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绯闻女友的完美出镜
     1、

     压抑的哭声让病房内的气氛更加压抑。

     况教练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拍着安雪七的肩膀,说:“雪七,放心,澈一定不会有事的。”

     “嗯。”含泪点了点头,安雪七握紧澈的手。

     “雪七姐,我可以和你聊聊吗?”

     这时,那个女孩走到安雪七身边,小心翼翼地请求。

     安雪七噙泪看向这个女孩,她很纤弱,全身上下都透着一种吹弹可破的娇贵,仿佛是一个应该站在橱窗里供所有孩子仰望、渴求的高贵娃娃。但是,和一般孩子不一样的是,她长着一双仿佛能看透很多事情的睿智双眼。

     这是一个像冬日阳光一般的女孩,不冷不热,明亮却不刺眼。

     安雪七有刹那的失神,最终还是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起身。

     那个女孩带她走出病房,在医院花园里找了一条长椅坐下。

     “雪七姐,我叫白绯璃,是澈的妹妹。”稚嫩的声音甜美可人,有条不紊。

     “妹妹?”安雪七一愣,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澈养父母的女儿,对吗?”

     “是的,我爸爸妈妈就是当年收养澈哥哥的人。”

     白绯璃的声音打断了安雪七飘渺的思绪,将她拉回了现实。

     “澈被收养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被收养后,我一直没有他的消息。直到一年前,他才忽然找到我,并转学到了我所在的风姿学院。”

     当年,她和澈在孤儿院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她知道自己被收养的机会越来越少。但是澈不同,他是男孩子,长得又漂亮,年龄也不大,正是最受收养人们偏爱的那种。她也曾一度想尽办法让澈被收养人发现,比如带着澈埋伏在收养人前来的路上,但是那些年长的孩子总能预先洞悉她的计谋,加以阻止。然而,奇怪的是,还是有对姓白的夫妇特地找到了孤儿院,点名要收养澈。

     尽管她万般舍不得澈,但是她也知道,只有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享受正常孩子能享受的一切,澈才可能获得更幸福的人生。

     澈知道这个消息后,反应很激烈,一直抱着自己哭,无论罗塞特修女她们怎么拉,他都只是拉着她的手不放。最后,澈还是不可挽回地被带走了。

     一年后,她也被人收养,走上了另一条生活轨迹,从此和澈断了联系。

     “其实,当年我爸爸妈妈收养他,完全就是一场阴谋。”白绯璃静静地说。

     “什么?阴谋?”安雪七顿时愣住。

     “三岁时,我就被医生诊断出有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要治好我的病,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造血干细胞的移植。”白绯璃远远望着夜空,语气平淡地说,“糟糕的是,我的血型很奇特,是很稀有的RH阴性血型。为了救我,爸爸妈妈四处奔波,期望能找到和我配型相合的救命者,可是,这种血型真的太少,他们一直没有找到。”

     RH阴性血型?

     澈不就是这个血型吗?

     听到这里,安雪七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一颗心遽然下沉。

     “就在我爸爸妈妈绝望的时候,他们的一个医生朋友告诉他们,他的病人里有一个男孩刚好是RH阴性血型。听到这里,你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个男孩就是澈哥哥。”说到这里,白绯璃低下头,咬了咬嘴唇,“爸爸妈妈按照他提供的资料找到了澈哥哥,并且收养了他。正如你猜到的那样,他们收养他,只是为了获得他的造血干细胞。”

     “他们怎么可以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

     安雪七手指紧紧握住长椅的扶手,强忍着愤怒与悲痛说。

     “我们一家一起度过了一年的美好时光。由于澈哥哥长得很漂亮,也很乖巧,爸爸妈妈渐渐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的孩子。越是这样,爸爸妈妈就越是内疚,越是痛苦,因为随着我手术日期的临近,他们发现不知道该如何向澈哥哥说明这残忍的一切——爸爸妈妈收养他,不是因为爱他,而是自私地想利用他救活自己的女儿。”

     听到这里,安雪七已经说不出话来。

     她将身体靠在椅子上,默默闭上双眼。

     “后来,爸爸妈妈决定瞒着澈哥哥,先把他骗上手术台。他们发誓,只要救回我,就把澈哥哥当作亲生儿子那样对待,我们再也不分开。然而,不知道澈哥哥从哪里知道了真相,在我要动手术的前的一个星期,留下一张字条出走了。爸爸妈妈吓坏了,因为我的手术已经到了不得不进行的关头,他的离去,等于是给我判了死刑。”

     “可是澈还是回去了,对吗?”

