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泡妞36计
    “哈、啊……”

     秦雪连连后退,紧紧捂住胸口喘息着,这种从天堂堕入地狱的感觉让她快要窒息。原本以为这个名叫费哲的青年将自己从张峰的魔爪中拯救了出来,却没想到,这个费哲也跟张峰是同样的货色。

     原本若是张峰要对她下手的话,她还想用尽全力反抗一下,然而费哲可是一脚就将人踢飞的暴力狂,她若是反抗,可能还会激怒费哲,那样的话,她的下场可能就会更惨……

     “唔……唔……”

     心中再度升起绝望的情绪,秦雪的眼泪直接流了出来,顺着脸颊止不住地流下。

     她只想普普通通地读完高中,找到工作养家糊口而已,为什么麻烦要接二连三地找上来?

     可是,秦雪却没想到,她的眼泪刚一落下来,费哲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消失了。这个一直一脸游刃有余的青年突然一脸的慌乱,简直就像小学生一样手足无措地看着她。

     “诶!诶!你别哭啊!”费哲对着秦雪摊开手,尽力让自己显得无辜一些,“我开玩笑而已,你别哭啊!!”

     秦雪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费哲是在捉弄她,眼泪流得更凶了。这下费哲直接炸了窝了,眼皮一阵狂跳,左顾右看,最后“啪”的一声,猛地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这一巴掌反而把秦雪给打懵了,秦雪也不哭了,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费哲,费哲也茫然地看着她,问道:“你不哭了?”

     “啊……?”秦雪迷迷糊糊地问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看你挺好欺负的,就想跟你开个玩笑……”费哲双手合十对着秦雪拜了拜,一双死鱼眼瞪得老大,轻声说道:“把你弄哭了是我的错。”

     “……噢……”秦雪总算是听明白了,原来费哲做出这样的举动只是在开玩笑。秦雪抹干了眼泪,心情有些复杂地看着费哲。

     原来这个男生没那么坏啊……而且看到自己哭了就这么紧张,还挺可爱的嘛。

     秦雪心里想着,对于费哲过分的玩笑也没有生气,反倒是点点头再次说道:“还是谢谢你救了我。”

     “噢……路过的。看那个高个子不爽,就过来扁他一顿,顺便救你。”费哲耸耸肩说道。

     “唔……真没想到藤阳高中这种学校里居然还有这种坏人。”秦雪有些后怕地说道,费哲却有些诧异地看着她,问道:“你……你不知道藤阳高中身为私立学校,给够钱就可以走后门么?”

     “啊??”这可真是刷新了秦雪的世界观了,她从小一直保持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习态度,对于社会深层的一些问题从未有过了解,自然不知道这些险恶的东西。

     “啧……”费哲使劲挠了挠头发,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纸片摁在墙上,写下一串数字后递给了秦雪,“这是我的电话,如果那个高个子还来找你麻烦的话,就打电话给我。”

     “啊……这……”秦雪接过纸片,像尊雕像一样怔怔地站住不动。她多少也懂了一些男女之事,在初中时也看过几本恋爱小说。一个陌生的男生就这样把电话交给了自己,这不是……

     不对啊!小说里不都是女生给男生电话吗!

     不对!不能乱想!秦雪甩了甩头,想把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抛出脑内,再定睛一看面前的费哲,费哲的眼神就显得格外的清澈,这纯真善良的眼神,仿佛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一般。是呀,别人是为了我好,在帮助我,我居然还产生了多余的想法,这怎么好意思呢!

     “真是麻烦你了……”秦雪有些羞愧,道谢的声音低得像蚊子一般。

     “噢,没事。那我先回去了。”费哲转身离去,背对着秦雪摆了摆手,“有事一定要打电话给我。”

     秦雪看着费哲的背影,心中一阵感激。

     明明素不相识,他还这样帮助我——

     ——一定是图谋不轨的啦!傻娘们!

     费哲走出一段距离后,便弯下腰来拍着大腿狂笑三声,再咧嘴露出一个阴险至极的笑容,模仿起《死亡笔记》里的夜神月,自言自语一句“计划通!”

     他可完全没想到,一开学,就能跟这么漂亮的妹子建立好关系。这个什么峰哥真是神助攻啊!直接让他上演了一波英雄救美的大戏。不过……他稍微开个玩笑,这妹子就直接哭了,这倒是他没想到的。他可不擅长应付女孩子哭的情况,所以当时确确实实慌得不行,想到这里,费哲脸一红,干咳两声缓解了一下心中的尴尬。

     至于张峰马仔的那一句威胁“强龙不压地头蛇”,费哲可完全没放在心上。

     因为,他可不是一般人,因为头脑冲动就去招惹校园里的恶霸。

     他的资本,是他的实力——黃阶三重武者。

     所谓黃阶,便是习武者的实力分级,黃阶、玄阶、地阶、天阶。

     黃阶玄阶皆分为五重,而地阶则有九重,天阶仅有三重。每一个阶级都是一次升华,然而,对于习武者来说,踏入黃阶的门槛才是最为重要的。心法中的口诀,可以帮助习武者吸取天地之间的真气为己所用,有了心法,才是真正踏入内家武道,半步黃阶之门。而若是没有心法,就算刻苦修炼一生,终究也只是耍耍拳脚功夫的外家武者,对抗内家武者时根本不堪一击。外家与内家之间的鸿沟,不是1与2的差别,而是0与1的差别。

