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调查陈洛
    孤狼的名号在北江市相当响亮,但陈洛从来不已真名示人,即便是接触最多的谢天豪,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

     这是黑拳场和拳手之间的默契,如果对拳手的身份追根究底,谁还愿意给你打拳?

     “今日多亏了陈洛,否则真可能阴沟里翻船。”

     夏浩晟想想也是心有余悸,如果被方孟庭以这样的方式“请”过去,即便对方不敢对他下狠手,也会让夏家颜面受损,说不定还要付出一定代价。

     “夏总客气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公司了。”陈洛轻声说道。

     欠下一个大人情,夏浩晟本想邀请陈洛去南山别墅做客,但犹豫了片刻,顾虑到一些原因,最终没有开口。

     待陈洛开车离去,夏浩晟对中年人问道:“阿文,你怎么看今天之事?”

     周文一边帮忙打开车门一边说道:“方孟庭对旧城区那块地还不死心啊,依我看,咱这些年手段还是太温和了,什么牛鬼蛇神都敢到头上踩一脚。”

     当初打江山时,周文就是夏浩晟的左膀右臂,有过命的交情,两人私底下都是以兄弟相称,没有外人在,说起话也比较随意。

     “确实,今天这件事着实给我敲了警钟。”夏浩晟眯着眼,随即又咧嘴一笑,说:“那个叫陈洛的年轻人你觉得如何,会是哪方面势力派来的?一个实力如此强悍的高手,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当一名商务司机。”

     “这个……还真不好说。”周文皱了皱眉,面色为难道:“陈洛这个名字很陌生,又如此年轻,以前道上没听过这号人物,不过他既然今天出手相救,想必没有什么恶意,不怕我们查他底细。”

     “这也正是我所困惑之处,如果他是其他势力派来的卧底,今天救了我,岂不是暴露了身份?”夏浩晟着实想不通。

     他哪里知道,陈洛之所以会出手相救,并无其他意图,只是看在他平日里行善积德,曾资助过阳美区孤儿院的份上。

     一坐上车,夏浩晟就打电话给夏氏集团人事部主管,让人调出关于陈洛的所有资料。

     不仅如此,他还让周文动用其他渠道调查陈洛,能够一拳废掉陈振山,这样的实力已经足够让他产生兴趣。

     夏家有专人负责搜集情报,办事效率惊人,夏浩晟到达南山别墅不久,关于陈洛的资料就被整理出来。

     翻看着一叠将近一厘米厚的文件,里面包括陈洛主要成长经历,明面上的资料基本齐全,由于调查时间太短,并没查出他和“孤狼”是同一个人。

     “原来是在阳美区孤儿院长大,这么说来,他救我也并非完全没理由……”

     夏浩晟在书房里来回走动了一会儿,从目前搜集的信息来看,陈洛没有什么大问题,也不属于哪个势力。

     唯一无法解释的是,他为何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情报搜集人员没有发现,陈洛经受过任何专业格斗训练,他的实力就像是凭空得来的。

     陈洛确实没接受过专业训练,自学过一段时间泰拳和散打,加上丰富的实战经验和过人的体质,研究出一套适合自己的搏击技巧,才拥有现在恐怖的战斗力。

     “夏总,方孟庭这次吃了个大亏,想必不会再轻易对您出手,不过他肯定记恨在心,我担心他另辟蹊径,对大小姐下手。”周文面带忧虑说道。

     他口中的大小姐就是夏浩晟独生女夏沐,目前在北江大学读书,如果敌人抓住夏沐,无疑是点中夏浩晟的死穴。

     周文的提醒不无道理,夏浩晟也深深皱起眉头,走了几步说道:“为今之计,只能加强小沐身边的防卫力量,你有没有合适人选?”

