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坑人品很坑
    “宿主,太阳果它好像……要提前成熟了。”

     这就意味着,系统马上就要变成人了。

     他也是刚刚才感觉到的,突如其来却又顺理成章的一种感觉,十分玄妙。

     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把这件事情和苏卿尧讲了一下,因为他一旦有了实体,就不能再以种子的形态存在在主界面里了,除了精神能够连接主界面之外,其他的和普通人并不会有不一样的地方。

     到太阳果成熟的一刻,如果苏卿尧还待在这里没走,那估计会发生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比如……天上掉下个□□男什么的orz

     画面太美,他不敢想象。

     苏卿尧在听到这个话的时候有一种幸福来的太突然的感觉,他之前都已经做好了等系统等上几个月的准备了!这才过去了多久,系统就要诞生了?在太阳果的历史上都没有这么短的诞生时间的。

     短到他都有些担心,那太阳果会不会是劣质的吧。

     “系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比起能够抱到软软的糯糯的系统实体来说,苏卿尧更加担心的是系统自身的安全,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应该没什么事,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感觉都和未来的记录核对过了,除了速度略快之外,没有其他不符合的地方。宿主你不用担心辣。”其实他刚才感觉到这个太阳果成熟的预兆的时候,冷不丁就出了一身虚拟的汗。

     他和宿主都大意了,这太阳果毕竟是传说中的物品,谁也没有办法保证太阳果的功效作用,甚至连a先生交易给他们的这颗太阳果的真伪都不能确保。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居然都没有对这颗太阳果做进一步的核对或者做什么测试就这么贸然地使用了它,还把系统自己的源代码给放了进去,万一出了点问题,那可就不是清个病毒的事情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还好,其他都没有什么问题,速度快一点应该是好事吧,可能是受到了地域因素的影响,毕竟地球这个地方在史料中灵气充足,应该是最适合太阳果成熟的一个地方了,要不是后期污染太高导致灵气质量急速下降,地球后期走的就该是修真路线而不是科技路线了。

     在未来的大融合时期,几乎所有人都为地球这个曾经灵力充沛的星球感到可惜,毕竟越是天然的就越是少,这可是其他星球想求都求不来的优良环境,偏偏这样天然的灵力磁场区却被地球上的人给自己破坏了。

     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太阳果成熟的快一些也算是能够解释得通吧。

     “那我们先暂时离开一下。”苏卿尧和系统讲到。

     因为答应了赵爷爷要和他一起逛西园,要是还没等赵爷爷过来,他就先走了,也未免太不给赵爷爷面子了,况且他接一下系统也不需要要很长的时间不是么。

     所以苏卿尧不打算回自己家里,就想在附近的宾馆开个房间,遮掩一下,到时候让系统把周围的所有摄像头都屏蔽掉就可以了。

     等接到系统之后,就能带着系统一起去西园了,赵爷爷应该不会介意他把自家媳妇带上吧。

     在和陆建光交代了一声之后,苏卿尧就暂时离开了西园,根据系统的感觉来看,此时距离太阳果成熟还有一段时间,足够他做一些准备了。

     比如给系统买点衣服穿一下什么的,不过肯定没办法仔细挑选就是了。到时候再和系统一起逛街吧,之前说好了,要一起把两人照片上的事情都做一遍。

     逛街就是其中的一项,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苏卿尧就觉得前路一片光明。怀揣着这种喜悦的心情,苏卿尧走到西园对面一家商场里,随便买了两件衣服,刚准备到预定的酒店等着的时候,就被两个彪形大汉给拦住了。

     “这位先生,和我们走一趟吧。”讲话的语气算不得好,动作就更加不客气了,两人一左一右站到苏卿尧的两边,一副苏卿尧不跟他们走就不放人的样子。

     这是什么意思?要绑架他么?

     苏卿尧挑眉看着这两个大汉,语气十分冷厉:“不好意思,我想我没这个必要跟你们走。”

     没想到他苏卿尧也有一天会遇上这种事情,想了想他一贯低调的作为,能够惹来这种事情的,也就只有刚刚点天灯的事情了,难道对方是为了他的钱?

     可看起来又不像。

     这两个大汉,明显不是那种空有其表的人,身上的肌肉都十分结实,一看就是专业的保镖类人物,估计武力值还不低。

     像这种级别的保镖,请起来价格绝对不菲。

     有这样财力的人,还不至于干出抢钱的事情,当然特殊爱好除外,不过这种人几乎就没有吧。

     那……难道是为了那个青铜器么?