     睁开眼睛,安雪七用虚弱的声音反问。她太了解澈,他永远都是个爱大于恨的人。

     “是的。”白绯璃点了点头,“五天后,他带着一身残破和伤痕回来了。他什么也没有说,直接走上了手术台……手术很顺利,我们都平安。爸爸妈妈向他请罪,请他留下来,但他没有答应。”

     “你说什么?”安雪七一惊,如果澈没有在白家,那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哪里度过的?

     “他说,真爱可以有牺牲,却不能有欺骗。他原谅了爸爸妈妈,却坚持离开了我们。”顿了顿,白绯璃苦笑着说,“那以后,我们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好在爸爸妈妈给了他很大一笔钱,他似乎过得并不糟糕。”

     静默。

     安雪七的大脑里一片混乱。

     这一切,澈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他一直给人很快乐很幸福的假象,让所有人都误以为他已经不再需要被爱。

     “姐姐,之所以和你说这些……”白绯璃凝望着安雪七,莹润的唇微微颤抖,“是想拜托你分一点爱给澈哥哥,一点就可以了。”

     安雪七别过脸去,不给她看自己的悲伤。

     2、

     所有人都走光了,病房一片空旷。

     澈正安眠。

     安雪七望着他,冰冷的泪珠滑过眼角、颊边,落在他的脸上。

     十指交叉扣紧他的手,就像当年一样。那些年,她亦是这样扣紧他的手,走过一夏又一夏的斑斓。

     仿佛受到来自指尖的感应,沉睡中的澈缓缓睁开了双眼。

     明晃晃的日光灯刺痛了他虚空的眼。

     “姐姐。”

     当他看清楚她,苍白的唇上立时绽放出一抹颤巍巍的笑纹。

     他轻轻抽回自己的手,用力反握住她的手——他已经长大了,他再不是那个活在她荫庇下的孩子。当她牵着他走过生命中最凉薄的一年时,他就暗暗发誓,他以后也要如此牵着她走过生命中余下的华年。

     安雪七慌忙抹去眼泪。故意板着泪痕犹湿的脸,她本想像往日一样嗔怪一句傻瓜,但是话到嘴边,鼻中一阵微酸,眼泪又险些流下。

     澈看着这样的她,只是微笑。

     良久,他伸出手,有些冰凉的手落在她的脸上。

     安雪七惊颤,不知所措地望着他。

     澈的神情很专注,手掌轻轻在她脸颊上摩挲。

     冰凉的触觉和暧昧的气氛引起了安雪七内心的不安,她企图用眼神探究他的意图,然而,他罔顾她的眼神,静静地抚摸着她莹润的脸,手指划过的地方,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层层荡漾、荡漾。

     过了一会儿,澈轻轻开口:“姐姐,我真的很想你。”

     安雪七身体僵住,完全失去了应对。

     “姐姐,我们再也不分开,好吗?”澈将她拥进怀抱,轻轻吸气。

     安雪七的姿势很僵硬,一时间连心跳都停止了。

     感受到她的僵硬与不自然,澈愣了愣,松开她,嘴角拉开一个小小的弧度,似是不在意。

     “……”

     “至少我们现在不分开,好吗?”

     难得的忧悒滑过澈清亮如星的眼睛,一个声音在他心底哀求:敷衍我一次,敷衍我一次也好啊。

     “好。”

     几乎没有犹豫,安雪七一口答应。她没有办法对他承诺永远,但“一时”的承诺还给得起。

     说完,安雪七有些不安地看向澈。澈仿佛不知道她在敷衍,露出欣慰而满足的笑容:“姐姐,帮我把行李箱拿来,我有一个小惊喜要送给你。”

     澈的笑容像融化的巧克力一般浓腻甜蜜,又像一道暖暖的阳光,这样的笑容最具有欺骗力和感染力。因此,安雪七再次被欺骗,被感染,天真地以为他的心像他的笑容一般阳光普照、波澜不惊,于是,她暗暗松了口气,含泪一笑——在感情上,澈到底还是个孩子。

     安雪七并不知道,在感情上,没有人真的会是孩子。

     打开行李箱,澈从里面拿出一只系有银色缎带的粉色盒子。

     “里面是什么?”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澈故作神秘说。

     盒子打开,安雪七一怔。

     盒子里躺着一件纯白的裙子,那种白色,仿若玉兰花瓣般干净素雅。

     “好看吗?当我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认为它是为你设计的。”

     澈从她眼神中看出了欢喜,于是笑眯了眼睛,颇为自得地说。

     安雪七伸手取出裙子,轻柔的裙子如水一般从手上淌过:“真好看,谢谢你,澈。”

     “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白色裙子的人。”澈凝视着她,颇为自豪地说。

     “是吗?”

