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今夜没戏
    想到这些,我觉得自己有些好笑,潜意识里竟然惦记着彭真的身体。想想确实挺可惜的,一个漂亮的白富美,竟然跟另一个娇柔唯美的女孩好上了,太不公平了。让女孩本来就少的中国又多了两个光棍。

     但我很清楚,我不能有这想法,毕竟我俩实际上是雇佣关系,我是奔着她的钱来的。我这就跟工作一样,她现在就是我的上司,我对她要言听计从。

     “孙东,装的真一点,不要露出破绽,如果露出破绽的话,唯你是问。”下车的时候,彭真在我的耳边说道。

     “嗯!”我点点头,只是不知道怎么做才能不会露出破绽。

     下了车,彭真爸爸的秘书帮着提行李,彭真把我的胳膊给抱住了。我俩从认识到现在,这是接触最近的一次,哪怕是那晚我偷看了彭真跟林灵儿的身体,也只是看了而已。这丫头紧紧地抱着我的胳膊,那一对肆无忌惮的积压在我的胳膊上,弹性绵软。这让我想起昨晚的镜头来。我的身体有些不自然了。

     当天晚上,彭真在酒店盛情款待了我俩,找了很多部下陪着,军人都能喝,以至于我喝的有些醉了。

     吃完饭往回走的时候,彭真依然抱着我的胳膊,装的就跟真的是两口子似的。这丫头穿的裙子很短,露着两条大长腿。该是喝了酒的缘故,我忍不住接着酒劲在她的臀部摸了一把,这丫头不但没恼,反而媚眼如丝的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一乐,这丫头是不是感觉到男人的妙处了。也许今晚有戏。

     可是,事情远没我想象的那般美好,进了属于我俩的房间,这丫顿时就翻脸了。刚关上房门,这丫冷不丁的一脚朝我踢了过来,不偏不歪,正好踢在我的小腹那个位置上。

     这丫够狠,这一脚更狠,我感觉那位置就跟断了似的。疼的钻心。

     “彭真,你,你要干嘛?”我蹲在那里,不知道这娘们怎么突变的如此之快。

     “孙东,下次手再不老实,我就废了你。”彭真不屑的哼了一声,从衣柜里拿一件睡衣,钻进浴室里。

     我明白了,敢情这丫是在报复我的。是报复我在路上摸她臀部的。蹲在那里,好半天我才站起来,火辣辣的疼,我怀疑是不是废了。

     过了好一阵,彭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这丫换了一身白色的吊带睡衣,胸前沟壑很深,两条腿又白又长。看在眼里,疼在身上。看见性感的彭真,身体就有了感觉,受伤的位置随着变化又是一阵刺痛,吓得我急忙把眼睛转向另一边。不敢看!身体承受不了。

     彭真看着我的样子,冷笑一下;“以后给我老实点。”说着话,从床上抱起一床被子扔到地上,又扔过一个枕头;“今晚你睡地板。”

     我气的难受,真想反抗,可是想想还有未付的十万块,就忍了。地板是橡木的,有被子铺着,也还过的去。

     彭真上床,接着就关灯,这丫并不睡觉,而是在打电话,情呀爱的没完没了的,凭感觉我猜到是跟林灵儿通电话的。我郁闷的要死,奶奶的两个美女就这么浪费了。玩什么背背?有意思么!

     开始,我还听她跟林灵儿聊什么,后来慢慢的就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了。当我钻进洗手间的时候,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了。那个位置昨天晚上被彭真踢了一脚,并没有断掉,可是变得青紫肿大,走路甚至都有些不方便了。

     看着悲催的那物,心里全是悲哀,悲哀过后就是愤怒。丫的,如果以后要是不能用了,我要报复彭真,我要让她伺候我一辈子。

     吃完早餐,假丈母娘找一辆军车,亲自陪着我跟彭真来到军区医院。我也不知道来干嘛,到了医院,假丈母娘于莹笑着跟我说别紧张。然后一个女医生接待了我,把我领进一个房间里,递给我一个医用手套,又递给我一个小玻璃瓶,最后指着电脑说道;“文档里有很多成人片,自己弄出来,然后装进这瓶子里。”说完,转身就走。

     我懵了,什么情况这是?我一把拉住四十多岁的女医生;“大夫,你什么意思?”

