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丁灵用尽全身力气跑到了过去,就见鲜血已经染红了魏时安的青衣,小心翼翼的将她扶起,看着面无血色的魏时安心里满是愧疚。本来还想看看她的伤口,却发现眼里的魏时安开始渐渐变得模糊:“女傅,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有事,你不能有事。我求求你,你不能有事。”

     缓过神来的魏时安,见丁灵被自己吓到了,忍住痛轻声安抚道:“别哭,我,我没事”

     魏时安不说还好,这一说就让丁灵哭得更凶:“怎么会没事,都流了那么多血怎么可能没事,你怎么好端端的突然跑了出来?你不知道这样会出人命的么?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该怎么办,呜呜呜~”刚那种失去全世界的感觉她这辈子真的不想再尝试一回,因为她真的沉受不住。

     “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看着你哭,我的伤口更痛了。”魏时安知道是自己理亏,看样子是真的吓着丁灵了。可是她当时只是想救那只驯鹿而已,没想到却弄巧成拙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需要先将伤口处理好,这个事情显然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宫学学子第一次参加围猎就出了这种事情,这让皇帝、皇后如何看待她们?而且若是让人知道是丁灵让自己受伤,无论原由如何她都会被责罚的吧。

     于公于私他都不希望丁灵因为自己受罚:“灵儿,你听我说,我受伤的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所以我需要你先帮我检查一下伤口,并且把箭□□。我背的包里面有刚采的止血药,你将箭□□以后替我用药止血即可,至于其他的事,我会回去后再行处理。”

     担心拖久了魏时安真的会出事,丁灵就算再害怕也只得硬着头皮按照魏时安吩咐的步骤替她处理伤口。这段时间的经历让她对魏时安有了一种本能的依赖。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见到过魏时安解决不了的事情。

     --分割线---

     就在丁灵为魏时安处理伤口的同时,在树林的另一头,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却说尚德在同丁灵交换了马匹之后,觉得好不开心。骑着骏马,尚德第一件做的事情就将背后跟随她的太监给甩得老远,一个人向树林里驶去。坐在疾风身上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让她觉得畅快不已。只是跑着跑着,她渐渐发现了疾风的不对。刚开始的时候疾风还会听从她的命令。到后来,疾风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不断的加快速度不管不顾的向前冲。无论自己如何制止都没有用。坐在马上的尚德感到害怕极了,无助的她只能紧紧地抓住缰绳避免自己从马上摔下来:“疾风,你停下来,你快点停下来。”尚德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拉紧缰绳,却发现毫无用处。

     疾风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带着她到处乱窜。就算再害怕尚德也只是拉着缰绳避免自己被甩下去。这样的情况她从未遇到过,心里除了害怕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在此时,尚德发现前面竟然是一个悬崖。她若是依旧坐在马背上,可能就会同它一起坠崖。可是在奔驰的马背上,如果选择跳马,以现在的这个速度恐怕也会被摔得半身不遂吧。难道自己年轻的生命就真的这样结束啦?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尚德听到竟然后面想起了马蹄声。随着马蹄声的渐渐靠近,尚德刚想求救,就感觉自己被一个柔软的身子包裹住了,接着便是一股冲力,让她和身子的主人一同跌下马去,只是在跌下马的瞬间自己却被牢牢的护在怀里。尚德看不到所发生的一切,只能在那具身体的庇护下坠地翻滚,最后是撞到了路边的树木才得以停了下来。

     在确认安全后,那个人才将尚德放开。抬头望去,尚德发现那个人竟然沈涵。只见她真蹙眉□□似是伤的不轻。

     “沈涵,怎么是你?你怎么样了?伤的严重么?”尚德看着沈涵痛苦的表情,从未照顾过人她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公主殿下,我没事,别担心。”沈涵看尚德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心里不由有些开心。就算是同窗,她们也注定是云和泥的差别。尽管之前有过几次合作,她也从未想过能跟尚德有任何交集。

