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催着还钱
    张凡家在农村,坐车要三四个小时,转三趟车才能到家。打工赚的钱,家里的一点积蓄再加上问亲戚朋友借了点钱,开了店铺后,张凡在这期间就回去过三次,且都是在前两个月。

     所有的心血和希望,全放在店铺上,后来店铺出了事,张凡也没敢同家里说,一直想着怎么扭亏为盈,焦头烂额的。没回过家,只打过四五次电话。

     张凡母亲在镇上一个私人办的塑料软管厂工作,两班倒,工作很辛苦,可为了给张凡攒点老婆本,五十多岁仍坚持在里面上班,张凡劝了多次,都没有用。

     “趁着还能动,再干两年,钱不多,但一年好歹也能存个两万多块钱,比在家种地强。三个人一起努力赚钱,比你一个人强,再说,你妹妹也要用钱,哪能都靠你一个人?”母亲每次都这样说,“两班倒不累,比种地轻松多了。”

     八个小时,干完八个小时,休息八个小时,再接着又是八个小时,怎么能不累?

     这期间除去村里到镇上的半个小时,做饭、洗衣,偶尔到地里操持下农活都需要时间,剩下的休息时间没几个小时。

     “没什么事,你半个月没给家里打电话,又不回来,我就打电话问一问。你那店子开的怎么样?”张凡母亲,刘秀在另一头的电话里问道。

     张凡父母都是初中毕业,现在来看,学历有点低,可在当年那个时代,已算不错。

     刘秀人勤快,手脚麻利,在镇上塑料软管厂上班,里面很多年轻人干活都比不了她。

     张凡对母亲的脾气很了解,那一句‘店子开的怎么样’似乎有潜台词,而且语气也不对,带着担忧,是不是母亲知道了些什么?

     张凡辞了工作回家借钱开店铺做餐饮,在村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包括张凡父母都不是很能理解。

     餐饮谁不能做?一个大学生,读了那么多年书,放弃稳定的工作,回来做生意,书不是白读了吗?

     村里有那喜欢闲言碎语的,背着张凡一家的面,见人就说张凡没出息,大学生没出息,读了几年的书,居然反过来做生意,浪费时间,浪费钱。

     这些话,难免有几句传进了张凡父母的耳中,张凡也听到不少,可最后父母还是遵从了张凡的意见,帮着找亲戚借钱,取了存款,交给张凡在老街租了店面,开了一家店铺。

     村里不少年轻人进城打工,或是像张凡这样开店铺,张凡的事十里八村没有不知道的,刚开店那会,不少人还特意到张凡店里,看稀奇。

     “难道店铺亏损的事让人传回村了?”父母会主动打电话,这不稀奇,张凡只是奇怪母亲怎么会在这个点打电话过来。

     下午四五点钟,正是准备生意的时候,家中打电话过来,以往多是在晚上,等张凡收摊过后。

     一瞬间的心里计较,店铺出了事,张凡怕父母担心,一直都瞒着没有说出来,见母亲问,忙道:“没事,都很好的。”

     父母为他已经够操劳的,张凡不想再因为店铺的事让他们继续担心。

     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承担风雨的勇气和责任,再则,突然出现的美食系统给张凡新的机遇和希望。

     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

     “那就好。”刘秀点头,沉默了下,接着又像是扯家常一样,同张凡道,“对了,你三婶早上到家里,说是她娘家要钱急用,准备把借我们的一万块钱拿回去。”

     张凡愣了下:“这么快?当时不是说好半年的吗,这才四个多月。”

     “我也是这么跟她说的,没用,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听的,说你店铺亏了,这才急着过来要钱。什么娘家急用,都是骗人的。没事,你不用管,等这个月底我发工资了,加上前几个月攒的工资,也够还的。”刘秀安慰着。

     店铺亏损的事果然还是传回了村子。

     张凡三叔是个小包工头,时常接些活,每年也有小十万的收入,比张凡家要强,三叔这人不错,只可惜娶了个媳妇很爱斤斤计较。

     当初张凡开店铺,手上还差两万块钱,就去找三叔挪借,三婶就从中百般找借口不肯借,最后张凡拍着胸口保证,并且承诺半年后还钱,多给一千块钱的利息,三婶才松口,可也才借了一万块钱而已。

     这才过了四个多月,就急着催还钱,这性格,还真是张凡他三婶没错。

     “妈,你那钱还得留着给子萱打生活费,暂时别动。我手上还有一万块钱,等忙过这几天,抽着空我就回家一趟,将三婶的钱先还了,你让她再等一个星期,跑不了她的钱。”张凡并非独子,家里还有个妹妹,成绩比他好,上了一本大学,在外省,也正需要用钱。

     “好好,那你忙吧,我趁着今天休息一天,得把家里那些衣服、床单被套洗一洗,你回来时也好用上。”刘秀一听儿子过几天就要回家,很高兴,叮嘱了张凡两句,挂了电话,冲守在一旁的张凡老爸道,“没事,生意好着,那些人再到处乱嚼舌根子,让我听见了,非得骂几句。”

     张凡暂时回不去,美食系统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卖出500份热干面,任务失败,系统休眠一年。

     系统任性,张凡不敢任性,能得到这样一个堪称变态的高科技产物,如果浪费掉,凭白失去了机会,想要翻身可就难了。

     临近五点钟,老街上人渐渐多了起来,附近几个小区的人似乎也听说了张凡店铺,零零落落的有几个人进店,可询问价格过后,只是点头,然后惊呼一声‘王老太说的是真的,五十块的热干面。’,再然后就是‘啧啧’两声,出了店铺。

     如此反复,好几次,弄得张凡郁闷不已。

     好在这种情况很快转变,写字楼白领下班后,店铺中人群再次达到一个高峰,比中午时人更多。

     “老板,我给你带生意来了。五份热干面,快点哦。”中午时光顾过张凡店铺,性格活脱的女白领进了店铺,拍着张凡的肩膀,“可不能让美女久等。”

     女白领身边,还跟着四个人,三女一男,其中一名女人很惹眼,黑色修身西服套装,内里白色格子衬衣撑起,身材凸凹有致。

     果真是美女。

     “夏露,你说的就是这个地方?他家做的热干面有那么好吃?”五人中的男子扫了两眼店铺,又打量了张凡几眼,“看着也不怎么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