     “穿上它给我看看,好吗?”

     澈的眼中跳跃着闪亮的光芒,仿佛一个在等待惊喜的孩子。

     点了点头,安雪七拿着裙子步入了洗手间。

     换好衣服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安雪七有些失神。

     简单的白色裙子完全贴合她的身体,缀着珍珠透着一种不动声色的高贵。再在束腰的地方扎简单大方的扎结,简约而安静,将她整个人裹入一尘不染的至美。

     推门走进病房,安雪七有些忐忑地看向澈。

     澈怔怔地看着她,片刻后,黯然垂下眼帘。

     “不合适吗?让你失望了吗?”

     咬了咬嘴唇,安雪七满是期许地看着他问。

     “好看。”澈轻轻地说。

     “这么着急赶回来,也是担心错过姐姐可以穿这条裙子的季节。”说到这里,说到这里,澈仰起脸,扬起线优美的下巴,“尽管知道一定很好看,但没曾想这么好看,一时间,竟然担心以后不是我陪在你身边,再不是我第一个看到这样的美好。”

     看着这样的他,莫名的,安雪七心中一恸:“你真傻。”

     澈将头靠在纯白的枕头上,侧脸看向她,微微一笑:“姐姐,其实我可以为你做的,真的不止这么少。”

     安雪七沉默地垂下双眼,不予回应。

     良久,她轻轻吸气,说:“澈,不早了,睡觉吧。”

     “姐姐会陪我吗?”

     “当然。”

     “可是我现在睡不着,除非你像小时候那样那样唱《催眠曲》给我听。”

     点了点头,安雪七在他身边坐下。

     夜风汩汩灌入,将窗帘鼓荡得如一页帆。

     “Go to sleep, now, dear love, neath roses above.Sweet blossoms white and red shall bloom by thy bed……”

     干净空灵的声音低低的响起。

     她果然如小时候那般,轻轻拍着他,哄着他。

     而他的思绪终于在夜风和她的歌声中荡漾开去、模糊开去。

     梦里,他似乎看到了曾经他与她牵手漫步的林荫道,林荫道上满是淡粉的樱花。她冲他微微一笑,仿佛一千朵花开的明艳。

     3、

     雪七回到井观月的别墅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五点了。

     为了掩饰昨天犯下的过错,安雪七特地从市场里买了很多她根本不会做的菜从院子里晃过。

     井观月仿佛没有看见她,一个人安静地坐在荼蘼架下看剧本。

     安雪七以为他没有看到,只好又拎着东西晃回去。

     井观月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仿佛面前晃的只不过是一只大苍蝇。

     “咳……那个……井观月,你今天想吃什么?”

     终忍不住这样气氛,安雪七清了清喉咙,在他面前弯下腰问,笑得一脸谄媚。

     “你居然知道回来吗?”

     这时,井观月抬起头,瞟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问。

     “我也知道旷工不好……”

     “旷工?”

     井观月蓦地起身,逼近她,乌黑的眸子里透着意味不明的情绪。

     安雪七心虚地倒退了一步。

     他再次紧逼上前:“你以为事情只是旷工那么简单吗?”

     井观月不紧不慢地说着,说完,嘴角微微上挑,似是嘲弄。

     看到这样的笑容,大热天的,安雪七立刻起了一身冷汗。

     挂掉,看样他是真怒了。

     “那个……井观月,我后来有给丽萨姐打电话啊。”

     “你叫我什么?”好脾气终于被磨光,井观月收起那种似是而非的笑容,扼住她的手腕,冷睨着她问,“我怎么记得昨天有人观月啊观月的叫得很热情?”

     安雪七倒吸一口冷气,满头黑线。

     “谁允许你叫我观月的?又是谁允许你现在叫回井观月的?”眉微挑,井观月薄怒说。

     “……”

     低下头,安雪七撇了撇嘴,吐出两个字:别扭。

     虽然嘴上在抱怨,但安雪七心里却暗爽得要死,这个家伙在乎她,而且在为她吃醋!

