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被骂了
    (各位兄弟姐妹,如果觉着不错,能否投个推荐票,支持下?拜谢)

     “你有人选?”另一边,陈文静有些惊讶,光着脚丫子在地板上踩着,“什么人?”

     ‘美食天下’期刊是由他们几个共同兴趣爱好的人一起创建,资金主要来源于家境优渥的王瑾,公司法定代表人写的王瑾名字。期刊以‘美食’为主要内容,创建时间不长,名气还没打起来,不过从创建到现在也发行了十期,积累了部分读者。

     “嗯,今天晚上跑步时无意间发现的。”热干面的味道王瑾现在还记得,她从来都没想到过,普通的热干面,居然也可以吃出让人怀念的味道。

     “到底是什么美食?你就别再和我卖关子了,快些告诉我,能得到你夸赞的食物,一定不会差,我都忍不住想去尝一尝了。”王瑾的嘴很刁,这一点陈文静深知,每次外出寻找美食,王瑾都是打头阵。

     “热干面。”王瑾突然又想起张凡来,“那家老板很年轻,很有趣……不过,就是太抠门。”

     另一边,正走回卧室的陈文静脚下滑了下,身子不稳,手机哐啷一下砸在地上,慌忙是捡起来,看到手机壳凹陷下去一点,满脸都是心疼:“我的手机……你不会是跑步跑晕了吧?热干面能有什么好吃的?”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相信,我一开始也只是抱着怀疑的态度过去尝试一下。明天,等明天我到了公司,再和你细说。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先洗澡。”王瑾道,说完,不等陈文静回话,就挂了电话,拨弄淋浴头。

     “热干面能有那么好吃吗?”陈文静放下电话,摇摇头,心中充满了疑惑。

     张凡租的房子离老街处的店铺步行要二十多分钟,酒店式公寓,房间中有单独的卫生间,客厅、厨房与另外两间住户一起公用。

     租酒店式公寓,主要是因为便宜,一个月八百块钱,比其它动则上千的租房便宜至少两百块钱。酒店式公寓类似合租,但又不完全相同,至少不存在几个人为了卫生间排队争执。

     其他人已经睡了,张凡小心翼翼的进房间,冲了个凉,躺在床上,想了想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实在是离奇。

     掏出手机,给女朋友发了个信息,等了十几分钟,没回应,张凡拨通了手机号,提示正在通话中。

     “哎。”叹了口气,三天了,女朋友气头显然还没消,他的手机号还在黑名单中没拖出来,张凡将闹钟往前调了一个小时,定在五点,忙了一天,早就累了,很快就睡着。

     早餐销售旺点在六点到九点之间,张凡先前经营瓦罐汤,主要针对的是午间和晚间用餐的客户,所以起得晚些。现在要卖热干面,时间自然不能太迟,否则会错过人流高峰期。

     500份热干面销售量,已经过去一天,才卖出去两份,算上他自己那一份,才三份而已,时间紧迫。

     第二天,张凡打着哈欠开了店门,搬出厨房火炉到门口,挪了张桌子到一旁,放上塑料筐,上面用一层赶紧的纱布遮挡住。

     与别家店铺不同,张凡热干面食材全部来至于美食系统,不用单独购买,节省了时间,免去进货的辛劳。

     可另一方面,神级热干面五十块钱一份,价格贵,客源情况未明,系统又呆板不知变通,张凡不可能自己先贴钱从系统买食材放在桌上,否则一旦卖不出去,这么热的天,即便是存放在冰箱中,会影响口感。

     食物口感的重要性,张凡已经深有体会,不敢再有一点马虎。咸了、淡了、腥了,顾客都会提意见,下次说不定不来了。五十块钱一份的热干面,价格这么贵,若是连口感都保证不了,就会如瓦罐汤一样,砸在手中。

     塑料筐上的纱布,只是用来做掩护。

     “你看看,他真的也跟着卖热干面了,老街上卖热干面的本来就多,已经让人抢去不少生意,现在又多出一家,还就在我们隔壁。不行,这样绝对不行。”隔壁王胖子餐点,客人还不是很多,老板娘往一次性纸盒中抓着碱面,扫了眼张凡摆在店门口的东西,同王胖子抱怨。

     “店铺是人家的,人家想要做什么生意,哪能拦得住?”王胖子往火炉中加了一块煤炭,放上汤锅,见自己老婆脸色有些不对,忙又加了一句,“不过热干面也不是那么好做的,你看看这一条街,至少七八家在卖热干面,谁家生意有我们好?”

     “说的也是,这大学生就是眼馋我们生意才跟着做,他什么都不会,瓦罐汤赔了不少钱,做热干面肯定赔得更多。”老板娘幸灾乐祸,“等着看吧,待会你速度可要快一点,别让人等久了,这样去他那的人肯定更少,迟早得关门。”

     “好的,好的。”王胖子忙点头。

     刚过六点,老街上的客人慢慢多了起来,学生起来准备上学,家长准备上班,老人提着竹篮准备去菜市场,或是拿着扇子、木剑准备去公园晨练。

     街道上一下就热闹起来。

     张凡眼巴巴的盯着从店门口经过的人,充满期待。隔壁王胖子餐点已经有人光顾,卖出去十几份热干面和一些现磨豆浆。

     酱汁吸水,与热干面搅拌过后,放几分钟不吃,热干面上带的水分就会被吸掉,面发干、发黏,这个时候来一杯豆浆,可以润喉,缓和一下。

     再说,现磨豆浆原汁原味,营养健康,一杯才一块五,是很好的饮品。

     不少人朝张凡店中投来奇怪的目光,店名昨天刚换的,门前的大瓦罐也不见了,这些足够吸引一些经常在附近过早的人。

     可看的人多,进店的没几个,工商管理局上门那件事影响太大,店铺虽然改头换面不做瓦罐汤,店名跟着也换了,但一些让你还认得张凡的面貌。

     信誉,说到底仍旧是信誉,餐饮这一行业,涉及到顾客的饮食健康,多数人自然不愿意光顾工商管理局调查过的店子。

     不过,好在不是所有人都记得张凡的面貌,就在张凡等得心急的时候,一个提着竹篮的老太太走到张凡店前,竹篮里已经放了些蔬菜。

     “小伙子,你这店子什么时候开的?年纪轻轻的,就做起生意,不简单啊。”老太太打量着张凡,充满慈爱。

     “谢谢夸奖,太婆你这是要过早吗?我做的热干面很好吃,要不你来一份?”听到夸赞,张凡心里暖融融的,这老人,真和善。

     “来一份,给我孙子买的,他还没起来,又不想吃家里饭,我给他带回去,加个卤鸡蛋。”老太太道。

     “好的,太婆你对你孙子真好。”张凡高兴的应了一声,“不过,我家热干面有点特殊,用的材料都是最好的,可能会贵一些,要五十块钱。”

     “五块钱?没事,贵点就贵点,给孙子买,我舍得。”老太太没太听清楚。

     “不是五块,是五十块。”张凡觉着有点不妙,不过还是先报了价,将十字咬得很重。

     “五十?!小伙子,年纪轻轻的,做人怎么这么不本分,居然坑起我老婆子。五十块一份热干面,你热干面里加了龙肉吗?”老太太指着张凡破口大骂,气呼呼的走了,到了隔壁王胖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