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1 梁少(上)
    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李队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是江少吧?是,是我,李炜,对,对,我已经把人扣下了,这小子还挺能打的,我看刀疤他们被揍的不轻,好,好,好嘞,没事,这会儿正被揍呢,估计得脱层皮,判刑是吧?哎,好,好办,太好办了,江少放心吧,这事包在我李炜身上了,保证给您办妥了,哎,好,好,好嘞……”

     挂掉电话,李炜脸上的两块肥肉立马耸拉下来,小眼睛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坏心思,然后阴着一张肥脸若无其事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再说梁天把大彪给暴揍了一顿后,就老神在在地在这房间里唯一的床.上躺了下来。虽然现在身陷局子,但梁天却不知为什么,内心深处并没有多少危机感。

     反观大彪,他刀尖舔血的日子过了十几年,不是没遇到过能把自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狠角色,但像眼前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子还真是没见过,更别说这人还戴着手铐,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他虽然好勇斗狠,但也不是蠢货,再看这人躺在那里一副老子是爷儿的模样,心里已经把梁天当成了是哪位喜欢扮猪吃虎的大家族少爷了,心里不仅没有对他的恨意,还起了巴结的心思,反而是对那个李队充满了愤恨,妈的,送进来这么一尊大佛让自己招惹,这他妈不是坑老子么?

     想到这,大彪便抹了抹脸上的血污,走到床边,恬着脸陪着笑和梁天套起了近乎。

     “这位少爷,怎么称呼啊?”

     梁天哪能猜不到这家伙是什么心思,他瞥了大彪一眼,心说反正在这里呆着也是无聊,便和这家伙扯起淡来,既然你把我当成是少爷,那老子自然要拿出少爷的架势。

     于是梁天果然摆起了谱,他自己本身虽然是个穷屌丝,但没吃过猪肉总还见过猪跑,知道纨绔子弟该怎么装,说话的腔调和神态简直惟妙惟肖。

     这大彪被梁天唬得一愣一愣的,两人鬼扯了半天,大彪没能摸清楚梁天到底是哪家的少爷,梁天倒是对大彪的底细摸了个大差不差。

     “梁少,您到底是因为啥被弄进来了?”和梁天说了一会儿话,大彪发现这人倒不像动手时那么狠辣,有说有笑的,反而有了一些亲和感,于是心中的惧意减轻不少,终于还是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出声问道。

     梁天脸上没什么表情,心中却是在想,这大彪身后的大老板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陈清虎了。这人在南都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名下产业颇多,其中包括诸多夜总会、酒吧、高档洗浴休闲中心之类的场所,靠这些产业发家的人手上肯定不干净,养几个大彪这种人自然是干些不干净的事,算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身价着实不菲,在南都的能量也不小。

     搞不好这大彪还认识今天中午把自己弄上车的那几个混混。

     沉吟了片刻,梁天并没有回答大彪的问题,而是问道:“像你们这些混黑的人一般长的有些特色都能认识吧?”

     大彪闻言稍稍一愣,不知道梁天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基本上能数得上号的都认识,就算是互相有仇的势力,也能知道谁是谁,不知梁少想要打听谁呢?”

     “哦,那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四十来岁,小.平头,左边脸颊上有一道这么长的刀疤的家伙呢?”说着,梁天伸手在自己脸上比划了一下。

     大彪皱了皱眉,过了片刻,沉吟道:“这么长的刀疤,中年人,平头,呃……好像是……好像是国爷手底下的刀疤脸,呃……应该是他没错,在南都这儿,也只有他符合梁少说的了。”

     梁天发现大彪在说刀疤脸这个人的时候,神情中有一丝不屑,似乎对这个人十分不忿,他挑了挑眉毛,虽然不知道国爷是谁,但却故意惊疑道:“哦?那人还是国爷的手下啊?呵呵,今天差点被我给弄死!”

     “什么?”大彪闻言一脸震惊。

     “嗯?”梁天斜着眼睛扫了他一眼。

     大彪被扫的心中一凛,赶紧摆手道:“没事!没事!”

