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本来还想教育下魏时安的,结果反被教训了一顿,而且那些话还不得不听,这多少让人有些郁闷。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更严峻的惩罚还在后面,那就是魏女傅开启了冷战模式。今天挣的钱让两人的食宿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所以住宿的房间就又由一间变成了两间。而从回来到现在,魏时安都没跟丁灵说过一句话。无论丁灵如何示好魏时安都只视她作空气一般。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就寝都没有好转。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好久,丁灵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那就是她要破冰。

     想好了一切对策,丁灵才站在魏时安的门前。做了几个深呼吸,丁灵敲响了魏女傅的房门。

     此时的魏时安正在挑灯夜读,听到微弱的敲门声就猜到是丁灵。心道这小妮子大半夜的不睡觉是要干嘛?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开了房门。

     才开门就见丁灵只披着一件薄衣站在门外,夜里的寒气让她的身子有些颤抖。

     “女傅,我冷”丁灵委屈的看着魏时安希望她能让自己进去。

     冷还穿那么少?魏时安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房间。

     丁灵进了房门迅速将门关好,乘魏时安不注意,迅速从后面抱住她,让两人紧贴在一起。

     “你”突如其来的亲近让魏时安感到措手不及,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种方式拥抱。身后的那团柔软让魏时安不由僵直了身子。

     “女傅,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你要怎么处罚我都可以,只是求你别不理我,好不好?”

     几近卑微的语气让魏时安不由一愣。丁灵高傲的性子怕是太子都要让她三分,何时见她如此卑微过?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魏时安轻拍丁灵环在自己腰间的手以示安抚,但却遭到了小妮子的固执拒绝。

     “唉,我没有要疏远你的意思,只是你今天的表现让我有些担忧。我希望你能成长得更快一些,你可明白?”其实在很早之前皇后就曾许诺过她,除了宫学授课以外的其他要求。只要她不愿意都可以拒绝,就算是皇后本人也受这条约定的约束。

     最开始听到皇后的懿旨时,说不排斥是假的,毕竟自己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自由。只是到最后还是默认了丁灵的跟随。从心底里她并不排斥丁灵的陪伴,因为这个人的存在让她的人生有了不一样的体会。

     “女傅”魏时安的肺腑之言让丁灵感动不已,看得出来魏时安真的希望自己好,才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而自己也不断的努力也是希望有一天能与她并肩而站。

     只是关心则乱,心里的那份悸动随着时间的推移正不断的在膨胀,可却碍于伦理的限制,终究无法向她倾诉,无处抒发的情感不断发酵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出闹剧。

     如今就借着这份任性紧紧的将这个离自己最近却又最远的人拥住,希望这渐渐加深的力道能传达自己对她的情意吧。

     心知她已明了,魏时安便没继续刚才的话题。只是那腰间不断收紧的力道让魏时安感受到了丁灵的脆弱,罢了便让她抱了一会。

     不知过了多久,魏时安担心衣着单薄的丁灵生病,才示意她松手。

     “女傅,我今天能不能跟你睡?外面又冷又黑的。”丁灵见魏时安想赶人忙示弱道。

     。。。。两人的房间是面对面的,过去就几步路的时间,敞开门屋里的烛光都能照射到对面的房门,丁大小姐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是让魏某人甘拜下风。

     “嘿嘿,女傅,最近天气转凉两个人睡着暖和。我们赶快上床歇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丁灵见被拆穿也不慌张,还未等魏时安回答,就赶紧拉着她往床边走去,反正她已打定主意,今天是死活都不会回去孤枕而眠的。魏时安好笑的摇了摇头并未拒绝,这同床共榻就当作是今日惩罚的慰藉吧。

     只是上床没多久,丁灵这小妮子又开始不安分了:“女傅,你睡着了吗?”

     “你又想干嘛”背对她侧躺的魏时安听得身后人的问话没好气的问道,真是个不省心的小东西。

     “哦哦,我是在想跟您商量一件事情,您不是说我们出来要低调避免暴露身份吗?可若是我一直叫你女傅不是就很容易引人怀疑?要不我们换一个称呼?”

     魏时安想了想觉得她说的在理:“嗯,那以后在外人面前你就叫我师傅吧。”

     。。。。人家明明是想争取喊你名字的。怎么到了外面还这样古板?真是让人糟心。丁灵见魏时安一锤定音也不好再多加辩驳,但并未放弃继续游说。

     “哦,好吧,那女傅您能不能以后不要叫我的全名?既然是师徒关系哪有如此生疏的叫法。”

     “那你想让我叫你什么?”魏时安不解的问道

     “嗯,你就像家里人一样叫我灵儿可好?”

     这番问话之后丁灵久久得不到魏时安的回应,就在她以为魏时安以沉默拒绝自己的时候,却听到了那个久违的声音:“好”

     这个字对于丁灵来说如同天籁,因为这意味着她与魏时安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分割线----

     才过上几天好日子的丁灵,又跟着魏时安往深山里去了。她开始不明白女傅为何总喜欢往这些偏僻的地方走。后来才知道,原来大颖自开国以来对于国家的地理并没有太多的记述。而魏时安想要做的便是踏遍大颖河山,将整个大颖的地形地貌做一个完整的记录并汇总成册。这样不仅可以让上位者因地制宜对整个国家对资源调配和整合,更能依据地理特征建立合理的军事防御。

     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至关重要要的,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个东西需要耗费的精力太多太多,若是没有得到国家的支持,想要完成这部巨著可以说难如登天。而这就是魏时安当初答应皇后入宫学授课的条件,那就是由朝廷各州府派人收集资料再交由魏时安进行整合。

     如今初稿已经完成,魏时安现在需要做的则是亲临实地考查对这些资料进行复核和修正。这就是她外出游历的真正原因。

     如果说丁灵之前对于魏时安的爱慕是出自于对她的博学和儒雅,再听完这一切后她对于魏时安的便多了几分钦佩。她的胸怀和高度就连很多站在朝堂上的重臣都无法比拟。就在那些人为这权欲而争得你死我活的时候,这个人却在不计回报的为这个国家付出。这样的情怀怎能让人不佩服。

     本来还想跟她齐肩,如今看来她的高度恐怕自己此生都无法企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