     看到安雪七的拼命压抑住喜悦的样子,井观月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未免表现得过于在乎了,在这种事情上,谁先动心谁就先输,未来一定会被吃得死死的。

     想到这里,他优雅地松开手,像丢一个果核那样轻蔑地丢开安雪七:“你进去做饭吧,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你想吃什么?”

     安雪七如蒙大赦,神情雀跃地问。

     “马赛鱼羹、鹅肝排、沙福罗鸡……如果原料不够,你再去买回来。”

     想都没想,一串菜名顺溜地从井观月口中说出。

     “怎么今天你换口味了?材料刚好有,我马上准备。”

     好在这几道菜她还能做,她有些庆幸地说。

     “这几道都是雅薇最爱吃的菜式,你一定要用心做好。”

     刻意放慢语速,甚至加入一些做作的柔情蜜意,井观月一边说这些话一边紧紧盯着安雪七的双眼看。剧本里面经常有这种桥段,要想让一个女孩吃醋,只要假装对另外一个女孩格外上心就好了。

     果然,安雪七愣住了。她无辜地睁大了双眼。

     女人就是女人,真是很好骗——井观月有些得意地想,臭丫头,抱着材料去厨房演苦情戏吧!

     “观月……”

     安雪七的声音开始颤抖。

     井观月冷冷转过身去。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内。在转身的那一刹那,紧绷着脸的井观月几乎要笑出声。

     “观月,这是真的吗?我刚好也最喜欢吃这些菜式!哇塞,打牙祭,打牙祭噢!”

     安雪七一边做萝莉式的欢欣雀跃状,一边暗笑到抽筋:井观月,想跟我斗,练练段位先!

     马赛鱼羹、鹅肝排、沙福罗鸡……

     一道道美味陆陆续续端上了桌子。

     刚购物完回来的诗雅薇洗完澡,换了一条银色长裙从浴室出来,懒洋洋地在桌边坐下。

     刚出浴的诗雅薇显得非常迷人,皮肤白嫩,乌黑的卷发风情万种地披散在圆润的肩膀上,小水珠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莹莹的幽光。

     有些自得地,诗雅薇瞟了一眼围着小熊围裙的安雪七,露出一个百分百蔑视的笑容。

     “观月,这些都是我最爱吃的菜式,谢谢你总是为我考虑得如此周道。”

     标准的淑女腔调,嗲声嗲气的声音立刻将安雪七炸去了外太空。她瞟了眼井观月,井观月居然破天荒地露出了很受用的样子。

     男人啊男人,令人发指的男人!安雪七在桌子下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不用客气。”

     井观月放下手上的杂志,若有如无地瞟了一眼安雪七:“吃晚餐吧。”

     “太好了,饿扁我了!”

     一整天都在医院和厨房里打转,一直没有顾得上吃东西,早在烧菜的时候她就口水直流了。当时她恨不得偷吃点菜,但是考虑到厨房里有摄像头,她百爪挠心地克制了自己的欲望。听到井观月的吩咐,安雪七立刻撸起袖子,飞快地拿起叉子叉向一块肥美的鹅肝。

     井观月顿时满脸黑线:搞什么,一副几百年没吃过饭的样子!

     “咳。”井观月轻轻咳了一声,示意安雪七保持仪态。

     诗雅薇目光里全是鄙夷:真是多心了,昨天居然以为观月会喜欢这种没水准的人。看来,观月只是一时好心——他一向都是个好心的人。

     不过……昨天他对她的紧张,那种下意识的在乎,也绝非作假。所以,她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吃得太快,安雪七险些被被噎到,到处找水。

     一直低头默默吃东西的井观月忽然抬头,适时将自己的水递给了她。看着她咕咚咕咚地喝下去,他些微紧张的神情舒缓了下来。

     “唔,有点饿坏了。”安雪七也知道自己出糗了,自嘲地笑笑。

     一旁的诗雅薇却如遭重击,一口气堵在胸口,连话也说不出来。如果刚才她没有看错,观月将自己的水递给了她。观月是个怎样的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在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时期,她仗着他纵容自己,不顾别人再三警告“观月少爷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肆无忌惮地吃他的零食、玩他的玩具。观月从没有阻止过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但是不久后,她就会看到那些东西全进了垃圾桶。这种无声的抗议往往是最有效的,从那以后,她再也不会去碰他的东西。

     然而今天井观月却主动将自己的东西递给别的女孩!