     过了片刻,大彪又讪笑起来,不忿道:“国爷比我们老大虎哥格局还要大不少,听说他的势力不仅在南都,在周围几座城市都有势力,而且这人还认识几个大官,说起来,这国爷还是我们的仇人,这人不仅在正规生意上压着我们,还喜欢用些手段抢我们的场子,前些日子,中海路上一家高档夜总会就被他从我们的名下给抢走了,我现在忽然想起来,那刀疤脸就是在那看场子的,之前场子交接的时候,我正好也在场。梁少说差点把他给弄死,那可是件好事,我刚才有点激动……”

     大彪说完有些慌张地看了看梁天,他到现在都没能摸清梁天的底细,不过此时知道梁天差点把国爷手底下的刀疤脸给弄死,知道梁天肯定不会是国爷的朋友,八成还有什么仇恨,心中倒是对梁天又多了几分亲近,基本上快要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梁天一看大彪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在想些什么,他自然不会吃饱了撑的和他解释事情的真.相,让他这么误会着也好,既然知道自己已经惹上了那个什么听上去就很唬人的国爷,那么作为国爷的仇人,大彪和他背后的陈清虎,梁天自然是准备能把他们给扯进来就扯进来的。

     只是再一想到这一切的根源竟然是因为一个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女人,梁天就觉得十分滑稽和可笑。

     果然,天底下没有白摸的屁.股啊。

     ******

     陈岚下午上班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她越想越觉得中午的事情非常可疑,像梁天那样的一个穷屌丝怎么会惹到那种人呢?难道是借高利贷了?这是陈岚能想到的唯一合理的解释。也不知道自己报了警有没有用,警察有没有抓到那些把梁天绑架走的人。

     给梁天发微信没人回,破天荒地给他打电话也是占线,那种不安的情绪在她心中酝酿地越来越严重,搞得她整个下午都没能好好上班。陈岚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关心起梁天来,也许真的是因为内心有些愧疚吧。

     如果自己没看见也就算了,可是自己不仅看见了还报了警,陈岚总觉得自己得知道事情到底发展成什么样了,否则这心永远安不下来,而且这事她也没跟公司里任何人说,直到现在大家还都以为梁天是摆明了不想干了,无故缺勤,姓崔的甚至扬言梁天就算是跪在他脚底下求他,也要把梁天赶出公司。

     于是公司一下班,陈岚就赶到警局打听情况了,和一位人高马大、长的颇有几分阳刚之气的警察说明来意之后,这位年轻的警察却有些无奈地告诉她说:“梁天涉嫌抢劫和故意伤人已经被拘留,目前事件正在调查中,不允许犯罪嫌疑人和任何人见面。”

     陈岚听见这话当场就傻眼了,那个梁天怎么可能抢劫?还故意伤人?她可是亲眼看见带走梁天的都是些什么人的,于是她立马说道:“怎么可能?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当时可是有好多人看见几个混混把梁天带上车的,他怎么可能抢劫还故意伤人?”

     这名年轻警察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看着陈岚,忽然问道:“你是他女朋友?”

     陈岚立马摇头:“不是,我们只是同事关系。”

     年轻警察默默地点点头,一边整理手边的文件一边轻描淡写地说道:“既然你们没什么亲密关系,我劝你还是别管这件事了,赶紧回家吧,这事儿,里面猫腻多着呢。”

     陈岚当然不知道这年轻警察口中的猫腻是指什么,她还以为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平日里看起来老老实实的梁天难道真的是抢劫犯不成,想劫车还出手伤人?

     可她仔细一想,又觉得其中蹊跷的地方太多,不过就像这年轻警察说的,我和梁天又不是什么亲密关系,顶多算是半个同事的关系,我做到这样也算是到位了,不管他梁天是真的犯事了,还是被冤枉的,都和我没关系了,我还是不要再掺和这件事了。

     想到这里,陈岚也有了离开的意思,可她刚一转身,就被从后门走进来的李炜给喊住了。

     这个胖警察一直藏在门后听着,本来他听见陈岚有了要走的意思,就不打算出来了,可他转念一想,脑海中又动了其他歪心思,他这人做事总喜欢给自己留一手,于是便走出来把陈岚喊住了。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陈岚问道。

     “哦,是这样的。”李炜若无其事地走到办公桌前,在一个抽屉里找出一张纸,又拿起一支笔,同时递到陈岚面前,然后说道:“你在这张表上填一下你的个人信息,方便我们与你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