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7 鲟鱼
    梁天大晚上跑来长江自然不是来玩的,这会儿刚下水的新鲜劲已经过了,他便再次潜入水中,牟足力气贴着江底游了起来。

     不一会儿,梁天的视野中就出现了一条鱼,这条在水草中慢慢晃悠的鱼金鳞赤尾、体态梭长,正是一条鲤鱼,这鲤鱼虽然不大,品相也不如自己,但必然是野生的,要是拿出去卖也能卖上不少价钱,不过梁天此行自然不是来抓鱼的。

     静悄悄地游到它的身边,眼前的这条同类斜着鱼眼瞥了瞥梁天,似乎完全不为所动,仍旧自顾自在水草中游荡,看样子是在找吃的。

     梁天叹了口气,为它接下来的命运默哀了三秒钟。

     咔!

     张开血盆小口的梁天一口咬下了对方的鱼头,这条可怜的鲤鱼忽然鱼身一拧,连挣扎都没挣扎就一命呜呼了,断裂的身体轻飘飘地落在水草上,五秒后,江底的泥沙都被梁天的动静给搅了起来,浑浊的江水中只剩下了一根光溜溜的鱼骨头。

     至于梁天,已经离开作案地点,高高昂着他的鱼头,在水下急速游动,寻找下一个猎物去了。

     发自本能的,梁天总能在看似漫无目的的游动中发现自己同类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别的鱼类都毫无兴趣,只对同类感兴趣。

     在猎杀了三条鲤鱼后,梁天发现越是品相好的鲤鱼就越能让自己觉得兴奋,也能让自己的饥饿感减轻不少。

     “噗。”

     吐出一根鱼骨头,梁天龇着牙在水中飞速游动,江水从他的鱼嘴中汹涌地灌进去,又从腮帮子处流出来,不一会儿,梁天就感觉到一阵舒畅,那些卡在他牙齿中的鱼肉都被清理干净了,这叫漱口。

     猎杀完六条同类后,梁天终于感觉到一阵满足的饱涨,于是打了个饱嗝,准备浮到水面上查看一下位置,然后返航。

     可梁天刚准备摆动尾鳍,眼前一片长约一米的水草中忽然游出来一条大鱼!

     这忽然出现的大鱼着实把梁天吓了一跳,以至于他本能般的向后游去,定下心来,梁天仔细一看,却发现眼前这条慢悠悠游动的大鱼对自己根本就是毫无兴趣。

     这条大鱼体态极其梭长,长有尖尖的鱼头和飘逸细长的尾鳍,目测身长超过一米,最让人惊奇的是它的背鳍上长有十块看起来十分坚硬的骨板,骨板间的皮肤遍布颗粒状的细小突起,极为粗糙。

     梁天心中一动,以他一个资深吃货的身份,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一条鲟鱼。

     鲟鱼中最有名的当然要数中华鲟了,不过眼前这条明显不是中华鲟,而是一种杂交的品种,至于是什么的杂交种,梁天就看不出来的。

     市面上能吃到的鲟鱼基本上也都是杂交的人工养殖品种,普遍体型较小,像眼前这种体型超过一米的极其罕见。而且,最关键的是,在这种地方出现的鲟鱼百分百是野生的。

     想到这,梁天不由自主地就起了贪念,这条体重目测超过三十公斤的鲟鱼在外面的整鱼价格至少是一万起步。这个价格一点也不夸张,如果拿到高档馆子,这种档次的鲟鱼可是要卖到四五百一斤的。

     如果是中华鲟的话,梁天自然不敢有这种心思,贩卖国家级保护动物是违法犯罪,不过这种杂交品种就无所谓了,而且因为国家的强制措施,导致市面上几乎没有野生中华鲟的身影,反而是这种野生的杂交品种有少量出现,物以稀为贵,有钱人自然是对它们是趋之若鹜。

     一番思想前后,梁天自然是起了把它弄走卖掉的念头,就算不能卖个万把块,有个大几千也算是一笔意外之财了,至于把它弄上来卖给谁,梁天首先想到的是在菜场里卖鱼的老板,别看那种人在菜场里做的是零售生意,背后肯定有不少大饭店的长期订单,也有愿意收这种鲟鱼的地方,到时候自己便宜点转给那老板,那老板只怕会笑的合不拢嘴。

     打定心思的梁天在这条鲟鱼周围游了起来,他绕着鲟鱼游了好几圈,也不见这鲟鱼有任何反应,这鲟鱼还真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啊。

     梁天自己倒也是有些苦恼,怎么才能在不杀死它的情况下把它弄走呢?

