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笔直的管道上一辆马车正不急不缓的前行着,马车外坐着的是两个身着黑色锦袍的男子,一看就是练家子而且身手不凡。而安静的马车里坐着的便是已经踏上了归途的丁灵和魏时安。

     换了女装的魏时安又恢复了往日的淡雅。比起男装的魏时安,丁灵更偏爱她着女装时的清丽,只见她悠闲的靠在小书桌旁不时的翻阅书籍,优雅中透出的书香气质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魏时安察觉到丁灵的走神,抬起书卷便朝她的头上轻轻一敲:“发什么呆?我让你整理的东西都弄好了?”

     “哦哦,还差一点点。”被抓包的丁灵不好意思的笑了,正准备继续整理手上的资料,却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

     “女傅,你是如何知晓有人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丁灵的问话让魏时安想起了之前遇险时她傻呆呆的样子,不由觉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还记得你被蛇咬受伤的事情吗?当我找到草药回到山洞准备给你施救时,却发现山洞口竟然放着一瓶大内御用的解□□膏。那个时候我就知道皇后娘娘一定是不放心你,才会让人一直暗中保护我们。不过在我们被尾随的情况下他们都没有现身,想来必是受了皇后娘娘的命令,不到危机时刻或我们不主动求救,他们是不可以随意出现的。所以那个时候我才让你喊救命。不过那个时候你的小脑袋瓜里在想什么啊?喊了半天都没见你回应,真是急死我了。”

     “呃,我当时只是有些害怕所以,所以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嘛”丁灵红着脸撒起了小谎,总不能告诉魏时安自己是在脑补英雄救美的画面吧。

     魏时安戳了戳丁灵的眉心以示惩罚,真是被她打败了:“真是拿你没办法,以后遇到类似的危险,第一时间需要做的事是思考如何脱险而不是发呆,明白吗?”

     “女傅教训得是,徒儿明白了,嘿嘿”丁灵尴尬的回应着,还好没被她发现端倪。

     经过几天的路程两人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京城,在送完魏时安回家后,丁灵就直接被接送进了宫里。

     皇后见自己日日担心的小东西终于回来了,心里不由长舒了一口气。暗卫每日都会将丁灵的情况飞鸽传书给他进行汇报,对于丁灵近日来的处境和经历,丁敏是既心痛又欣慰。在听到丁灵中了蛇毒生命垂危的时候,她简直心痛的要死,恨不得立即接她回宫接受治疗。

     如今见着往日肤色白净的小姑娘才一个多月的时间竟变成了又黑又瘦的小萝卜干时,心里简直难受的得不行,搂着她不住的上下打量着,并且还特地招了御医给她做了个全身检查以确保她的健康状况。丁灵看着两鬓已经斑白的丁敏莫名的有些心酸。原来在不知不觉中,这个将自己视如己出的姑母已经渐渐老去。而自己却是在刚刚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此时的丁敏并不知道丁灵内心的变化,只如平常人家的长辈一样,就算在心痛孩子,嘴上却还是不自觉地的埋怨道:“你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小东西,才去了一月怎的就变成这样了,真要让我给你操碎心你才高兴是不是?”

     丁灵拿起手帕轻轻的替丁敏将眼角的眼泪拭去:“灵儿不孝,让姑母担心了,姑母不哭了好不好,你这样灵儿会心痛的”

     “算你这小白眼狼还有些良心知道心疼姑母。也不枉我顶着压力,放你出去历练那么久”见丁灵主动示好,丁敏紧张的心情才稍稍缓和,看着一向懵懂无知的小姑娘竟然也学会关心人了,丁敏感到很是欣慰。

     “灵儿姐姐”两人正欲叙话,就被闻讯赶来的尚德给打断了。

     尚德先是给丁敏请了安,才又继续向丁灵抱怨道:“灵儿姐姐,你真不讲义气,自己一个人跟女傅出去玩都不带我。”

     丁灵还没来得及回话,到是皇后忍不住先对尚德训斥道:“你啊,也是个不省心的小东西,多大的人了整天就知道玩,你娘跟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已经入宫为妃了。哪像你整天就想着在外面野。改明我得给你父皇说说,让他赶紧给你招个驸马好好管管你。,这样下去成何体统。”

     尚德见丁敏旧事重提忙撒娇抱怨道:“母后您怎么也跟母妃一样。父皇都说舍不得我嫁让我一辈子住宫里了,就你们巴不得我赶紧嫁出宫。哎,有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母妃亲生的。”

     “你这个小坏蛋净会瞎说?你不是你母妃生的难道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吗?要是让你母妃听到非让你在佛堂跪上两个时辰不可。”对于尚德这个小开心果,丁敏疼也不是,骂也不是,真是拿她没辙。

     “母后,儿臣错了嘛,你不要告诉母妃好不好?”尚德一边对丁敏撒娇一边向丁灵使眼色求救。母妃一向对她严格,她可不想真的被罚。

     “姑母,这次灵儿外出游历遇到了很多趣事呢,要不灵儿给您说说就当解解乏?”