     “吃慢一点。”井观月微皱着眉对那个女孩说,言语里是满满的关心。

     诗雅薇眼睁睁看着面前的一切,良久,放下叉子,笑着开口:“观月,怎么,在你这里管家也是可以和主人一起吃饭的?”

     “唔?”

     满含了一口食物,安雪七睁圆了眼睛。她听出诗雅薇语气里的不善,看样子这个女人要整她了。

     想到这里,安雪七迅速咽下口中的美味,顺便又快速扒拉了几口东西。只有吃饱了,才有战斗力,这是经验之谈。

     4、

     “有客人在的话,一个合格的管家应该招待客人,上菜,添酒水,同时,态度要一丝不苟,动作要迅速敏捷。听说你也是管家学院的高级管家,连这个都没人教过你吗?”

     昂起下巴,诗雅薇目光冷冷地看着安雪七说。

     “这又不是高级餐厅,搞那么正式干什么……”

     喝了一口果汁,安雪七满不在乎地回答。

     “难道你认为,一个专业管家的素养只在需要体现的时候才体现一下吗?”诗雅薇反诘,“无论何时何地,你都应该体现出你的专业素养来,哪怕是睡着的时候。”

     说着,她转过头,优雅地对井观月说:“观月,我想你应该管教一下你的管家……当然了,如果你没时间,我不介意帮你调教。”

     说完,她充满杀气的目光瞥向了安雪七。

     “不……不用了吧。”安雪七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井观月。

     井观月好像没有看到她的目光,漫不经心地吃着东西。

     “如果你不能表现出一个合格管家的素养,那么我只好告诉你妈妈,让她另外派一个管家过来。”

     诗雅薇说完,睁大眼睛露出了一个淑女该有的微笑,天真而纯洁,仿佛她刚才说的不是威胁,而是在说“噢,雪七妹妹,我们一起去花园里采玫瑰吧”。

     OMG……安雪七默默在心里地为自己画了个十字。

     “我不认为管家每天可以穿名牌,我给你买了女管家的标准制服,放在更衣室了,你现在就去更衣室换上。”诗雅薇尝了一口鱼羹,皱着眉头,十分女王样地说,“还有,我不得不提醒你,你这份马赛鱼羹做得非常不地道,拿回去重做。”

     安雪七非常不服气地回答:“你才喝了一小口就说我的鱼羹不地道,我可不可以说你是故意挑剔管家?我是可以向管家协会投诉那些专门挑剔管家的雇主的。”

     “很好。”诗雅薇放下勺子,站起身,“你还知道向管家协会投诉。看来你该学的没有学好,怎么钻空子保护自己的功课却做得很足。你认为我还要喝第二口才能说出一道菜哪里好哪里不好吗?你的橄榄油少放了一勺,柳橙皮多放了几片,最重要的是,你买的番红花蕊是万寿菊花蕊伪造的假货……出了这么多问题,我也不想说你火候掌握不好的问题了。”

     安雪七本来还气鼓鼓的小脸在她连珠炮的一长串话之下变得像泄了气的气球,慢慢瘪了下去:一小口汤就能把所有问题尝出来,她简直不是人嘛。

     “连一道这么常见的汤都做不好,甚至分不清假货和真货,我真的为观月的生活担忧。”诗雅薇挑着眉看向井观月,“观月,怎么说你从小都是锦衣玉食长大的,怎么现在连这些问题都发现不了?”

     一直旁观的井观月转而看向安雪七:“看样子管家学院的教育质量有在下降。既然雅薇指出了你这么多问题,还不回去重新做一道。”

     安雪七非常隐忍地转身往更衣间走去,刚走出几步就听见井观月在背后说:“以后有劳雅薇多多管教我的管家了。”

     诗雅薇柔媚十足的声音回答说:“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调教她的。”

     安雪七的额角突突跳了两下:没想到井观月这个浑蛋关键时候不但不帮自己,居然还落井下石。

     等到雪七终于伺候好这位大小姐吃完晚餐,又累又饿躲在厨房偷吃剩菜的时候,不料还被趾高气昂的诗雅薇堵在厨房。

     “喂,你记住,从今以后你每天都要穿制服,不准和我们在一个餐桌吃饭。以后每天都要凌晨5点起为我们做早点,准备我们要穿的衣服。白天不但要做好整栋别墅的卫生,还要准备一天的食物,我不希望一个月内吃到同样的东西。另外我们的衣服都是高档货,每天你要抽三个钟头打理好它们。另外,考虑到你的专业修养不够好,我每天晚上都会义务给你上一堂管家课。啊,这样一来,你好像就没什么时间休息了。”口才良好的诗雅薇说完这一长串,丢了一本刚打印好的《管家守则》给她,“给你一个晚上读完它,从明天起你的一举一动都要符合上面的标准,要是连着违背五次,你只好卷铺盖走人了。”

     “喂,你不要欺人太甚。”一直将手曲了又伸,伸了又曲的雪七终于忍不住了,“我是观月的管家又不是你的,你作为一个客人好像并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吧?”

