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天价热干面
    老太太走后,犹不解气,与王胖子唠叨着,数落张凡,五十块钱一碗热干面的事,自然也说了出来。

     “真是疯了,五十块钱一碗,这心也太黑了吧。我家里烫面的汤用老母鸡特意熬制出来的,都没有卖那么贵,他居然敢卖五十块一碗,脑子烧坏了?”王胖子餐点老板娘听到后,惊异的大叫,特意抬高了声音,让边上买早点的人听到。

     “热干面要五十?那老板一定是想要坑太婆你,不能上当。”有人道。

     “肯定是的,就算用的食材再好,也要不了那么多钱,比普通的热干面要贵出十倍的价钱,摆明了就是坑人,把我们当傻子呢?”

     “对啊,这么贵,谁会去吃?”

     “这家店是新开张的吧?是不是有什么背景,居然敢卖出这么高价的早点。”

     “你还不知道?店是新店,不过老板没换,以前是做瓦罐汤的。我一次路过的时候,看到工商局的人到他店里去,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

     买早点的人纷纷跟着声讨,就差没到店铺里指着张凡的鼻梁骂了。

     “系统,你可坑死我了。”张凡憋屈,五十块的热干面,价格不是他定的啊,他也想要降价,奈何系统给的定价就在那,总不能让张凡他自己垫钱吧。

     经过这么一闹,本还想着光顾张凡店铺的几个食客纷纷是绕道,去了别家。

     张凡欲哭无泪,早餐高峰期,近三个小时,一份热干面都没有卖出去,进来询问价格的倒是有十几个。不过从他们的语气中,张凡听出来,多是对‘天价’热干面好奇,确定是不是真的五十块钱一碗。

     尽管这样,张凡依旧和颜悦色,并且再三强调自己店铺中的热干面值五十块钱,可仍然没人愿意尝试。

     八点半过后,老街上人流量降了下来,隔壁王胖子餐点,老板娘又在点钱,王胖子在清理桌上食客留下的垃圾。

     一个打着领带,穿着西装的男子提着公文包快步走来,到王胖子餐点前看了一眼,见王胖子夫妻俩正忙,瞥了眼张凡店铺,走了过来:“老板,有热干面吗?给我来一份,快点,上班要迟到了。”

     “有,不过我家热干面是……”这句话已经说了几十次,张凡口有点干。

     可还没说完,就被隔壁王胖子餐点老伴娘打断:“他做的热干面五十块一碗,别吃了,到我这来,我给你做一碗,加些牛肉,放个鸡蛋也才六快钱。”

     男子惊疑的看了眼张凡,立刻走开,到了王胖子餐点,不忘感激的对老板娘道:“多谢老板娘提醒,差点就让人坑了。麻烦快点,我还等着上班。”

     “马上,等几分钟就好。你这话就客气了,生活都不容易,好不容易挣了些钱,哪能就让人给骗了去?提醒是应该的,下次记得还来我家吃热干面啊。”老板娘给王胖子使了个颜色,端起一碗准备好的碱面,递到王胖子手中,“垃圾等会在收拾,快点,烫面,人还等着呢。”

     一言一语,完全不避讳隔壁的张凡,张凡心中有气,虽有不服,但也无可奈何。总不能拉着人进来,让他先吃一口神级热干面,然后再下结论。真要那样做了,张凡非得落一个强卖强卖的罪名。

     等工商管理局的人再来,就不只是停业整顿那么简单,营业执照恐怕也会吊销。

     真要那样,一切就都完了。

     到了九点后,老街上的人更少了,又有几个路过,看到张凡店铺的招牌进来询问的,可一听一碗热干面需要五十块钱,全都跑了。

     “大学生,你这样做生意是不成的,做生意讲究的是老实本分,你一碗热干面五十块钱,谁会买?这不是纯粹的欺骗人吗?”又一个客人听到价格后调头就走,王胖子餐点老板娘走近张凡店铺,“你卖的什么热干面,要那么多钱,让我看一看。”

     “用料都是我特制的,哪是你想看就能看的?”一早上,至少七八名客人让这女人添油加醋的说跑,张凡没一点客气,直接顶了回去。

     “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看你就是想讹人。你讹人我管不着,可坏了老街的名声,那我就要管一管。上次工商管理局的人来,我还特意找人要了电话号码,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得举报了。”女人威胁张凡。

     “我明码标价,而且我做的热干面味道本来就好,不怕你举报。”张凡懒得和这女人啰嗦,回厨房喝了口水,拨了个电话给昨天做广告牌的人。

     来一个人,张凡就要提醒一下价格,口都说干了,最后一单生意没做成,白站那么长时间,还不如做一个价目表,贴在店门口,这样人一看到,对价目有了解,觉得能承受或是是感兴趣,自然会过来问一问,那些不愿意花五十块钱吃一顿早餐的人也会先过滤掉,免得再花一番口舌。

     电话拨过去,说了一下要求,一个小时的功夫,还没到中午,人就开着小面包将做好的价目单送过来。

     找了一卷透明胶带,将价目单贴在店中醒目的位置,再有客人来,只需指一指身后,就能让人看见,省去了不少的解释功夫。

     一个早上,没有卖出一份热干面,张凡天价热干面的名头在老街上却传了开,其中当然不乏隔壁王胖子餐点老板娘的推波助澜。

     “张凡,你转行卖热干面了?”几十米外,夜宵摊的李老板走了过来,嘴里叼着一根牙签,脖子上套着晃眼的金链子。

     夜宵从晚上七八点钟开始,主要经营烧烤,烤鱼、烤肉、油门大虾,大热天,再来几瓶啤酒,很多人光顾,生意相当好,这一点从李老板脖子上的金项链就能看出来。

     “嗯,李老板要不来一碗?”张凡盯着李老板,眼睛发亮,这是个不差钱的主,他现在急切的想要卖出热干面,腾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到李老板身边。

     “不了,不了,我就过来看一看。”李老板往后退了一步,忙摆手,也有些好奇,“你热干面怎么卖那么贵?一碗五十块钱,这都可以顶上别人十碗的价了,就算再好吃,也不会有人买啊,我烤一条武昌鱼,也才三十几块钱而已。”

     “我自制的热干面,用料都很讲究,全都是最好的,而且味道保证不差,只要闻一闻,你肯定就会想吃。李老板你要不尝一尝?”张凡又道。

     “还是不要了,我要真尝了,这一条街上的人恐怕会把我当傻子了。”李老板嘴里一点都不客气,临走时还不忘嘀咕,“真是想钱想疯了,五十块钱一碗热干面,当我是傻子呢?”

     李老板才走出张凡店铺几步,抬头就见两个穿着打扮精致的美女迎面走来。

     身材高挑,都市丽人打扮,气质出众,特别是其中一人,笑起来嘴边有两个小酒窝,惹人心醉。

     “老板,给我来两份热干面。”带酒窝的美女的冲张凡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