     “殿下,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那匹马好像有问题。”今天能救尚德只是巧合,不过若是自己没能及时出现,恐怕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疾风是灵儿姐姐的坐骑,一向乖顺得很。我之前就骑过她好多次,本来它也还好好的,后来不知怎么了,它就像疯了一样开始乱跑,完全不受我的控制。刚才要不是你救我,恐怕我就被它带到悬崖下面去了。”想着刚才的一幕,尚德都觉得后怕。

     沈涵略微思考了一下便得出了结论:“若是如此,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对那匹马动了手脚想要谋害于你。”

     “可是那匹马是我心血来潮跟灵儿姐姐交换的,之前并没有人知道我们会这样做呀,除非”尚德听了沈涵的话也开始思考起来,她跟丁灵换马只是偶然,换了马之后疾风就没有离开过自己身边。也就是说给马做手脚只可能是之前的事情,若是今天她不跟丁灵换马,那受伤的肯定是丁灵。

     “除非做手脚的人真正想要谋害的其实是丁灵”沈涵接着她的话说道,她还真是好奇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公然行凶。

     听到丁灵才是真正的潜在受害人,尚德不由紧张起来:“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尽快找到灵儿姐姐通知她有危险?”那个人既然能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想要害人,想必是不达目的不会甘休的了。

     “嗯,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回去将此事上报给皇后娘娘,让她加派人手去保护丁灵的安全。这样也许更妥帖一些”

     “你说的很对,那我们现在就赶快回去跟母后揭发这个事情吧。若是回去晚了恐怕她真的会有危险。”

     沈涵听了她的话正想起身,就感觉一股钻心的痛向自己袭来:“嘶~”

     “你怎么了?不要乱动,我会信号雾弹求救,你先暂时休息一下,等到人来了我再让御医给你看看”尚德说完便拿出之前顺被好的信号弹朝天空发射出去。

     “沈涵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很严重?”自己真是大意,只想着灵儿姐姐的安全却忘了沈涵刚才因为自己都受伤了。

     猎场里的禁卫军在看到尚德发的信号弹后不敢怠慢,忙召集了人手往尚德的方向赶去。到了地方便看见公主殿下真靠坐在一棵树下,而她大腿上枕着的便是受伤的沈涵了。

     尚德见救星到来忙吩咐他们对沈涵进行救治,同时还派人专门送心给皇后,让她赶紧派人去保护丁灵。

     皇后在收到消息后,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今日是皇家狩猎的日子,竟然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行凶可见此人不是愚蠢就是毫无顾忌。再者就是,明知道灵儿的身份特殊还敢对她下手,恐怕不只是在针对她而是想要跟镇国公府宣战了。

     近日各地传来的信息说有部分对皇位觊觎已久的藩王正在密谋想要造反,如今看来自己和皇帝真的需要早作打算才好。不过当务之急是先解决今天的问题,若是能够找到图谋者,也许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幕后的真正黑手。

     想到这里,丁敏一方面派人将消息传给皇帝,另一方面则立即派人寻找丁灵对她实施保护。看着远处越积越多的乌云,丁敏知道可能就要变天了。

     此时的丁灵已经替魏时安处理完了伤口,看着她血肉模糊的伤口,丁灵的手都止不住的颤抖。自己刚才竟然差点误杀魏时安,如果她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恐怕自己也会随她而去吧。

     将一切处理妥当,丁灵便牵过马来扶着魏时安上马,准备两人同乘返回大营。魏时安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也只好妥协。两人就这么骑在马上安静的走着。因为失血过多,魏时安觉得身体有些冰冷,但从身后传来的温度又让她感到不适。

     自己刚才受伤时丁灵的反应让她感到疑惑,她不知道丁灵为何看起来如此悲痛。这次受伤其实并不全怪丁灵,完全是自己的莽撞所致,当时的她只想着救鹿便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结果不仅自己受了伤,还将丁灵那个小妮子吓个半死。看来自己真是跟她待久了也开始受她的影响了呢,这种改变对于魏时安来说其实不算好,但似乎也不算太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