     寻思了片刻,周文说道:“今天那个陈洛可以考虑,实力足够强,底子也够干净,而且年龄和大小姐相仿,伪装成大学生不会惹人怀疑。”

     以往夏家也给夏沐安排了不少保镖,但她不喜高调,没几天就把人全赶回去。

     夏浩晟对女儿的性格一清二楚,如果公开给她派遣保镖,十有八九会被拒绝,让人潜伏到北江大学,暗中保护倒是可行之策,想来她也没理由反对。

     斟酌良久,夏浩晟点头道:“这样吧,再好好查一查陈洛,确定没问题后,就安排他进北江大学保护小沐。”

     ……

     把商务奔驰开回集团总部,暴雨如期而至,陈洛拿着餐卡去员工食堂吃晚饭,正巧碰到录用他的方媛。

     上了几天班,陈洛也认识了一些公司基层职工,通过旁敲侧击,得知连招收的看门保安都是大专毕业,不难猜测,那天在招聘会上,方媛对他放宽了要求。

     这让陈洛不免心怀感激,虽说商务司机这份工作算不上多么难得,但人家毕竟帮了他的忙。

     “方姐,好巧啊。”陈洛端着餐盘坐到方媛对面。

     方媛应了一声,心中微微感到怪异,下班前她突然接到人事部主管通知,调查陈洛档案,还特地把她叫去办公室,询问了陈洛面试时的情况。

     根据主管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消息,竟然是集团董事长要求查看陈洛的资料,方媛不得不诧异,她在人事部工作三年时间,还从未见过董事长查看哪个基层员工的信息资料。

     夏氏集团董事长何许人也?那是跺跺脚,北江市地面就要震三震的人物,怎么会对一个司机感兴趣?

     除了相貌还算不错,看起来比较顺眼,方媛看不出陈洛有何出彩之处,要文凭没文凭,要工作经验没工作经验。

     扫了一眼陈洛的餐盘,方媛顿时面露惊色,指着里面的菜惊声说道:“你怎么就吃这些呀?难怪瘦不拉几的!”

     陈洛低头一看,才注意到自己点的菜都是素菜,凉拌黄瓜,水煮白菜,再加一碗米粉糊汤。

     以前在孤儿院生活,院里经费紧张,很少能吃到荤菜,有时一周才能吃一顿肉。

     后来靠打黑拳赚钱,虽说抗击打能力远胜常人,但也不是真的打不死,因此必须控制体重,以保证身体灵活性,吃惯了素菜,直到现在依然如此。

     被方媛这么一问,陈洛没有多想,随口应道:“习惯了,吃得太油腻,肠胃反而不舒服,而且其他菜太贵,吃素菜还能省点钱。”

     闻言,方媛脸上的表情有了明显变化,鼻头不由自主微微发酸。

     原本这只是陈洛随口一说,她却信以为真,误以为他真的吃不起其他荤菜。

     方媛在人事部主要负责招聘,看过陈洛的资料,知道他是在孤儿院长大,没有体会过家庭的温暖,节衣缩食已成为习惯。

     想到这,她与生俱来的母性顿时泛滥,把自己餐盘里的鸡腿和鸡蛋夹到陈洛盘子里,嘴里还念叨着:“我菜打太多了,最近在减肥,不能吃太多荤菜。”

     陈洛本想拒绝,但见她已经把肉菜夹过来,心头不由的生出一道暖意。

     在他记忆里,方媛是为数不多给他夹过菜的人,小时候在孤儿院,虽说也有义工照顾,但孤儿院里上百个孩子,义工只有几个,根本不可能每个都照顾得很仔细。

     “方姐,你太谦虚了,你这身材那些模特看了都要眼红,哪儿需要减肥。”陈洛笑呵呵说道。

     “没想到你还挺油嘴滑舌。”

     方媛白了他一眼,心里头倒是美滋滋,没有哪个女生不喜欢被人夸赞身材好。

     两人在说说笑笑中吃着晚饭,却没注意到,这一幕都落在有心人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