     女医生愣了一下;“于姐没跟你说么?她想让你和彭真抓紧要孩子,看看你净子成活率的。”

     女医生走了,我懵逼了。假丈母娘这是要玩真的啊!可惜她并不知道,我跟彭真是假的。这丫头喜欢女孩,拿我来挡盾牌。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现在我该怎么办?思来想去,最后下定决心根据假丈母娘的意思去做。打开电脑的文档,里面全是空姐波姐的作品,坚持看了一会,我可是糟了罪了。我那物件肿的跟个大蚕似的,弄了半天,疼我的汗水都下来。不过还好,采到完美的标本。

     两个小时过后,假丈母娘于莹拿到了测试结果,高兴地跟我和彭真说道;“孙东的身体很好,成活率特别的高,你们现在非适合要孩子,我退休两年了,没事干,就等着给你俩看孩子了。”

     彭真笑嘻嘻的答应,我苦笑不得。最惨的是我的小哥们,昨晚肿还没消退,今天又掳了半天,我真担心它会不会废了。

     在彭真家呆了三天,我俩便回来了。临走的时候,于莹给了一个大的行李箱,里面全是保胎和育儿方面的东西,叶酸片,胡萝卜素,硒片……甚至还有两本育儿经。我得个天啊,仿佛彭真已经怀上了小宝宝一样。要是假丈母娘知道彭真喜欢女孩,那得是什么后果啊!

     这三天里,我的那物件好了很多,但还是肿着。虽然一直跟彭真同居一室,可是她一直睡床,我一直睡地铺,也没再起任何的波澜。

     回到家,彭真笑嘻嘻的甩给我5000块钱;“孙东,这几天委屈你了。拿这些钱去外面解决一下自己的生理问题吧。”

     看一眼妖冶无边的彭真,我笑一下;“媳妇,那多浪费钱啊!不如咱俩……”

     彭真冷笑一下;“孙东,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说话的同时,不忘看一眼我的小腹下方。

     想起她的绝情脚,我顿时没了兴致,拿着彭真给我的5000块走了出来。这三天,跟彭真同居一室,尽管自己不想看,但还是看了不少彭真穿内衣睡衣的样子。内心的需要早就激发了起来。现在有了额外的5000块,真想去洗浴中心找个女孩子把自己的那事解决了。

     可是,最终我也没去。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大概原因有两个。我虽然算是大龄男青年,可我还没有过真正的那种事,不能白白的把第一次这么草率的就丢了。第二,夜场的女孩,都不怎么干净,万一传染上个什么病就不好了。

     我来到老段的茶楼,跟他吹一会牛逼,有找几个哥们喝的醉醺醺的,这才开车回到家里。

     院子里停着一辆白色的高尔夫,这是林灵儿的车子。看着这辆车子,我的脑海里顿时现出林灵儿那娇柔的面庞来。奶奶的,彭真五千块把我给打发出去,感情是把林灵儿给喊来了,大白天的该不会是又在卧室里做那事了吧。

     我就奇怪了,两个女孩子,怎么做啊?想着想着,我的好奇心就来了。这一次,我要好好地偷看一下,看看她俩是怎么做到的。

     想到这里,我轻轻的把房门推开了,我要仔细的,认真的偷窥一下。

     走进来,客厅里静悄悄的,一点声息也没有。我看一下,四周,并没有人,这才蹑手蹑脚的超二楼走了过来。

     这个时候,彭真跟林灵儿应该在二楼温存缠绵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