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对于尚德遇袭一事,皇帝在丁敏的劝说下并未大动干戈,而是交由暗卫进行调查。虽说此事可能是因丁灵的私怨引起的,但能够有胆子动她的人想来背后一定有强大的靠山。近日来各路藩王异动频频,皇帝正在对部分藩王进行安抚以争取他们对皇室的支持。若幕后黑手跟藩王们扯上了干系,就可能会变成引起朝廷动荡的□□。所以在还未弄清楚情况之前,兴师动众只可能让藩王们为了自保不得不兴兵造反。

     丁灵对于这个处理方式没有异议,方式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结果。不过自从回到宫学以后,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心绪不宁,似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特别是这几日,那种感觉变得越发的强烈。

     今日一早起来,丁灵便催促赖床的尚德尽快洗漱,在简单的用过早膳后,两人便准备步行前往教室,只是才出门口遇到了来找她们的沈涵,见她忧心忡忡的样子,丁灵不由觉得奇怪:“沈涵,你怎么了?”

     沈涵看了看周围,示意丁灵屋内叙话,几人进了屋沈涵便开口说道:“丁小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今天可能会有大事发生。”

     沈涵的话立即引起了丁灵的警觉,原来不止是自己发现了异样:“你何出此言?”

     沈涵见丁灵对此事很是重视,便将自己的发现说了出来:“刚才我出去晨跑时,发现宫学的护卫好像换一批,而且守卫的数量似乎比原来多了很多。虽然他们都穿着守军的衣服,可是我却从其中一个守卫的手臂上发现了虎头纹身。”

     “虎头纹身?那不是西北汝阳王军队特有的标志?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藩王的军队按例是不得进京的,否则将视同谋反。如今汝阳王的私兵竟然出现在京城,难道他真的是想要谋朝篡位?可是他为什么要派兵进驻宫学呢?难道是想将学生作为人质?

     丁灵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这宫学里面大都是达官贵族的子女亲眷,个个都是家里的宝贝。若是将他们囚禁控制住,便将成为牵制朝廷要员的筹码。不得不说这是一步釜底抽薪的好棋。怪不得这几日不见穆瑶来上课,原来是早有预谋么?

     将全盘想了个通透,丁灵知道目前最重要的是太子和尚德沦为人质。看了看旁边依旧懵懂的尚德,丁灵拉过沈涵便是一阵低语。看汝阳王的样子想来已将京城内的官员都监视起来了,目前宫里的情况尤未可知,她想要沈涵先将尚德带出宫学,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安置起来,在确保安全后再将她带回。

     自从上次出事以后皇后在她们寝室内专门挖了一条密道通向外面的一所民居,就是为了以防不测,真有危险时能有一条退路。她先让沈涵和尚德从这条密道出去,而自己则去找魏时安看看如何能将这个消息传给太子并想法化解这次的危机。

     只是到了议事房却被姚舒月告知魏时安早早的就去了难民营,因为最近那里得病的人比较多,魏时安想乘着今天没课的空挡到那里帮病人看诊去了。

     在得知这一消息时,丁灵是既庆幸又失落,庆幸的是魏时安离开宫学就意味着远离了危险,失落的是若此刻她在,凭魏时安的智慧也许就能将事情化险为夷吧。

     不过目前的情况不容她多想,丁灵把情况告知了姚舒月,希望她能够以女傅的身份到另一边宫学以还书为名将此事告诉太子的老师李政,这样便能在不引起守卫警觉的情况下向太子预警。既然皇后姑母能给自己和尚德留后路,想必也会给太子留后路。只要消息能传达出去,相信太子脱险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姚舒月在得知事情的原委后,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依计行事寻李政去了。丁灵将一切办妥,心里才松了一口气。自己能做的就是这些了,剩下的就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她现在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佯装无事一般回到宿舍从密道出逃。她可不想当汝阳王的人质成为要挟郑国公府的把柄,不过现在回家恐怕是不现实了,唯一的去处就只有去找魏时安了。她需要将事情告知魏时安以防不知情的她回来自投罗网。

     沿着密道出来,丁灵环顾了一下四周没见着沈涵和尚德的踪影,想来她两已是安全离开了。将身上的衣服换去后,丁灵便马不停蹄的赶往难民营。经过了半个时辰的奔波,丁灵终于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此时的魏时安正顶着大太阳挨个的替病人把脉治病。那副认真的模样,叫人不忍打扰。

     最后还是一个眼尖的孩子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丁灵:“丁师傅,你怎么来了?”