     “是啊,或许我是没资格对你指手画脚,但是观月的妈妈就一定有资格。你应该不想我这么快就把她从日本叫来吧?”诗雅薇居高临下地指着安雪七的鼻子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最好乖乖的,别惹我生气,否则你爬得有多高就摔得就有多惨。”

     说罢,诗雅薇将流理台上的所有剩菜全倒进了垃圾桶,干完这一切,她扭着小腰,摇曳生姿地走出了厨房。安雪七被气得石化整整两分钟,随即抓起一只胡萝卜,然后噌地亮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小刀,刷刷刷地把它切成胡萝卜片。

     “真没看出来原来你的刀工这么好?”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戏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安雪七气咻咻地回头看去,只见穿着一件白色浴袍,湿漉漉着头发的井观月正斜倚在门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记得只有幼稚园的小朋友才会用这么无聊的办法解气。”

     “你说够了没啊?”安雪七没好气地拉开冰箱门找食物,“我现在很饿,没空和你斗嘴。”

     总算天无绝人之路,安雪七从一大堆东西里找到了一杯海鲜面。她雀跃地拿出来,刚准备泡上,不料井观月非常不给面子将那个海鲜面夺了过去。

     “啊?!”安雪七终于爆发了,“你们有钱人是不是都这么欺负人的啊?把面还给我!”

     说着,安雪七很不客气地冲上前去抢那碗面,井观月仗着身高将手轻轻一抬,那碗近在她眼前的面顿时变得遥不可及起来。安雪七来不及收回手,一把刚好抓住他的浴袍衣襟,一时拉开了他的大半幅浴袍。一时间,春光乍泄了不止一点半点。

     安雪七眨巴了下眼睛,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井观月收起笑,一言不发地看住她。

     安雪七赶在他做出反应之前,做贼心虚地上前将他的衣服又重新拉好,为表安慰,她还轻轻拍了拍他的衣服:“没脏没脏。”

     井观月挑眉看了她一眼,手一扬将那碗面丢进了垃圾桶。本来还在羞怯之中的安雪七一见到自己最后一点粮食都被扔掉了,一股无名之火熊熊地燃烧了起来,她简直要扑到垃圾桶前追悼了。良久,她才用气得发抖的声音大声质问:“连碗面都不让人吃!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针对我?”

     井观月轻轻摇头:“不是不让你吃,而是不让你吃这个。”

     一个小时后,安雪七对着餐桌上的空碗碟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常悦斋的东西永远都这么美味。”

     说着,她招来使者,微笑着问:“你们这里是可以订菜的对吗?”

     还没等使者回答,一直默然不语的井观月忽然开口:“这点你岂不是最了解,还用得着问吗?”

     他指的是当初她从这里买外卖冒充自己做的事情,被人翻了糗事,安雪七不好意思地吐了下舌头:“明天一早请给我准备蟹黄粥,紫丹参鸡汤还要一份鲜蘑包,我7点的时候会过来拿。”

     井观月瞟了安雪七一眼,语气淡淡地说:“明天7点陪我去一趟公司。”

     “什么?”正在喝芦荟汁的安雪七险些被呛着,“为什么要我陪你去公司?”

     “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绯闻女友。”井观月耐心地解释,“有间居家公司看中了我们的形象,想谈一宗广告,所以你必须去。”

     “可是,可是我明天要去探病……”安雪七确定他不是在存心刁难后,不免有些为难。

     “那么,”井观月蓦然起身,然后在她面前慢慢弯下腰,凑近她问,“你打算为了他再丢下我一次吗?”

     安雪七看着眼前被放大的面孔,好一会儿才嗫嚅道:“好吧,毕竟还是工作比较重要……你用什么牌子的护肤品啊,你的脸上居然没有毛孔耶!”

