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围困
     “义气?好!很好!菱小云你真是让本座刮目相看!”

     不说果子,离霁或许看在菱小云的作用上,还能忍一忍,可一提起这果子,他胸腔的火越窜越猛,留下果子倒不至于让他气愤。

     可留下咬了一口的果子?!那就会引来喜甜味的蚂蚁!

     于是狼狈的离霁醒来时,人生观再次被这个丫头颠覆了,不仅全身脏透,还爬了不少蚂蚁。

     那刻,离霁只想拍死她,就如同现在,他就很想拍死她。

     他是个无恶不作,为所欲为的魔头,自然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于是他抬起了手,手掌还聚了火。

     菱小云顿时大惊,不明白离霁又是发什么神经,正在二人眼看要斗起来之时,长廊外已经有人发现了他们。

     “何人竟然赶闯入巫族!杀无赦!”

     离霁的怒火成功的被几个巫族小兵转移,瞪了一眼菱小云,转身邪魅冷笑:“来的正好!本座让你们尝尝什么叫真正的杀无赦!”

     袖子一挥,一团红艳的火球朝着长廊飞去,只闻一连串的惊呼,然后没声音了。

     全被离霁的一团火给灭了.....。

     菱小云从离霁身后探出本个脑袋,看着长廊上烧焦的几具尸体,她心肝惧颤的打了个嗝。

     折磨的她不死不活的巫族人这么没用?那她为什么要跟着离霁?离霁不应该是更危险的吗?

     “还愣着做什么!”

     听到离霁的冷哼,菱小云连忙垂着脑袋跟在身后,这叫忍辱负重,也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跟着更牛掰的人才能为非作歹,趾高气昂的活着。

     一出长廊,有更多的巫族人涌了进来,奇怪的是并没有见到老祖跟爱折磨人的巫灵。

     菱小云躲在离霁身后,看着离霁左挥挥袖子,右挥挥袖子,霸气的将挡路的人毫不留情的扇灭。

     她看着离霁的背影晃了一下神,原来离霁真的是来救她的,从天而降,将她从囫囵之中解救出来,没有怪她偷衣服,也没有一见面就杀她。

     这个坏蛋其实对她也不是很差......

     等出了巫族黑漆漆的殿堂,菱小云又结结实实的撞在离霁的背上,同样的遭到了离霁的冷言警告。

     巫族的殿堂外是一片黑雾的结界,与她进来时一样,出了这片黑雾镜子,就能回到外面的世界。

     可此时的黑雾中,有不少身影穿梭,打的如火如荼。

     菱小云眯眼望去,顿时惊喜起来,黑雾因着浑厚的浩荡之气,散去不少,阵前打头的人正是归魂村的木师哥,身后跟着不少归魂村弟子,子菡也在另一方与巫灵厮打。

     原来大家都没有忘记她,都来救她了,她感动的一塌糊涂,冷不丁的瞧见飘在殿前方的老祖时,她又焦急如焚。

     这老祖没事就喜欢飘在半空,跟鬼一样。

     “看来归魂村的人也不全是如你一样蠢笨之人,还能根据本座留下来的线路进入结界之内。”离霁忽然开口。

     菱小云一听此话,便听出离霁言词中对她的嘲讽,她虽不予否认,可还是很生气,待听完离霁的话,她惊呼道:“你为什么要给我的师哥师姐留线索?难道你怀疑自己的实力?不能独自救下我?”

     离霁并没有因为她怀疑他的实力而动火,眯眼道:“本座的实力何时需你来衡量?归魂村的人不自量力,以为凭借微薄之力能将本座再次封印,本座只是借巫族将这些碍眼的人除去。”

     “坏蛋!坏蛋!”

     菱小云为刚刚对离霁升起的一丝好感,感到可耻,她绝对不会让师哥师姐落入巫族之手,巫族的手段她可是领教过,惨绝人寰!

     她挽着袖子就要冲过去,却被离霁提了起来。

     因着菱小云的吵闹挣扎,已经惊动到远处打斗的人,离霁见此,不甚在意,放下菱小云,嘴角邪魅的看着那方。

     “小云!”子菡是第一个看见菱小云的,顿时大喊一声。

     木州平与师弟们瞧见菱小云安然无恙,松了一口气,打斗的趋势也在减缓,正要往菱小云方向移动。

     六个巫灵各站一方,成包围之势,自然不会让他们轻易离开,察觉他们的意图,手上杀招更胜。

     几个巫族小兵带着人朝菱小云方向奔来,还未近身之时,就被一股火球烧焦了身体。

     菱小云顿住了脚步,此时也没心思顾忌安危,一心想要跟师哥师姐们在一起,好好诉诉苦,抬起脚再次跑了几步,却被离霁吸了回去,菱小云大怒,气他要害自己的师哥师姐,直接一口就咬在了离霁手背上。

     离霁身子一僵,看着手背上的齿贝痕迹,愣怔了一瞬,这辈子被刀砍过,被剑刺过,就是没被女人咬过,就在愣神的瞬间,菱小云已经挣脱开来,飞快的奔了过去。

     因着离霁刚刚使出来的招数太过邪气,吸引到了老祖的注意力,当老祖扭头望向离霁,用鬼气探寻此人的内功之内,却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弹回,老祖袖袍下的手一紧。

     离霁猖狂冷笑,抬脚阔步。

     “子菡,木师哥,我们快走,这个地方太吓人了,我们跑吧!”

     菱小云冲了进去,拉着子菡就要往后面跑,却被子菡一爪子拍掉:“出息!小云子,你命够硬啊,在这种鬼地方待了这么久,还没翘辫子,现在就算我们想走,恐怕没这么容易。”

     “小云,勿怕,有师哥在。”

     须臾之间,十一巫灵全部到齐,像水浪一般散开,同时,他们也察觉离霁高深莫测,便也将离霁圈入阵中。

     十巫灵分主笛、琴、鼓、弦、筝、琵、笙、叶等乐器,立于八方,诡异阴冷的音符从乐器中流出,犹如柄柄利器直穿而来。

     空气无风而动,杀气膨胀。

     “又是这些!”

     鬼音钻进每个人的耳朵,如数万毒虫撕咬,菱小云只能疼痛的抱住脑袋。

     功力越深厚,受到的攻击越厉害,木州平与师兄弟们齐心协力用太阴阵法结出了结界,毕竟巫灵存在百年,功力不是几个修法的小辈能抵御的。

     仅仅是片刻,木州平与子菡等人已经唇角溢血,菱小云惊愕,忍着痛苦,大骂老祖卑鄙无耻下流,以大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