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讨价还价
    热干面是荆楚特色小吃,与HN烩面、SX刀削面、SC担担面同称为中国四大明面。面条纤细根根有筋力,色泽黄而油润,滋味鲜美。

     重要的一点是热干面事先煮熟,过冷和过油后放着备用,有客人来,再将晒凉的面条在开水里快速烫一下,沥干水后装入碗内,将调好的酱料、配菜与面条搅拌均匀,前后不过四五分钟,一碗香喷喷、热腾腾的热干面就能做成。

     讲究快节奏生活的今天,热干面无疑是上班族、学生过早的首选。

     不只是快,热干面的价钱也不贵,单只要面,不加鸡蛋、牛肉、鹌鹑蛋、丸子之类的配菜,一碗热干面也就在三元左右,不同的地方,经济水准不一样,会有所差异,但一般不会超过五元钱。

     加一个鸡蛋,一块钱,牛肉一块五,鹌鹑蛋一块,丸子五毛,客人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和经济情况来选择不同的搭配。

     当然,酱料和榨菜一般都是免费的,与热干面事先搅拌在一起。

     可现在呢?‘美食系统’价目表中,仅是配菜就需要五块钱,抵得上一碗热干面的价了!

     一碗神级热干面定价居然要五十块钱。

     去你妹的。

     张凡心中暗暗骂了一句,这美食系统到底清不清楚地球人的消费水准?一个早餐,就五十块钱?哪怕是将热干面作为午餐来食用,五十块钱也太多了些。

     一般白领的工资能有多少?张凡在的武汉三镇,白领平均月工资不过也就七八千而已,过个早就要五十块钱,多数人应该承受不起。

     对于学生而言,五十块钱很可能是他们一个星期的生活费。

     怎么学会了神级热干面做法,这系统还自主定价?张凡看到价目,立刻结合客源分析了下,真要按着这个价格来,他这个店铺恐怕关门的更早。

     “这是神级热干面的价格?”有过几次经历,张凡现在找到与脑海中美食系统的沟通办法,不需要言语,只要集中精力就能与它沟通,只是表情仍然有些僵硬。

     前提条件是傲娇的系统会做出回应。

     “对。”

     果然,一如既往的冰冷,这么高科技的东西,言语居然一点感情都不带,多半是个失败的半成品,张凡暗暗腹诽着美食系统。

     “只是参考价吧?”张凡试探着问了一句。

     “标准定价,不能更改。先交钱,后用餐。九一分成,我九你一。”语言简洁,不过这一次说的很清楚明了,张凡想知道的信息基本都在里面。

     价格不能变,五十块钱一碗热干面,嗯,加上神级两个字,天杀的,脑子有病才会进来吃。

     中国不缺富人,五十块钱一顿早餐,大把的人能吃得起,可也要看看是在什么地方。就张凡店铺在的老街地方,那根本是扯淡嘛。

     至于先交钱,再用餐,这个张凡没什么异议,光顾这一片老街的客人多是附近写字楼的白领、小区中的住户以及偶尔路过的行人,打包带走吃的居多,先付钱很正常。

     最后一点,九一分层,张凡意见就很大了,系统九,他一,五十块钱能落五块钱,看似不错,可结合第一点来说,简直是赤裸裸的剥削啊。

     销量上不去,分层还这么少。哪怕是资本家都没有这么猖狂,这么剥削人的吧?

     “为什么你九我一?这店铺是我的,房租水电费都要钱,我在辛辛苦苦的做生意,而且你定价太高了,薄利多销你懂不懂?”张凡抱怨着。

     “用料都是神级,所有材料无需单独购买,由我提供,一分价钱一分货,我希望宿主你能明白。与其在这瞎比比,不如赶快行动,寻找客源。”

     这是系统说的话?怎么听着像是讽刺人呢。过了一会,张凡明白过来,刚刚对系统的腹诽,肯定是让它知道了。

     “这样说来,我岂不是没有隐私了?”张凡身子一怔,“难不成缓解生理压力的时候,还得忍受这家伙的窥视?”

     虽说只是一个类似智脑般的存在,可想想也让人觉着不舒服,会严重影响持久力。

     看来,有系统也非一件幸事啊。

     就在张凡思虑得失的这个功夫,脑海中声音又响起,恢复一贯的冰冷:发布任务:顾客盈门(任务提示:干净舒适的环境有了,让神级热干面闪闪发光,大赚特赚吧。从即日起,一个星期内成功卖出500份神级热干面。完成任务,解锁‘鄂菜菜系’抽奖程序,任务失败,抹除神级热干面制作方法,系统休眠一年。)

     500份?

     “开玩笑吧?”张凡听到这个任务量,目瞪口呆,这系统太想当然了。

     张凡有估算过隔壁王胖子夫妻俩一天热干面销售量,早上六点到九点是一天中销量最多的时候,能卖出150份左右,九点过后,人流量少了些,销量明显下降,从早九点到晚七点王胖子收摊,还能再卖出80份左右热干面。

     这样算下来,王胖子一天能卖出热230份左右热干面,不需三天就能卖出500份。

     可那是五块钱一份的热干面,薄利多销,白领、住户、学生都能消费得起,换成五十块钱的神级热干面,张凡没多大信心,至少他自己是舍不得花五十块钱过早的。

     “系统?出来下,我们再商量一下怎么样?你这样做生意是不行的,食物再好吃那也要有个价,你这定价太离谱了。”张凡试图说服系统。

     没有任何回应。

     “好,有性格,我喜欢。那你看这样行不行?稍微延长一下时间,一个星期500份,太仓促了。再好的美食,也需要人们慢慢发掘,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可也要给点时间让酒香挥发出去才行啊。你说呢?”

     继续傲娇的不给回话。

     “行,你牛。软的不吃你非要吃硬的是不是?我是宿主,你寄生在我体内,要是我不好过了,你也别想好受,你难道就不怕我拼个鱼死网破?”张凡卷起袖口,大有和系统干一架的趋势。

     这一次,终于等到回应:我只是一个辅助系统,没有攻击能力。但我可以等宿主自然死亡后再重新找一个合适的宿主,只是麻烦了些。不过,既然已经等了五千年,也就不在乎这点时间了。

     这才叫威胁!

     张凡服气了,竖起大拇指:“你牛,我倒想看看这神级热干面有什么不同的。”

     五十块的定价不能改,任务不能变,威胁又没用,那就只能硬着头往前冲了。

     不过,在这之前张凡想亲口尝一尝系统所说的神级热干面,到底有何与众不同,顺便也练下手,为后面开门营业做准备。

     “我先试吃,应该没问题吧?”与系统的讨价还价并非一点收获没有,至少再与系统在脑海中交流,张凡变得驾轻就熟,表情自然了许多,这会即便有外人在场,也看不出张凡正和另外一个‘人’交谈。

     “50RMB。”

     “你狠!”张凡从口袋中掏出一张二十,三张十块的,“钱在这,我的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