     “……”

     多付了一倍小费,安雪七嘱托常悦斋的外卖员明天一早代她将食物送给澈。回去的路上,她犹豫再三,还是打电话告诉澈自己因为有事没办法去看他。电话那端,澈温言细语地让她忙好自己的事情,不要总是为他操心。听他这么说,安雪七觉得自己的良心又黑了一点点。

     “很好。”见安雪七老老实实地按自己的吩咐做事,井观月非常满意,“明天我们去谈合约,如果谈得妥,下午就去家具城拍广告。行程很紧张,你晚上早些休息。”

     5、

     市内最大的丽美家具城正在大搞促销,卖沙发的小妹没精打采地拿着一本杂志窝在沙发里,用嫉妒加不甘的目光看着家庭办公区的女导购,她笑得真夸张,像一只带水的水蜜桃,仿佛在向周围的人炫耀。是啊,她能不炫耀吗,去买家庭办公用品的年轻有为的帅哥,而来她这边买沙发的都是那种沙发土豆,有着啤酒肚的老男人。

     她一边抱怨一边打算贿赂下主管,让他把自己调去家庭办公那边。

     正在她盘算用什么贿赂主管的时候,那边的“水蜜桃”已经成功接到一张帅哥的名片,那个帅哥临走之前还对她比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沙发小妹嫉妒得简直想要咬手帕,在心里呐喊:上帝啊,赐我一群英俊潇洒的顾客吧!

     她的呐喊声刚落下,只见一群男人飞速向她那边奔去。

     “不是这么灵吧?!”沙发小妹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些人把周围的顾客分散开,在地上铺上地毯,接着动作迅速地架起摄影机和灯架。然后,紧随其后的家具城经理亲自指导工作人员打扫整理沙发区。

     一切搞定后,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穿白色休闲西服的人走了进来。沙发小妹看向那个人的一瞬间,眼睛立刻变成了那种正统的地中海绿,接着,一串粉色的心形泡泡开始往外冒。

     经理推了她一下:“还不快去带井观月他们熟悉一下这里所有的沙发,马上就要拍广告了。不要这么傻兮兮地站着,人家可是大牌明星,时间很宝贵的,快点。”

     沙发小妹收到指令后以惊人的速度和力量撞开经理和其他挡在她和井观月之间的人,扑到井观月面前,结结巴巴地说:“啊,请跟我来,我知道什么沙发是最适合您的。”

     说着,她得意地瞟了一眼一脸艳羡的“水蜜桃”。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井观月客气地拒绝了她的一片美意,返身从背后牵出一个娇小的女孩,柔声说:“我们去试试那个红色的沙发。”

     于是,包括沙发小妹在内的所有女性都将暗器一样的目光刷刷刷地射向那个女孩。

     于是,安雪七在热得让人滴汗的空调房里忽然觉得一股巨大的寒意从四面八方向她袭来。

     井观月走到一款红色的沙发旁,伸手试了试真皮沙发的皮质,然后随意地在沙发上坐下,自在舒服地伸开腿,微眯起眼睛露出一个笑容。

     一边的广告导演在监控器里看了一会儿,摇头:“唔,虽然画面质感很好,但总觉得你的笑容里缺了点什么。”

     导演话音刚落,周围响起一片抗议声:“什么导演啊,观月哪里表现得不好了?”

     很有专业素养的导演坚持地说:“你的笑容里面作秀的成分比较大,没有那种自在,舒服和温馨的感觉,我们这是家居广告,一定要有家的那种甜蜜温馨的味道。”

     井观月点了点头,周围的人也觉得有道理,不再偏袒。

     导演指了指安雪七:“女主角,你过去和男主角摆几个POSE看看。”

     安雪七犹豫了一下,按照预想的那样,走到井观月背后,用手围着他的脖子,摆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尽管周围的女性都很嫉妒,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沙发上的两个人看着很和谐。

     “拜托,这种造型没看过一百次也有八十次了。还有,井大牌,拜托你不要笑得那么生硬。”导演很不给面子地喊了CUT。

     井观月有些尴尬地看了眼安雪七:“要不,你过来和我一起坐在沙发上。”

     安雪七“哦”了一声,慢吞吞地走到他身边,和他并肩坐下,然后两个人各怀鬼胎地看了对方一眼,又对着镜头呲牙,不约而同地露出很诡异,很傻气的笑容。

     导演拍了拍额头,不耐地说:“我们要的是时尚,自然的感觉,不是八十年代的结婚照。男主角,你的手搭在沙发上做出一个抱着女主角的样子,女主角你小鸟依人地靠在他怀里,一起抱住沙发上那个黑白格子的心形抱枕。”

