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魏时安过去将丁灵扶了起来,看着已经擦破皮的手再看看丁灵委屈的小脸,侧头就给江朗一个责备的眼神。

     江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刚才自己太过紧张只想看看小安是否安好,没注意刚才推倒的也是个柔弱女子。而且看样子小安还挺在意她的,怕魏时安误会,江朗忙识趣的道歉道:“这位姑娘,我刚才一时没注意分寸,失手将你弄伤非常抱歉。若是你不介意的话,就让军医替你瞧瞧。”

     丁灵还未回话倒是魏时安截住了话头:“不必了,别院有药,我给她包扎就行。不知道刘伯他们如何了,还请你帮忙搜寻一下。”

     江朗听得魏时安有些生疏的语气,知道她是生自己气了,便应下了找寻人的差事,安排军士开始四处搜寻,只希望能尽快找到他们将功补过才好。

     约么一炷香的时间,江朗的手下便在柴房里找到了几个被关押的奴仆。刘伯他们除了被限制自由并未受到任何伤害,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此时的魏时安正在房间里替丁灵包扎:“灵儿,对不起,阿朗他下手没轻重伤着你了。还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才好。”

     丁灵看魏时安竟然替江朗求情,心里禁不住的冒酸水。自己说到底不过是个外人么,所以才会让她是担心自己为难江朗?若是别人自己恐怕真的会追究,可那个是她在意的人,自己又怎么会故意为难:“女傅,你不必如此的。”

     魏时安看丁灵失落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不希望看到她不开心的样子便转移话题道:“对了,我还没有谢谢你呢,今日你又救了我一回,以后啊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哟?”

     “呵呵,那你以后得对我更好才行。我俩可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呢。”魏时安的示好让丁灵灰暗的心情稍稍好转,能让她记住自己的付出也好,这样以后就能更顺理成章的接近她了。只是如今的自己对于她的渴望已经远不止站在她的身后。就像刚才的那个危急时刻,丁灵甚至觉得如果就这样能跟魏时安一起殉情,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分割线~~

     虽然今天过得不甚愉快,但没有人忘记魏时安的生辰。晚饭时刻,所有人都围坐桌边一起替魏时安庆生。吃饭的档口,每个人都拿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除了丁灵。这样捉襟见肘的情形让她很难为情。倒是魏时安替她解围道:“今日灵儿救我一命,就等于给了我一次新生。这已经是最好的礼物啦。”

     众人听罢也都纷纷表示赞同,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都能感受到丁灵对魏时安的用心。只要是用心,用何种方式表达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在催促魏时安许愿过后,大家才开始动筷享受桌上的美味。

     饭后因为江朗和下属的到来,别院显得有些拥挤。为了让舟车劳顿的士兵也能有一个安稳的休息地,丁灵又被调剂到魏时安屋里与她共住。在临睡边,还被江朗告知,如今叛乱已经平定,经过这一夜后他们将在第二天一早启程重返京城。

     躺在床上的丁灵辗转难眠,今天是她陪魏时安过的第一次生日,却是一个过得很难堪的生日。想起之前江朗送给魏时安的药经孤本。一看就是用心去找寻的结果,而且看魏时安好像很喜欢这份礼物,不得不说江朗真的很了解魏时安而且对她很上心。反观自己,在第一次跟情敌的交锋中就草草落败连争取的余地都没,真是怂到家了。

     “灵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躺在旁边的魏时安感觉到丁灵的辗转反侧,不解的问道

     丁灵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人。两人双眸相对,丁灵竟不知该从何说起。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表情,魏时安心中的担忧更甚,莫不是真生病了?想了下便抬手想要探探丁灵的体温,却被丁灵抓住了:“女傅,你现在困么?”

     “不是很困,怎么了?”魏时安不解的看向丁灵,不明白这小妮子想要作甚。

     “若是你不困我想带你去个地方。可以么?”

