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镇场子
    陈洛把夏沐送到南山别墅时,夏浩晟的车也刚到达,周文走过来问道:“路上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一路安全。”陈洛摇了摇头,说:“周管家,大小姐已经到家,我就先回公司了。”

     “别叫周管家,听着太生分,和大小姐一样,称呼我周叔就行。”周文笑呵呵说道,言语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含义。

     陈洛微微感到纳闷,不明白对方为何对自己如此随和,但还是点了点头。

     满眼复杂看着陈洛,夏沐犹豫了一下,提醒道:“刘荣峰不是什么好人,但刘家势力不小,你自己小心一点,我担心他会伺机报复你。”

     说完,也不给陈洛回话的机会,便拎着包往别墅走去。

     陈洛张了张嘴,旋即释然一笑,这位大小姐看似不怎么好相处,但其实心地不坏,也懂得关心人。

     吃过晚饭,夏浩晟来到书房,周文把最近搜集到的关于陈洛的资料交给他。

     比起上一份,这份资料更加齐全,包括他打黑拳的经历也包括在内,甚至有陈洛最后一场比赛的偷录视频。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黑拳场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但夏家的信息渠道更加恐怖,江南省几乎没有他们查不到的东西。

     “我就说嘛,不可能凭空冒出一个高手,原来陈洛就是大名鼎鼎的拳王孤狼,真是让人意外。”夏浩晟朗声笑道。

     站在窗户边的周文同样颇为感慨:“我看到这份资料时,也是大吃一惊,确实难以想象。”

     夏浩晟又是哈哈一笑:“只能怪陈洛的外表太具欺骗性,不过这样也好,他不属于任何势力,对夏家没有恶意,我也就放心了,尽快安排他入学,就和小沐同班。”

     除了夏家,方孟庭和刘荣峰也在通过各种途径调查陈洛,一时间,陈洛这个名字被不少道上的人知晓。

     作为当事人,陈洛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多方势力的调查目标,明天是周末,他打算回孤儿院看看。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不敢说自己是好人,但也懂得有恩必报,当年若不是孤儿院收留了他,或许早已饿死街头。

     因此每隔一两个月,陈洛都会抽空回去一趟,顺便给孤儿院孩子们带一些小礼品,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天河路是北江市著名的小商品聚集地,放眼望去,各种店铺琳琅满目,吸引不少逛街的年轻人,到了晚上尤其热闹。

     把车停在一家玩具店门口,陈洛施施然走进去,和坐在收银台玩游戏的老板打了声招呼。

     “老赵,给我准备二十把水枪,二十辆玩具车,价格中等的就行。”陈洛随口说道。

     现在收入大大降低,花钱得有规划,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

     老赵笑着应了一声,松开手中的鼠标,一边备货一边说道:“洛哥,听说你不打拳了,今后有什么打算?”

     和陈洛一样,老赵也曾是一名实力不弱的黑拳手,在一场比赛中,被对手打瘸一条腿,就此离开拳场。

     后来下海做生意,得罪了一位老板被人追杀,是陈洛在生死关头救下他,并请谢天豪出面,帮忙摆平麻烦,等于是欠了陈洛一条命。

     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雪碧,陈洛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说道:“暂时没啥打算,找了家公司当商务司机,得过且过吧。”

     提着两个大袋子,老赵一瘸一拐走过来,乐呵呵道:“你去给人当司机?别开玩笑了。”

     见他不太相信,陈洛只是一笑置之,没有过多解释。

     拳王的名头听起来无比威风,下了拳台其实什么都不是,陈洛认识好几位高手,现实生活中都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有开面馆的,有当老师的,甚至有一位还是收废品的老板。

     “对了洛哥,有个私活儿还不错,想不想听听?”老赵抬头问道,很麻利的把塑料袋打结。

     私活是指闲暇之余接的活,以前陈洛偶尔也会接一两单,比如到外地帮人打场拳赛,或者给特殊人物充当临时保镖之类的,能够获得不菲收入。

     想到如今囊中羞涩,陈洛不禁微微心动,问道:“什么私活?”

     “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儿。”老赵拉了条板凳坐下,继续说道:“有个朋友在城北开了家酒吧,缺少能镇场子的,一个月至少这个数。”

     老赵说着,伸出五根手指,意思是五万块。

     换做以前,陈洛未必会答应,但这次没怎么犹豫便答应下来。

     镇场子的确不算多麻烦,很多时候只是挂个名头,一个月也未必会出手一次,除非真遇到那种刻意来找事儿的硬茬子。

     看时间还早,陈洛便让老赵带他去见见那个开酒吧的朋友。

     ……

     按照空间分布,北江市大致可分为城东城西城南城北四块区域,钱同伟的酒吧就是开在城北。

     这家酒吧他前前后后投入近一百五十万,不论规模还是装修,在城北区域都是一等一的,然而酒吧开业不到半年,却接二连三遭到小混混骚扰,导致大量客源流失。

     做酒吧生意,少不得要打点黑白两道,为此钱同伟没少花钱,过年过节送礼不断,却收效甚微,三天两头有人上门找事。

     在商界混了好些年,钱同伟知道有人盯上自己了,准确的说,是盯上他的酒吧。

     城北市场就这么大,他的酒吧分了一杯羹,其他酒吧生意自然受影响。

     正所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被人记恨是难免的,除非他的酒吧关门,否则麻烦只会源源不断。

     砸了一百多万在里面,本钱还没收回,关门是不可能的,只能想办法找人镇场子。

     说起来,钱同伟和老赵还沾亲带故,在他认识的熟人里,也唯有老赵算是道上的人,便请他帮忙物色有能力镇场子的人物。

     开着大众来到夜魅酒吧门口,陈洛和老赵刚要走进大门,突然从角落窜出两个青年挡在前面。

     “两位是准备进酒吧消费?”其中一个染了红头发的青年问道。

     陈洛二人皆是一愣,老赵语气不爽道:“我们是不是去酒吧,似乎和你们无关吧。”

     红毛青年嘿嘿一笑:“去酒吧可以,但不准去夜魅,否则后果自负!”

     说着,他从口袋掏出一把弹簧匕首,在手上把玩,而另一个青年也拿出一根甩棍,一脸不怀好意的阴笑。

     挑了挑眉毛,陈洛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竟然有人明目张胆阻拦他们进去,这夜魅酒吧遇到的麻烦不小啊!

     换做其他普通顾客,遭到二人威胁,肯定会退却,选择其他酒吧。

     “我说老赵,你不地道呀,来之前怎么不说清楚这里的情况。”

     陈洛抱怨了一句,此先他还以为这五万块很容易赚,看来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讪讪一笑,老赵不太好意思说道:“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当初钱同伟那小子也只是让我帮忙请个镇场子的,没说太详细。”

     事到如今,他已经明白过来,钱同伟和他打了马虎眼,估计是担心他不肯帮忙,所以才故意不说实情。

     “算了,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走一趟。”

     陈洛没有怪罪的意思,他了解老赵的为人,不是那种奸猾之辈。

     见二人没有立马离开,两个混混对视一眼,准备动手驱赶。

     对付这种小角色,陈洛懒得出手,老赵虽然瘸了一条腿,实力大打折扣,但解决一般的小混混绰绰有余。

     半分钟后,陈洛两人毫发无损走进夜魅酒吧,两个混混被放倒在地,甩棍丢在一边,那把弹簧匕首插在红毛大腿上,疼得他哀嚎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