     井观月笑了笑,别过头去,很不心甘情愿地用手揽住笑得眼睛都快没有的安雪七:“等下老实一点,不要占我便宜。”

     安雪七被他的话一激,干脆凑近他,将头重重地撞在他胸口,然后露出甜美满足的笑容。

     井观月吃痛,正想发作,那边导演已经喊道:“很好,保持。”

     好不容易过了一组镜头,导演又让女主角和男主角更亲密点,让女主角抱着男主角的腰,男主角闭着眼睛,将下巴抵在女主角头上。到时候会有一道柔光打在男主角的脸上,营造出很隽永的感觉。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安雪七很快就找到了感觉,做出小鸟依人的样子环抱住井观月。她一边笑得那么天真无邪,一边在心里说:“不让我占你便宜是吧,我偏要占个大的。哇,腰好紧致哦,身上还这么香香的,比抱狗狗睡觉舒服多了。”

     想到他长期以来的种种恶行,她决定要趁这个机会好好报复一下他。彼时,井观月刚刚将下巴抵在安雪七头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忽然,他觉得身后有一只手动了一下,继而,那只手开始不老实地在他腰上挠痒痒。井观月下意识地想要皱眉,但是考虑到摄影机正在他脸前悬着,他任何一个不适的表情都会让这条被CUT,大庭广众下被CUT那么多次没面子是小,浪费大家的时间,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是大,所以他以无比强大的意志力忍耐着。

     好不容易熬到这条顺利通过,导演一喊停,他立马黑着脸一把将安雪七的手抓住。安雪七挑衅地看着他,用眼神问:大庭广众之下你还能把我怎么样?你一个大男人总不至于还要掐我报仇吧!

     井观月准确地收到她眼神里的信息后,眼微微一眯,挑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将她的手拉到嘴边,将唇凑了过去。

     “达令,他们彼此看对方的眼神好默契,充满着浓浓的爱意哦!”围观的一个小女生激动地按着胸口对身边的男友说。

     “这个自由发挥不错,吻女朋友手背这么绅士的画面出现在这里,有一种亦真亦幻的浪漫感。保持!”

     安雪七一边笑着一边在心里叫苦,什么默契,爱意嘛,井观月那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哪里是在吻她手背这么斯文,分明是在借机咬她报仇。啊,好疼好疼,这报应也来得太快了吧。

     等到这条广告通过,安雪七的手背已经泛起一小排整齐的牙印。

     “两位越来越有默契了。”导演夸奖道,“不愧是情侣!”

     安雪七在心里虚弱地回应:有没有搞错,这世界哪里有这样貌合神离的“情侣”?!

     接连拍了几天广告,最后还是安雪七想到抱着一只猫逗井观月的桥段才得以顺利关机。那组两人一猫的镜头里,井观月和安雪七终于在那只活泼小猫的影响下自然地大笑,打闹起来。也正是这组镜头,终于让这条原本只是普通的广告绽放了最独特的魅力。

     广告商为了借助井观月新爆绯闻的卖点,很快就将这条温馨的家具广告在各大电视台投放了。而这条感觉很好的广告成功地将那间居家公司各地的销售额提高了50%,那间公司的老总高兴之余,不但给井观月和安雪七追加了红包,还请他们拍了新的海报,挂在他们所在城市最繁华的商业街里。

     “给你一个礼拜,给我查清楚这个女人的底细。”

     一辆红色的mini跑车静静停在商业街一角,驾驶座上,戴着大墨镜,很有明星范儿的诗雅薇冷冷望着海报上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车上,一个个子不高,看上去很不起眼的男人笑着说:“你放心,还没有人的底细是我查不到。你很有眼光,选到了本市最好的私家侦探。”

     诗雅薇斜睨了他一眼,伸手拿出一张支票:“这是订金,结果出来后我给你另外一半。”

     男人接过支票,压低帽檐,打开车门,躬身下车,很快就消失在人流中。

     点燃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诗雅薇姿势寥落地吸着。这种烟里藏着一颗薄荷心,吸入口中会有一种清凉的感觉,一支烟抽完,她觉得自己的心也变成了薄荷的——凉透了。

     加足马力,她的跑车轰鸣着消失在这个充斥着别人的幸福的街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