     魏时安看丁灵满脸希冀的样子,也没回绝,只顺从的点了点头。才穿戴整齐,魏时安就被丁灵迫不及待的拉着出门一路向附近的湖边奔去。

     要到湖边的时候,丁灵却停住了脚步,让魏时安先闭上眼睛,由她引领前行。说是等到了目的地后才能睁眼,为了确保魏时安不会偷看,丁灵还特地用丝巾蒙住了她的双眼就想给对方一个惊喜。

     见丁灵好容易绽开笑颜,魏时安也就任由她胡闹。蒙上双眼的她被丁灵小心翼翼的带着前行。失去视线的她紧紧的握着丁灵的手,心中却没有一丝的恐慌。沉下心来的魏时安有些疑惑,自己何时对丁灵竟然如此信任,难道是因为她给予了自己从未有过的快乐和安心?

     就在魏时安沉思之际,两人已经来到了目的地。丁灵小心的绕到身后,将蒙在魏时安眼睛上的丝巾拿开。

     重获光明的魏时安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片祥和的画面便呈现在自己眼前。皎洁的月光照射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湖面附近的草丛上满是荧光飞舞的萤火虫。点点的荧光时明时暗就像天上的星星一般。这柔和的画面让魏时安惊喜不已,自己到这里这么多次都从未发现这个特别的景色,若不是丁灵自己恐怕真要错过了。

     “女傅,喜欢么?”丁灵将头放在魏时安的肩上轻声问道

     “嗯,这里真的好美?灵儿,你是如何发现这里的?”魏时安伸手将一只萤火虫握在手里,等到将拳头收近才又将手放开,小小的萤火虫似是受惊一般渐渐飞远。调皮的动作让丁灵微微一笑,忐忑的心情渐渐平复,看来她的女傅真的很喜欢这里。

     “有一天晚上睡不着,出来散步的时候发现的。”听着魏时安愉悦的声音,此刻的丁灵觉得很是满足。

     “这就是你想送我的礼物么?”魏时安转过身捏了捏丁灵的脸,今天别人送自己礼物时,她就感觉到了丁灵的失落。再结合刚才的焦躁,不难猜出她带自己过来的用意。

     被猜中心事丁灵愧疚的低下头:“对不起,我今早才知是你的生日,如今的我给你的只能是那么多了。”

     简单的一句话让魏时安觉得无比的幸福,捧起丁灵的小脸柔声说道:“小傻瓜,礼物不在贵重而在心意,你带我来这里其实是我今天收到的最棒的礼物哦。”

     “真的吗?”丁灵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魏时安

     “嗯嗯,灵儿谢谢你。这份礼物我真的很喜欢。”

     看着魏时安真诚的笑容,看来自己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第二天一早起来,丁灵就发现旁边的被褥已经空空如也。丁灵起身后才发现魏时安正在书桌旁作画,走进一看顿时让她惊喜无比。原来魏时安已经将昨夜的画面拓在了纸上,魏时安见丁灵过来,便拿起画递到了她面前:“灵儿这个送给你,算是我们之间的礼尚往来了。”

     “嗯嗯”丁灵重重的点头回应着,小心的将画收好,她会将这难得的时光永远的珍藏在心里的。这幅画后来被丁灵一直悬挂在凤仪宫,成为那一个个空虚的夜晚里支撑她走过艰难时刻的唯一慰藉。

     有别于丁灵和魏时安,此时的沈涵却正遭遇着人生最痛苦的时刻。

     自从她带着尚德脱离危险之后,便带着尚德回了家,收拾了一些东西跟母亲告别后,便带着尚德去了闫云峰上的一个小木屋暂住。那里是她以前上山狩猎的歇脚地比较偏僻,一般人找不到。她打算先在那里住几天,等过了风头后自己再下山看看情况,若是安全了再送尚德回宫。

     山上的几天相处让尚德对沈涵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原来看似生人勿进的沈涵其实是非常温柔的一个人,对自己很有耐心。晚上自己怕黑又不敢说的时候,她仿佛能看穿自己心思一样会将自己揽进怀里轻声安慰。自己无聊的时候会给自己说很多趣事给自己解闷。不仅如此,她还有一手好的厨艺,每次做出来的东西虽然简单却让自己食指大动。两人几天的相处,让尚德对沈涵产生了很多好感和依赖。

     这一日,沈涵独自下山去打探消息,尚德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屋子后,便坐在门口开始期待着她的归来。这样简单的生活让尚德感到无比的温馨,比起宫里的浮华和勾心斗角,她其实更喜欢这种简单的生活,若是能一直如此该有多好啊,尚德如是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