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寒冰煞气与烈焰火
     众妖惊讶归惊讶,却没有人出来合力攻敌,毕竟活到这个岁数,已经不容易。

     “你到底是何人!”孔明嘴角流出一丝血迹。

     “小小妖邪,不配知道本座名讳。”

     离霁手中长剑诡异的冒出红光,将深蓝色的剑柄包裹,光芒刺眼,孔明瞳孔一缩,竟是拼尽全力,在身前形成一道屏障。

     离霁的长剑刹时化成无数冰晶,诡异的火焰在冰晶内忽闪,在众妖大惊失色之中,冰晶齐齐震开了屏障。

     整个石殿为之一颤。

     “寒冰煞气与烈焰火?”

     咔吧一声,树妖颤抖的声音钻进菱小云的耳中。

     彼时,菱小云已经看的目瞪口呆,转过头,就看见树妖的胸脯上下浮动,她忽然想起在刘安县时,那个白衣女子死前也是恐惧的吐出过寒冰煞气这几个字。

     如今这群妖怪的表情与那个白衣女子一模一样,似乎难以相信一个凡人会使出这个术法。

     “寒冰煞气与烈焰火?是什么东西?”菱小云疑惑问道。

     树妖身子又抖了抖:“我从未见过,但是与我同生的姐姐却在三万年前见过,三万年前,我姐姐比我早一步化成人形,却在银河大战时被殃及,我与姐姐同根生,姐姐死前的画面却同样映在我眼里。”

     菱小云皱了皱眉,就听树妖再次开口:“天地间不可能再有人能使出寒冰煞气与烈焰火,若不是此人是凡胎肉体,只怕顷刻就能覆灭我们。”

     “为什么天地间不可能有人再使出寒冰煞气与烈焰火?”

     树妖看着菱小云懵懂的样子:“因为天地间使用寒冰煞气与烈焰火的那人已经不存在!”

     菱小云还没得来再问,只听一声巨响,巨大的波光震的众妖齐齐倒地,而离霁的冰晶已经将孔明的屏障震碎,深蓝的长剑直穿孔明的胸口。

     孔明一口血喷出,看着离霁轻蔑的面孔,喃喃道:“莫非你是.......不可能.......。”

     一口气没提上来,倒在血泊中,身体化为一只小羽雀,绿光点点,聚合成一粒元丹,被离霁面无表情的收入掌心。

     众妖全部震惊,待反应过来,一瞬间化为青烟遁走了。

     “还不快跑。”树妖拉着呆愣的菱小云就要遁地,却瞧见离霁朝这边走来,便也不再拉扯菱小云,一扭腰身不见了。

     直到离霁在菱小云面前站定,菱小云从他的鞋尖缓缓望上去,觉得离霁很高大,然而瞳孔不自禁缩了一下。

     “很怕本座?”

     离霁淡淡看着她,菱小云很诚实的点头,又摇头:“我怕是怕,怕你像杀他们一样把我也杀了,可是我跟着你这些天,你也没伤害我,又好像不是很怕。”

     “起来,该走了。”

     离霁收回目光,转身就走,走了几步见菱小云没有跟上,然后转过头,就瞧见菱小云将散在地上的核桃尽数往怀里装。

     离霁嘴角一抽,前一刻不是惧怕他么?下一刻怎么还有胆子捡吃的?这丫头脑袋里都装的些什么?

     “菱小云。”离霁只轻轻一唤,声音不怒自威。

     菱小云将最后一颗核桃装好,胸脯鼓鼓的,样子有些滑稽跟笨拙,她说道:“我腿软,装些核桃将我砰砰的心跳压着,这样就不腿软了。”

     “出息。”

     菱小云跟在离霁身后,来时的热闹石殿,已经被离霁折腾的面目全非,哪还能看见一个妖影,她瞅了几眼躺在血泊中的小羽雀,心肝又颤又抖。

     她不禁在想,离霁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力量如此可怕?

     出了石殿,来到海边之时,一个撅着屁股的老头在沙滩中不知在寻找着什么,菱小云第一眼看到这个屁股有几分眼熟。

     撅屁股老头听到脚步声,直起身子转过来,瞧见慢慢走近的二人,谄媚哈腰。

     原来是豆腐老头。

     此时豆腐老头嘴角还有一节鱼尾在跳动,被他一吸滑入了咽喉,进入了腹中,豆腐老头笑道:“君上,您刚刚那一震,海里的鱼跑出来不少。”

     离霁习惯性的不搭理人,手臂一挥,将鸟兽唤出,便踩着魔精的翅膀上了鸟背。

     菱小云也跟在后面踩了上去,与来时一样,坐在离霁身后,豆腐老头嘿嘿笑两声,化了一朵黑色的云朵飞在他们身边。

     菱小云总觉得豆腐老头时不时看她,并且眼神一如既往的猥琐,登时,她瞪着杏眼望过去。

     豆腐老头没想到她忽然凝眼,枯涸的手指着菱小云的胸脯:“胸变大了,就是形状有些奇怪。”

     菱小云闻言,恼羞的捂着胸口:“变态老头。”言罢,便拿出胸口的核桃开始敲。

     “安静。”离霁半转头低喝。

     “你打了那么久的架,我都饿了。”菱小云敲了会也没将坚硬的壳敲碎,扬起手送到离霁身边,说道:“你帮我捏碎吧。”

     离霁眉梢一挑,脸沉了几分,这丫头不是很怕他吗?忘性竟如此大,他沉声道:“再敢放肆,本座就将你扔下去。”

     菱小云一瞥嘴。

     豆腐老头在黑云上摇晃了几下,看着菱小云的眼神多了一份崇拜。

     一路上闷闷的行到一处荒郊的屋舍前,院子打扫的很是整洁,看来豆腐老头为了讨好离霁费了不少功夫。

     进了院子,豆腐老头就谄媚在离霁身侧,与离霁一起进了后院,临走前,还特地嘱咐菱小云不要乱跑。

     菱小云总觉得怪怪的,豆腐老头总是拿一种算计的眼神盯她,一路赶到此处,困意袭来,她不知道离霁又要干什么坏事,也就不再自寻烦恼,根据豆腐老头的指示,进了一间东厢房的屋子,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鼻尖倏地闻见诱人的香味,有鸡肉香,甚至还有猪蹄子,睡梦中的菱小云豁然转醒,转了转眼珠子,满脑子想起了族长家别有风味的猪蹄。

     天色已暗,待她寻着香味来到前厅时,离霁姿态淡漠的就坐在桌前,桌面摆满了让人流口水的菜肴。

     她肚子咕嘟一声,二话不说就扑在桌子上开吃。

     “好久没吃这么好吃的饭菜了,你怎么不吃啊。”菱小云腮帮子塞满了鱼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