     而费哲三生有幸,在幼年习武时,在山中捡到一本沾着血迹的破旧功法。那功法的封皮已经模糊不清,勉强能看出一个“青”字,不过也仅仅只有封皮的损坏比较严重,书中的各种心法内容还很清晰。于是,费哲每天从武馆回家时,便拿出这本无名心法,在家中时按照心法中的动作与口诀练功,却没想到,按照这本心法来练功,不但不觉得疲惫,反而愈发觉得有一股力量涌进自己体内,身上有使不完的劲。

     带着这股劲,费哲在卧室里练功直到凌晨,天还没亮时,费哲就感到体内传出一声爆响,一瞬间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了一般。然而片刻后,费哲就觉得身体一阵轻松,有股飘飘欲仙的感觉,舒展起筋骨比起以前顺畅得多,简直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然而当费哲修炼到第三天时,就感受到这本心法的诡异之处了。越是修炼到后面,费哲就感到越是疲惫,当他第三次感到脱胎换骨时,刚刚摆出心法里的一个动作就预混个筋疲力尽。无奈,费哲只能放弃修炼,准备休息一阵再继续尝试。

     费哲也不清楚自己修炼到什么境界,但根据小说里的情节,修炼了心法的人应该都会很强,于是他便上街挑衅了一个小混混,跟他打了一架。仅仅一拳,那个身上不缺几分肌肉的小混混就被打飞出去,身体几乎陷进墙壁里去,半死不活。费哲对自己的实力很是满意,自信地走入了藤阳高中的校园。

     至于他是如何来到藤阳高中的——成绩刚好踩线,仅此而已。

     从小就喜欢动些歪脑筋的费哲上了高中自然也没有正经。他早已规划好了,这高中三年,泡几个妞,揍揍人,混混日子就过去了,反正他有实力,毕业后肯定能闯荡出一番名堂。

     至于张峰马仔的威胁——在心法的辅助下,费哲成为了黃阶武者,而黃阶武者,跟张峰这些徒有其表的小混混是天差地别,因此,他们找来多少人费哲也毫不畏惧,来一个打一个。

     但是,若是这张峰使些小手段,托关系耍阴招来对付他的话……他倒确实得注意一下了,能打也不代表着一切。

     不过……他可不光是能打,若是要玩心机的话……

     费哲冷冷一笑。

     恐怕还没多少人能玩得过他!

     这样想着,费哲又得意地笑了两声,继续踏上回家的道路。

     ——

     藤阳高中所在的天霞市离他的老家很远,所以他直接在天霞市里租房子住,房租不贵,而且条件还过得去,费哲对生活条件的要求不高,因此便安心地在出租屋里住下了。

     打开出租屋的房门,费哲走向厨房从冰箱拿出一罐汽水,就边喝边坐在沙发上翻看起手机来。目光略过新闻和几条话费短信。费哲躺卧在沙发上,回想起了秦雪那清丽的面庞。虽然没有那种一眼惊艳的感觉,但却有学生妹的清纯,而且还是个好欺负的小哭包。身材嘛……虽然不是前凸后翘,但少女这种含苞欲放的身材才是王道啊!费哲眯着眼睛回忆着,露出一个有些邪恶的笑容。

     “今天就不练功了,有点晚了。”费哲瞄了一眼墙上的闹钟,解决秦雪的事情花了他不少时间,等到回到出租屋时,已经到了深夜九点左右了。他到了黃阶三重境界以后,每次练功都要花上数个小时的时间

     简单的洗了个澡,费哲便转着一条大裤衩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费哲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看,卧槽!一个身材十分有料、衣冠不整的美女正趴在自己的床上对着他目送秋波!

     “龟龟!我、我还是个未成年的高一宝宝啊!”费哲倒吸一口凉气,努力压制住自己二弟的冲动。

     美女骑在他的身上,缓缓向前爬动着,一对硕大的胸脯摇摇晃晃。张开粉嫩的双唇哈出一口热气,勾得费哲一阵心痒痒。然而费哲正要爬起身来时,却发现四肢一阵乏力,根本使不上劲。

     “我曹?鬼压床?”费哲一怔,自言自语道。美女却没有理会费哲,而是骑在他的胸口,静静地凝视着他,眼神突然由刚才的充满诱惑而变得冰冷无情,嘴唇也抿紧起来,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这瞬间的转变让费哲有些诧异,然而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只能就这么任由人摆布。

     “卧槽别啊!”费哲虽然不是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但这么躺着一动不能动也让他感觉很是别扭,毕竟万一这女的要SM他怎么办?他还是个孩子啊!这一下,费哲可是用尽全力地咆哮了一声,眼前的一切也如玻璃一般破碎开来,显现出真实的情况——

     “是梦——?”费哲茫然地呢喃一句,而眼前的情景让他彻底清醒过来!

     一道身影正骑在费哲的胸口,高举起的左手呈手刀状,正快速地下劈,对方的目标很明显,正是费哲的脑袋!

     不知为何,此时的费哲格外的冷静,他在这零点几秒内,大脑飞速运转地思考着,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肾上腺素爆发吧。费哲看得一清二楚,这一记手刀附近的空气都被轻微的扭曲,肉眼都能轻易捕捉到这一令人惊讶的异变。心脏狂跳,汗毛竖起,费哲身体本能的反应也告诉了他:接下这一击,自己可能会死!

     “卧槽别啊!!”这一次费哲是真的撕心裂肺地咆哮起来了,只不过,是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