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夏凝雪
    艾尔罗岛。

     这是艾洛森群岛中最小的一座岛屿,是艾洛森学校专门建立学生宿舍的小岛。

     陆忻翼站在一棵树上,树的前方是一座欧式风格的粉红色格调的小洋房,粉瓦白砖充满了童话世界的味道。

     陆忻翼站在树枝上眺望这那座小洋房,随后从树枝上折了一条树枝,往小洋房的院落中间一丢。

     半截树枝刚掉在地上,不知从哪里飞出一道湛蓝的光芒,直刺那半截树枝,大概半米长的冰锥刺如树枝中间,树枝拦腰折断剩下的两半树枝也瞬间冻成冰棍掉在地上碎成粉末消失在空气之中。

     陆忻翼倒吸一口凉气,“都换成初级魔法寒冰锥了吗?这下打在身上不死也要冷好久吧,为了防我也用这样吧,这次可千万不能被那个女人发现啊。”

     “周身的空间跟随我的意念,带动我出现在不同的位置——空间跳跃!”

     陆忻翼口中一边吟唱到空间跳跃的魔法咒语,轻身一跃逃到院子中央,一道冰锥又打向陆忻翼。

     陆忻翼刚跳到院子中央一个闪身又再次消失在原地,陆忻翼的空间跳跃作为一个初级魔法只能在十立方米的空间里跳跃,所以要想进入这个粉红色的小洋房必须到院子中间才能使用空间跳跃。

     在小洋房的一处角落里,一人对着显示屏,嘴角划过一道若有若无的笑意,“看来我又得加强周围的机关了,虽然对他也没有什么用。”

     ……

     陆忻翼轻车熟路地走向二楼,忽然感觉背后汗毛一竖,“今天,为什么我感觉这么安静?这很不正常啊,难道我被发现了?不可能啊,我明明绕过了所有的魔法眼啊。”

     上了二楼以后,陆忻翼小心翼翼地从每一个房间门口路过,走到走廊最尽头的一个房间,陆忻翼慢慢推开房门,忽然回头望了一眼,“不可能啊,怎么这么安静。”

     陆忻翼摇了摇头,“难道今天没有被发现?”

     走进房间,灰暗的屋子里陈列着一排一排的柜子,而每一个柜子陈列着不同的炼金材料,虽然这些炼金材料并不贵,但是也架不住众多的数量啊,单单是这里的炼金材料也价值着数十万的魔金币。

     可陆忻翼的目标显然不是这些炼金材料,走到最后一排的柜子,在里面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却没有发现什么时候门已经被悄悄拉开了一条缝。

     陆忻翼刹那间感觉到了什么,瞬间转头,背后空空如也。

     陆忻翼摸了摸鼻子,“是错觉吗?”

     继续转身找着什么,一个黑色的人影却悄悄出现在陆忻翼背后,对着陆忻翼的耳朵幽幽道,“小翼。”

     “哇!”陆忻翼被吓得一个踉跄差点一头入前面的柜子,回头定睛一看确定了来人以后,陆忻翼说道,“夏凝雪,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死人的。”

     夏凝雪和陆忻翼差不多的年龄,肌肤如白雪一般纯洁无瑕,一袭蓝色直发披在身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明明带着笑意却总给人一种寒意。

     “小翼,你就不能从正门走进来嘛,我可是很欢迎你的哟。”夏凝雪用着邻家大姐的语气对陆忻翼说道。

     “我拿点东西就走,你不用管我,该干嘛就干嘛去吧。”陆忻翼似乎根本不管主人在不在场,继续翻箱倒柜。

     “小翼,随便乱翻人家东西的可是坏孩子哦。”夏凝雪一步一步走向陆忻翼,脸上还带着和善的笑容。

     陆忻翼现在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等等,等等,你想干嘛!”

     夏凝雪走到陆忻翼身前,把陆忻翼的衣服猛地网上一掀。

     陆忻翼回过神的时候,上身的衣服已经没了,赶紧双手捂胸,撕心裂肺地喊道,“夏悠然校长你家孙女要女干弓虽你最优秀的学生啦!”

     夏凝雪低头看向陆忻翼小腹处一道近十厘米的伤口,在伤口上还附着着一些泥土,细细看在陆忻翼身上还有不少的淤青,“看样子,应该是土系魔法造成的。”

     陆忻翼脸上一脸无奈,他这样悄悄咪咪地偷溜进来就是为了避开这个女人,虽然在艾洛森学校里这女人是很多男人的梦中情人,可在陆忻翼眼中,这明明就是带着笑脸面具的恶魔!

     “你别在这里找啦,疗伤药早就被我放到其他地方了。”随后夏凝雪走到第一排的柜子里,拿出几瓶瓶瓶罐罐。

     从罐子里到出一些粉末,擦在陆忻翼的伤口上,“被土系魔法打伤,如果不尽快处理好的,肌肉会被僵化甚至的沙化的,你这伤口上的土系魔法元素好浓厚,你难道和大学部的人打架了?不过那些人应该一直忙着做任务,怎么会有空搭理你?”

     陆忻翼看着带着微笑手上却不断加大力度的夏凝雪,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嘶,你这是打击报复吧。”

     夏凝雪大和抚子般的笑容让人心头一震,“这个药粉只有用力才能把药性都揉入的身体里,不然会留下后遗症的哦。”

     “嘶,你轻点,大不了下次我不偷偷摸摸溜进来了。”

     “你还没告诉你这伤口怎么来的呢。”夏凝雪笑容的背后是刨根问底精神。

     “跟奎·亚当斯打了一架,那老家伙看起来已经下手很轻了,不过也是被称为‘绝对’的人啊,不知道另外四个‘绝对’的实力怎么样,迟早有一天我会超过他们的。”陆忻翼丝毫没有在乎身上的伤口,从那件事以后他对实力就有着疯狂的追求。

     全系同修又如何,历史上有一个人就是全系同修走到整个魔法世界的最高点,历史上没有人超越!

     他,陆忻翼绝对不会差。

     “不过,这个奎·亚当斯当了你的老师,你以后休想翘课,打架了。”夏凝雪轻轻一笑,这个问题少年在学校向来没有人能管得住,不过是称为“绝对禁域”的奎·亚当斯应该可以。

     “切,那个老家伙还想管我?”陆忻翼很不屑地说道,“嘶,你轻点。”

     ……

     过了十几分钟夏凝雪把陆忻翼的伤口处理完毕以后,陆忻翼穿好了衣服。

     “对了,有一件事必须告诉你。”夏凝雪有些犹豫。

     “什么事?”

     “那个艾洛森守卫军第四队讨伐‘恶魔岛’成功,而且抓到了一个很高级的俘虏,也许他会知道叔叔和阿姨的下落。”

     “他现在在哪?!”

     “罪恶之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