     想到这里,苏卿尧突然就有了一种穿越的感觉==

     莫非在他拍下青铜器的瞬间,他就穿越到了什么盗墓的小说里,然后他买的这个青铜器又是什么重要的线索或者说是打开异世界大门的钥匙?!

     不过这样的猜测也就想想而已。

     苏卿尧是直接拒绝了对方的“邀请”,但是这两个彪形大汉明显就不想这么轻易地放他走。

     “这位先生,那就抱歉了。”说罢,这两个大汉就作势要动用武力把苏卿尧架着就走。

     苏卿尧退后一步,心想他是绝对不可能跟他们走的,万一他没能在系统诞生的时候赶回宾馆怎么办,可……他并没有点亮武力值这个东西啊,要是这两个保镖动起手来,他根本打不过好么!

     既然打不过,那就……跑吧,跑不过……他还能飞不是?

     就在苏卿尧策划着怎么逃跑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了一个带着些着急的声音:“特么谁让你们用这种方式邀请人家了!”

     苏卿尧循声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圆润的胖子,约莫三十出头,穿着一身道袍,要是不说话的话估计还能自带一点仙气。

     苏卿尧对他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毕竟他是过来帮他解围的。只见胖子的身后又走出了一个年纪约为四十的男人,穿着一身挺拔的西装,将自己打理地干干净净。

     “你们两个下去吧,该去练练耳朵了。”这个四十岁的西装男冷冷地对着那两个保镖说道。

     “算了算了,他们估计也只是误会了你的意思。”胖道长说道,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算是了解了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了。就这样一句话,这俩保镖估计就得被狠狠地教育上一两个月。

     况且,出现现在这个局面,他也是很能够理解这两个保镖的心理的,毕竟这西装男一贯的作风就是笑着说要好好照顾某个人,就是“好好照顾”的意思,等照顾完了,半条命都没了。

     这回西装男让自家的保镖好好对待这个点天灯的年轻人,指不定就有人误会了。这不,事实就和他想的一模一样。

     想到这里,他不禁腹诽道,还好他担心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及时赶了过来,不然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呢。

     “没有下次。”西装男在听完胖道士的话之后,就对着他的两个保镖这样说道。

     胖道士松了一口气,那两个保镖在眼神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感激,然后就退到了两边。

     “那什么,这位先生,不好意思了,咱们的保镖会错意了,如果先生目前没有空的话,改日一聚也是可以的。”胖道士在处理完保镖的事情之后,就对着苏卿尧表示了歉意。

     不得不说,在他知道苏卿尧这个人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拒绝的,内心是拒绝的。

     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要从几天前开始讲起,他叫王一尘,平时在路边摆摆小摊,忽悠点小钱,凑合地过日子。

     是的,他是一个职业神棍,不过不能算是完全的门外汉,只能说他运气不好,小时候跟了个师父,结果还没学出什么名堂来,师父就嗝屁了,身无长物的他就只能靠着学到的那点粗浅手法加上连蒙带骗,干起了摆摊算命的活计。

     这十几年的大忽悠做下来,倒也是给他总结出了一套驴人的套路,用起来格外的顺手。

     几天前,他在路边驴人的时候,就遇上了现在的这个金主——张权,也就是眼前这个西装男。

     以他的套路来分析,人所求的无非就是那几样,看张权的模样就知道他走的是人生赢家的模式,肯定不是来求前程。

     男人么,不求前程,那就是求姻缘或者是求子嗣了,王一尘见他对他人都十分冷漠,但看向过路小孩子的眼神却带了一丝地柔和,别问他怎么看出一个人的眼神的,都是他在这十几年里锻炼出来的。

     一个人的眼神可以包含很多很多的东西,刻意隐藏或者刻意装出来的神情,都是可以被仔细观察出来的。

     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正是他掌握了这种类似于读心术的读眼神神技,才使他在忽悠人的道路上无往而不利。

     所以,他一看就知道,张权求的问题,是子嗣。

     这样就很好了,一个有了忽悠的方向正好能装成很牛逼的样子,另一个又打心眼里想找一个厉害的世外高人,两人这样一聊天,就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当时王一尘那叫一个开心啊,因为他感觉自己忽悠到了不得了的人物,他这样也算是有出息了,地底下早逝的师父也能瞑目了吧。

     但是当他看见张权儿子张潇潇的那一刻他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