     魏时安看到丁灵的到来先是一喜便又疑惑起来,这个时候的她不是应该在宫学上课?怎么跑这里来了:“灵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丁灵正欲答话就听得后面一个急切的声音说道:“魏师傅,不好了,京城兵变了?”说话的人正是管理难民营的一个小吏,因为认识魏时安且受过她的恩惠,所以有情况第一时间便赶来通知魏时安。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魏时安心头一紧,怎么自己才出来半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以这就是丁灵出现在这里的原由么?

     “是汝阳王想要谋反,他已经调了私兵进京并且将京城控制住了。就连宫学恐怕也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了。”丁灵见魏时安不解便接着话题解释道

     小吏见都要大难临头了,两人还不紧不慢的样子不由急道:“先不要说这些了,魏师傅你赶紧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躲起来吧。我本来是准备进城的,却发现京城已经戒严了,处于好奇便躲在墙角先听听是怎么回事。却看到叛军的一个将领正在调集士兵说是要来抓你,我是乘着他们集结之际特地骑马赶回来将消息告知于你的。”

     众人听到有人想抓魏时安不由担心起来,纷纷催促她们赶紧离开。对于真心帮助过他们的人,难民们是真的心存感激,没有人希望自己的恩人遭难。

     丁灵见事态紧急,忙向拉着魏时安骑马同乘离去。只是出来之后却不知道该去哪里。倒是魏时安指了一条路让她走小道去往西边的百宜镇,那里是魏时安母亲的祖籍地。

     只是到了百宜镇,魏时安并没有去外公家,而是去了靠近城郊的一处别院。别院是魏时毅送给自己妹妹的生日礼物,是只有魏时安知道的礼物。这里留守的三个家仆都曾经被魏时毅救过,对于魏家绝对忠诚。

     ---分割线--

     “小姐,您怎么来了?都不提前通知咱一声,好让我家老婆子给你做好吃的。”听到敲门声的管家刘伯在开门见到魏时安后顿时惊喜异常,他的这个小主人一般很少会来,可是每次来都会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这里是她父母合葬的地方,每次回来都是因为小主人想念父母了。

     “刘伯,外面不方便说话,我们进去再说”对于将自己视为己出的老管家,魏时安脸上多了一份亲切。

     见魏时安凝重的表情,刘伯也没啰嗦急忙让两人进门,自己则留在外面观察一番,没发现有人跟踪才放心的关上了大门转身进屋。

     “小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刘伯,汝阳王企图谋反,现在已经将京城控制住了,目前京城的情况如何我们不得而知,我能安全到这里也是因为巧合。不知你们这边有没有收到什么消息?”

     汝阳王造反?这可是天大的事情,但到目前为止他并未收到任何消息“小姐,关于此事我并未收到探子的回报,若真是如此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汝阳王此次封锁京城是秘而不宣的,想来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魏时安思索了一下,若是刘伯都未收到任何消息,那哥哥肯定也是对此毫不知情了。难道汝阳王是想直接弑帝篡位?他是众藩王众兵权最大的,完全有这个实力。而在朝中唯一能够跟他抗衡的就只有自己的哥哥魏时毅了。魏家一向中立要求的只是政局平稳,只要坐在龙椅上的人能够有利国家社稷,谁做皇帝其实无所谓。

     若是汝阳王直接弑君称帝,再对魏家多做安抚。皇帝没了,太子也死了,就算魏家有勤王之力也无勤王之心了。在这一点上,汝阳王确实看穿了哥哥的心思。之前虽然对他拉拢不成,但以形式所逼待生米煮成熟饭,魏家未必不会妥协。不过以自己对汝阳王子女的了解,他们确实不是好的接班人,最终还是会同魏家分道扬镳。

     从长远利益考虑,自己需要在尘埃落定之前将这个消息传给哥哥让他尽快班师勤王。一来能够稳定局势,二来根除叛乱的功德能够让皇帝打消对魏家的猜忌和顾虑。这第三就当是自己给丁灵受伤时照顾她的回馈吧。只有太子上位,她才能真的站在世界的最高点享受那世间的荣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