     “是啊是啊,灵儿姐姐你快说说这一路的见闻吧,我都快好奇死了。”尚德见丁灵替她解围急忙帮腔道

     丁敏见两人一唱一和也不拆穿,点了点头算是默许。虽然她对丁灵的近况了如指掌,但对于孩子内心的想法却一无所知。相比玩乐,她更希望丁灵通过这样的方式不断的成长和强大。只有这样她才能在不久的将来坐稳这把凤椅。

     ~分割线~~

     一家人的其乐融融后,丁灵在宫里同皇后用了晚膳后才被送回镇国公府。此次进宫,丁灵得到了一个消息,五日之后便是一年一度皇家围猎的日子。大颖一向提倡文武兼备的教育模式,所以此次围猎将破格允许所有宫学学生参与。一方面是表彰他们上一个学期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另一方面皇帝也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考察一下学子们的学习成果。

     正式围猎的那一天,所有人都盛装出席,就连一向娇弱的尚德也都换了一身戎装好不英武。丁灵自然也不会例外。此次围猎,魏时安也受邀作为嘉宾参观。自己已经好多天没见她了呢,不知道她会不会偶尔想起自己。

     当丁灵来到猎场时,第一时间就是去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最后在皇后的身边找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两人目光相对,丁灵的嘴角就不自觉的绽开了笑容。但魏时安只冷淡的向她点了下头便又继续同皇后探讨问题。这让丁灵不免有些失望,自己这一身衣服还是为了见她特地定做的呢,结果她人家却都没正眼瞧一下自己。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

     “灵儿姐姐你在看什么?”就在丁灵失望之际,尚德已经骑着她的小马驹走了过来。对于这样的情况尚德很是不满,其他人骑的都是高头大马,而自己非要被母后以安全第一为由安排骑只小马驹。可这种低人一等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哦,没看什么。”丁灵见尚德靠近,怕被看穿心事便随意敷衍着,自从上次被忆红尘看破后,她就变得更加小心翼翼,深怕给魏时安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灵儿姐姐,我们打个商量呗,能不能将你的疾风让我骑骑,人家骑这个小马驹真是丢死人了。”尚德见丁灵威风凛凛的样子简直羡慕的不行。

     看着骑在马上还要抬头仰望自己的尚德,丁灵不由觉得好笑。这个样子确实有些丢人,疾风是自己从小养到大的爱马,性格非常温驯。而且尚德也经常骑着她玩耍,想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于是丁灵便慷慨的将疾风让给了尚德,以满足这小妮子难得的虚荣心。而她则毫不客气的征用了自家大哥的坐骑。

     在皇帝举行完祭祀仪式后,大家都纷纷摩拳擦掌的准备上阵。丁灵路过阅礼台时不自觉的抬眼望去,却没有再看到魏时安的身影,心里顿时失落得不行,像是负气一般骑着马瞬间没入密林之中。

     进了树林,丁灵便将满心愤慨化作利箭射向一只又一只的猎物可谓是箭无虚发。随着距离的深入,丁灵竟然在密林深处看见了一只小的驯鹿。这是她今天狩猎以来见到过的最大的猎物,自然是不会放弃。急忙拉弓搭箭毫不犹豫的朝驯鹿射去。眼看着驯鹿即将中箭,却忽然从旁边窜出一个人影向驯鹿扑去。那个人影不是别人正式消失已久的魏时安。

     当丁灵看清来人时,全身的血液瞬间变为冰冷:“女傅!”丁灵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利箭刺穿魏时安的肩胛骨,而驯鹿却因自己的喊声受了惊吓成功脱逃。

     丁灵慌慌张张的翻身下马,不顾一切的朝魏时安跑了过去,而魏时安则因为利箭带来的冲击力被迫倒地:“女傅,魏时安,你不要吓我。”

     用尽全身力气好容易来到跟前,就见鲜血已经染红了魏时安,的青衣,丁灵小心翼翼的扶起她看着面无血色的魏时安眼里满是愧疚,眼里的魏时安逐渐变得模糊:“女傅,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有事,你不能有事。求求你你不能有事”

     缓过神来的魏时安,见丁灵被自己吓到了,忍住痛轻声安抚道:“不哭,我,我没事”

     魏时安不说还好,一说就让丁灵哭得更凶了:“怎么会没事,流了那么多血,你怎么好端端的突然跑了出来?不知道会出人命的么?你要吓死我是不是,呜呜呜~”刚那种失去全世界的感觉她这辈子真的再也不想尝试了,因为她真的沉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