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天玑莫测
    苏易回家的时候,夜已经深了。二楼自家的窗户还亮着灯,想必是父母在等他回去。马上就要高三了,出去一天不回家,进家门肯定要被骂的。

     上楼时刻意放轻了脚步,趴在门外听了听,里面没有动静,上苍保佑老爸老妈都睡着了吧,他暗暗祈祷。如果老妈问起来,他去哪儿野了一整天,怎么回答?撒谎不是好孩子,可照实说自己被仙人传授仙法,老妈一定会骂你个仙人板板,没准要拉他去医院瞧精神科。

     悄悄打开房门,看见老妈侧躺在沙发上打盹,电视里美女正举着洗发水瓶子,秀一脑袋长发。主卧里也亮着灯,一定是老爸还在做教案。

     轻手蹑脚推开自己房间的门,刚走进去,就听到身后有了动静。扭回头,看见戴着深度近视镜的老爸,从主卧里走出来。然后,就是一声女人的怒吼。

     “小兔崽子,你还知道回家!”

     不用问,这是老妈的声音,苏易一个箭步窜进屋里,把床上的被子裹在屁股上,两只手死死捂住耳朵。揪耳朵和笤帚抽屁股,是老妈教育他的两大绝招。

     “老妈,我错了,我想回家了的,可是就没回来。”

     苏易果断承认错误,然后经听到屁股后面彭彭的声音,老妈的笤帚疙瘩抽在被子上,声音很响但一点都不可能疼了。这就是老妈的教育方式,打你是表明态度,至于打得疼不疼,当然不想打疼了,那可是他亲妈。

     “小英,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这是老爸苏卫的声音,老妈名叫韩英。听了这话可千万别以为那就是慈父,苏易偷偷回头,看见老爸手里拎着戒尺,就知道是心里憋股火,要收拾自己。老爸是他们四中的副校长,这次期末考试,他在班上排入十名之列,不过是倒着数的。苏易委屈呀,他们班可是重点校的重点班,集中了全县爱学习的牛娃们。别的地方都是一中是重点校,鹿山这里反倒是四中比一中要好,这是从恢复高考后一直传承下来的。

     “对,有话好好说嘛。”

     苏易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解脱的好说辞,既不撒谎又不被当神经。

     “那你就说说吧。”

     老妈的口气依旧严厉,上前一步挡在他和老爸之间。苏易顺着老妈的目光看去,直指老爸手里的戒尺,不由得心里暖暖的,还是老妈疼咱呀。

     “早晨我跑步去西秀山了。”

     “这个我知道,你放假的时候天天如此,说重点。”

     老妈有点不耐烦,电视里新一集电视剧开播了,片头曲传到了房间里。

     “旧道观那里下雨塌出个洞,我掉进去了,醒了爬出来,就这时候了。”

     “啊——”

     老妈惊天动地一声惨叫,紧接着嗖地一下扑上来,要扒光他的衣服。

     “快让老妈看看使你伤到没有,现在都哪儿不舒服?”

     转头看手拎还拎着戒尺的老爸,立时瞪起了眼睛,“你还拎着个破尺干什么吗?还不赶快瞧瞧儿子。”

     看着老爸尴尬的样子,苏易为自己的英明点赞。瞧这架势,开学前这一周算是能平安过去了。

     在老爸老妈监督下,苏易被剥成了只穿小裤裤的裸男,着实秀了把不算健壮的小身板。肱二头肌和三头肌都有点,都说健美男肚子上有几小块肉,他一块也没有,光秃秃的没一丝赘肉,也没几两肌肉。当医生的老妈恨不得把他切片了,放到显微镜下去看。直到发现除了腿上有些青紫,其他地方完好之后,才算放过他。

     这么一折腾,苏易也睡不着觉了。看老爸老妈出去回到主卧,客厅里再没了动静,苏易跳下床,把门闩上。

     盘膝在床上打坐,按照在地宫里琢磨出的法门,意念汇聚于头顶百会,他又看见了大脑中的那一泓碧水,还有浮在水中的小塔。神识凝聚,尝试着钻入塔中。

     轰,他眼前一黑,仿佛所有神识都被骤然拖入隧道。极短暂的瞬间后,他眼前一亮,神识进入了明亮的空间。类似房间的地方,但是没有门和窗户,里面一排排的架子,上面整齐摆放着各种图书,分门别类,功法、技法、杂书。近处的书架外观生动逼真,同印刷的实体书看起来一模一样。稍远处的书架则是灰蒙蒙的,看不清楚,更不能走近。

     苏易随手拿起一本,书皮上写着修真常识,正是他需要了解的内容。翻开书卷,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书里面大段的文字自动跳了出来。其实这些东西早就存在他的记忆中。用这种方式阅读,不是为了记住,而是为了更深刻理解书里的内容,变成他随时可以使用的工具。

     修真的境界,分为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太虚六个境界,在往上就是飞腾霞举成为仙人。每个大境界又划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三个小境界。

     修真常识内容不多,文字也很通俗易懂,苏易很快就把全书通读一遍。五行八卦、数理星图、丹药炼器、灵兽灵药、符箓巫咒、术法阵法,这本书简直包罗万象,但每个方面都只提一两句浅尝辄止。即便如此,对苏易而言,这本书也相当于打开了一扇门,通往陌生且神秘的修真世界的大门。

     放下修真常识,苏易沉吟片刻,按照他刚刚理解的修真,首先他需要一部功法,能指导他从凡夫俗子脱胎魂骨,境界提升才是一切的根基。目光在书架上逡巡,武技他暂时不需要、炼丹炼器也更谈不上,种植养兽医术符咒捉鬼这些书他暂时统统都用不上。最终,他拿起来一本书,天玑正法。天玑真人是他传承的师尊,虽然只是见到飞升后留下的肉身,真人也只留下一缕神识,但他心里仍旧看得极重,跟见过师尊本人一样。遗憾的是不知道这位师尊有多厉害,超过齐天大圣孙猴子的本事有木有。

     翻开天玑正法,通读之后才发现,他的确选对了。天玑正法实际上是一整套功法组成,从炼气期到太虚期俱全,现在手里这本只是最初级的功法,适合炼气期的小修士入门使用。

     阅读书卷,这次他读的较之以前更认真更仔细,不放过一丝一毫疑点。练错了功法可是要走火入魔的,玄幻小说和武侠电视剧早就科普过无数次。终于将全书读完,合上书本,苏易一声长叹。他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即使炼气功法,也仍旧需要很多基础常识,比如对人体的了解,身体的各处穴位,全身的经脉细络,这些他以前都不清楚,都需要从头仔细学过。

     不知不觉,窗外依然微亮,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刚刚又读完书架上的一本医书,经脉大全。这本书的内容,要是放到中医大学里,可是一学期的课程,不过好在苏易不需要花时间记忆,只需要理解就行,并且他觉得自己的理解能力突然飞跃了一大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