”松春雨边上的人就这样和他说道。

     “嗯,知道的。”松春雨就带着自己的一个保镖,去到了拍卖会的现场,远远就看见两盏高亮的天灯挂着高台的柱子上。

     他的目光就看向了那盏挂的比较高的天灯,这张扬的画风一看林涧照那小子,顺着柱子往下看,果然不出所料。

     正好,林涧照已经快要撑不住了,时不时就往门口看,见到松春雨的到来就忍不住向他招了招手。

     等松春雨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的内心无比的激动,但碍于白莲花在场,就按捺住自己的心情,假装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样子说道:“春雨哥,你可来了。”

     王晨那边也看到了松春雨的到来,因为干他们这行的不免要常去和那些掌权的走动走动,他对这些人还是比较熟悉的。这个松春雨他也查过他的资料,见他走向了林涧照,心下就是一惊,要是他在政策上给他们公司施压就惨了。

     他想到自家boss一向心大,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松春雨是谁,就提醒道:“boss,咱们虽然不差钱,但是万一人家耍阴招就不好了。”

     “放心吧,没事的。”苏卿尧其实早就看到了松春雨,不过他一点都不方啊,找谁来帮忙不好,偏偏要找松家的人。

     见到苏卿尧这样的淡定地表情,王晨一下子也跟着淡定了下来,天塌下来boss顶着,他有什么好怕的。

     苏卿尧在王晨的心里早就已经划分到了分人类的那一栏了。

     另一边,松春雨应了林涧照一声,还想表明一下马上就能帮他搞定这件事情,抬头就对上了苏卿尧似笑非笑的眼神。

     松春雨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个表情:=口=

     当他看到苏卿尧的一刻,他想起了曾一度被大魔王所支配的恐惧【我选择狗带.jpg】

     为什么?

     因为苏卿尧是他的童年阴影好么!

     松家其实是个很神奇的家族,几代下来的子嗣都是男的,直到松月心的出生,才结束了这个只会生儿子的魔咒,因此全家人都特别宠松月心这一个女儿。对于松月心的独子苏卿尧自然也就存在着爱屋及乌的心情,更别说苏卿尧本来就十分讨人喜爱这种事情了。

     松家和松月心同辈的人基本都是在送这个妹妹出嫁之后,才相继结了婚。所以苏卿尧……是松家同辈里所有人的大表哥。

     同时,也是所有人都认定的苏、大、魔、王,可谓是霸占了整个童年的童年阴影。

     倒不是说苏卿尧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而是一见到苏卿尧他们就会想起热爱祖国热爱党,一起共建和谐社会主义……什么的。

     超可怕!

     尤其是对于像他这样天天梦想着做一个纨绔子弟的人来说!苏卿尧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松春雨看了看苏卿尧又看了看自己的小弟林涧照,然后就瞄到了林涧照身后的白莲花,向狗腿子招了招手:“拖出去,拖出去,看着碍眼。”

     白莲花一脸懵逼,瞬间就换上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我……我做错了什么么?”

     他这一嘤嘤嘤地哭泣,立马就得来了林涧照的心疼,但是他没能拦住松春雨命人拖走他的举动。

     “!!卧槽春雨哥你咋把我的小白莲拖走了。”说好的同仇敌忾呢。

     等白莲花被拖走了之后,松春雨才嗤笑道:“人家把你当二愣子利用,你还傻傻地被人坑。”其实是他见到苏卿尧就觉得可怕,还不能把气撒在林涧照头上,正好就有一个小白莲给他撒气,求之不得。

     “那天灯呢……”小白莲拖走就拖走了吧,反正他也不能对松春雨干点什么,况且比起这个,他更关心天灯的事情啊!

     “放心吧,我马上帮你解决这件事情。”松春雨的脸上一片轻松。

     “好好好。”林涧照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太好了,他不用丢脸了。

     于是在林涧照万分期待的眼神中,松春雨走到了林涧照那盏天灯边上,踮起脚,抬手把林涧照的天灯给灭了。

     林涧照:=口=卧槽,说好的帮我呢!

     就见松春雨转头对着苏卿尧乖巧地说道:“大表哥,我帮你把他灯掐灭了。”

     在面对大魔王的时候,松春雨觉得,这个时候他只要认怂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