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异石
    这一觉睡到夜半时辰,月圆之夜。

     秦尘被五彩灵光刺眼惊醒了,看着枕边的异石,五处小孔内闪耀出赤橙黄绿青五彩灵光,随后喷吐出透明的泉水,满屋弥漫着阵阵清香,闻之令人神清气爽!

     若是有修为高深的修士在此,定会发现异石喷吐的乃是灵髓,属于天材地宝的一种,可以服入炼化用于修行。

     “这是?”秦尘看着这异石,赶紧下床拿了个碗,接起了这泉水,片刻之后,异石五孔停止了喷吐灵髓,继续吸纳着太阴月华与天地灵气。

     端着一碗灵髓的秦尘,闻之满碗清香,又不怎么敢喝下去,斟酌一番,既然尹初年与完颜渊生死斗法争夺此异石,证明此乃天材地宝,喝下此碗泉水无妨。

     “咕咚。”想通一切的秦尘端起碗,将一碗灵髓一口气饮下腹,灵髓下腹在全身经脉中化成热流游走。

     秦尘修炼起真龙锻体诀,掌掌生风,炼化着这股灵髓热流,一套真龙锻体诀下来,通体舒畅散发热气腾腾,不间断打熬肉身。

     当院外鸡鸣声响,旭日东升,天空泛起阵阵鱼肚白。

     秦尘停止了修炼,吐了口胸中的浊气,浑身轻灵,说不出的舒坦,这便是肉身境第一层了吗?环顾四周,找了根草绳将异石窜成项链,系带在脖颈之上,掩饰好令人也瞧不出什么端倪。

     殊不知,这异石石头表面五孔,吸纳着天地灵气,太阳精火,统统来者不拒,每逢夜圆之夜便喷吐灵髓,等于一个天骄修士马不停蹄的修行,而将修行成果化作灵髓喷吐而出,这是后话,姑且不提。

     走出房间,来到一旁的柴房内,秦尘生火做饭,自己妹妹秦舞雪风寒未好,早上的熬点粥给她喝,拿起灶台上的瓦罐,从米缸内淘米,来到院落内用井水淘洗几遍,回到柴房内添加柴火,煲起粥来。

     由于地球之时,秦尘是孤儿,什么都得自食其力,这煲粥做饭,自然不在话下!

     粥香四溢,简单吃了点早饭,秦尘用勺盛满一碗,推开柴房木门,来到自己妹妹秦舞雪房间床边坐下。“妹妹,喝粥了!”小勺粥喂着秦舞雪咽下。

     “额,哥你也吃。”秦舞雪一边喝自己哥哥喂来的粥,秦尘道:“我吃过了。”

     “今日我就去李府,索要工钱,请大夫治愈你这风寒!”秦尘安抚秦舞雪几句,走出院落,朝着李府前行。

     落魄书生秦尘的零散的记忆,李府上代家主李辉是一名修士,所以这夏国王朝皇帝十分重用李府子弟,李府当代家主李木坤是一名富甲一方的盐商。

     李府子弟大多数都位居朝野,足以看得出来世俗王朝对修士的敬仰。

     李府祖宅坐落于青石镇,可谓是方圆千里内的第一显贵豪族。

     前方府邸牌匾上雕刻着龙飞凤舞二个烫金大字,‘李府’大门前,两只石狮镇宅,四名杂役看守,院外红墙环护,绿柳周垂。

     李府公子李义,身后尾随六名护院武者,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出李府,正巧遇到来讨要工钱的秦尘,吓得魂飞魄散,当时自己量了这秦尘的鼻息,鼻息全无,今日真是活见鬼了?

     李义一转身跑到护院武者身后,惊恐问道:“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当然是人,我是来领取工钱的,这么大的李府不差这些银两吧?”秦尘双手摇摆不停,眼珠一转动,心生一计,恐喝着李诚。

     这么多下人看着自己,李义怕有损自己李府的威望,道:“这当然不会少你的,前往库房去领取吧,你妹妹秦舞雪还好吧?啧啧!”

     “我妹妹此事,无需你担心。”秦尘冷哼一句,心里算计着怎样才能将李诚这家伙整死,看这情况,李义来骚扰自己妹妹秦舞雪只是时间问题,暂时不去想了,走进李府。

     李义不作言语,真令自己没料到的是秦尘竟然没死,随后带着六名护院武者,大摇大摆前往醉梦楼喝花酒去。

     秦尘大步向前走,走进李府库房,一名李府管家老者盘算着帐薄,问道:“来者何人?”

     “我是李府临时杂役秦尘,前来领取三个月的工钱!”秦尘不吭不卑说道。

     “你自己清点一下吧。”管家老者将三贯铜钱递给秦尘。

     三贯铜钱折合成银子的话,也就是三两银子,秦尘清点无误,走出李府,对方人多势众,护院武者六名自己目前刚刚步入肉身境一层,绝对不是其对手。

     李义也是肉身境三层的武者,这些都是从脑海中落魄书生秦尘在这李府做杂役时候,经过李府演武堂所了解到的。

     不过秦尘是二十一世纪,地球穿越而来的,自有对策!

     “冰糖葫芦勒,又大又甜,二文钱一串。”

     “热乎乎刚出炉的包子。”

     车水马龙,络绎不绝的小贩叫卖着。

     秦尘走进市井之中,走进百仁堂,看见一大夫在开药方,问道:“大夫,我家小妹感染风寒,开几包治疗风寒的草药吧。”

     “一两银子,拿着药方去那边抓药!”大夫李贵珍,捋了捋胡子,拿捏着毛笔,笔走龙蛇,开好药方递给秦尘。

     秦尘拿起药方,交给一名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相似的年轻人抓好药,走出百仁堂,穿过繁华的市井,回到陈旧房屋前。

     推开木门,走进柴房,将调配好的草药倒入瓦罐内,加满井水煎起药来,半个时辰后,草药香刺鼻,倒入碗里,来到隔壁房间,小勺小勺喂给秦舞雪喝。

     秦舞雪喝完之后,脸色红润了些,沉沉睡去。

     总算解决困扰自己心头的一件事情,妹妹秦舞雪的风寒好转了些。

     秦尘走出房间静静关上房门,来到自己居住的房屋内,脱掉杂役服,换上书生青色长袍,打量了下脖颈上的异石项链,不知那奇妙的泉水何时能喷吐而出?

     有需观察一阵吧,了解异石喷吐“泉水”【灵髓】的规律才行。

     秦尘在院落内修炼起真龙锻体诀,打熬着肉身,手掌斜下,掌力化成龙形,初学而已,四散落下。

     夕阳西落,夜色降临,秦尘在煎一次草药喂了给妹妹秦舞雪喝下,和她一起吃过晚饭,秦舞雪沉沉睡去。

     秦尘继续在院落内打熬肉身,直到月圆时分,脖颈上的异石项链,异石闪耀五彩灵光,想了想昨夜,原来这异石月圆之时便会喷吐泉水,急忙推开房门,用碗接满一碗灵髓。

     一口气将灵髓饮下,热流游走全身经脉,秦尘修炼着真龙锻体诀打熬肉身,而此时,青石镇方圆二十里外西边方向,龙虎峰一道乳白色灵力光柱直通夜空,宛如擎天柱!

     如此天地异象,惊得青石镇内李府当代家主,长老纷纷商议此事。

     夏国境内的各大修仙宗门,魔道门派,梵修寺庙,纷纷喜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