     又在鲟鱼身边游荡了一会儿,梁天龇着牙,决定用最粗暴的方法把这条鲟鱼弄走。

     只见梁天徘徊在鲟鱼的尾鳍附近,忽然张开鱼嘴,一口猛咬了下去,锋利的尖牙犹如尖刀一般死死扣住鲟鱼的鱼尾。

     这只原本悠哉悠哉的鲟鱼猛然间挣扎起来,它猛甩自己的尾鳍试图把咬住自己尾巴的梁天给甩出去,可任凭它用出多大的力气,梁天就是不松口,无数气泡在翻滚的水流中卷起,周围看热闹的小鱼都纷纷四散开来,就连原本趴在江底泥沙中的几只螃蟹也被这动静给吓醒,横着爬开了。

     挣扎翻腾了半天,不知道是这鲟鱼没了力气还是没了知觉,它竟然渐渐没了动静,仿佛默认了梁天咬住自己的尾巴一般。

     梁天这时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他猛然间鼓动全身的力气,鱼头上的两侧鳃片像电风扇扇叶般飞速开合起来,身侧的鱼鳍和尾鳍更是犹如装了电动马达一般疯狂摆动!

     嗖嗖嗖!

     只见江水中卷起一道翻着白色细小泡沫的水流,在水流的最前方,正是咬着鲟鱼尾巴飞速向前游动的梁天。

     如果这时候有哪家野生动物节目拍摄组拍下了这段影像,那一定是轰动全世界的内容!

     一条手掌大的鲤鱼竟然咬着一条一米多长的鲟鱼在长江里飞速游动,那速度堪比一艘冲锋舟!

     可惜啊,这么劲爆的场面只有躺在某个废弃码头边一块大石头上的梁天才看得见。

     老神在在地点起一根烟,梁天一边抽着烟,一边意.淫起了自己往后的幸福生活。

     有了这条无所不能的鲤鱼,钞票、美女、香车、豪宅……

     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着想着,梁天就情不自禁“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这个时候,鲤鱼分身也拖着战利品靠到了岸边。

     梁天一拍大.腿,忽然想起自己没办法把这条鲟鱼给弄回去,总不能扛在手里吧,那还没到家呢就死在半路上了。

     于是,梁天让鲤鱼分身继续咬着鲟鱼的尾巴在岸边一片水草中藏了下来,自己则骑着小摩托去了附近的一家大型超市。

     在超市中买了几个饭店用的那种大型垃圾袋,还买了两个不透明的蛇皮口袋,梁天又回到之前的码头。

     麻利地将鲟鱼装进垃圾袋中,又灌了半袋子水,再用蛇皮口袋套上,梁天右手提着水桶,左手扛着蛇皮口袋,行迹十分可疑地消失在了这个废弃的码头。

     回到家中,已经十一点了,把鲟鱼放在盆中,暂时委屈一下自己的鲤鱼分身继续呆着狭窄的水桶里,梁天洗了个澡便睡觉了。

     夜里,这间小屋里仍旧像昨天一样,淡淡的金光如呼吸一般时而亮起时而熄灭。

     ……

     翌日清晨,梁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去菜场找到那个卖鱼的老板,说明来意之后,那位姓许的老板二话没说就跟着梁天到了他家,在看见那条体长超过一米的野生杂交鲟鱼时,许老板也是颇有几分震惊,不过这震惊在他眼中旋即就变成了诱人的钞票。

     这位许老板倒是个爽快之人,和梁天聊了几句,也没怎么讨价还价,更没问梁天这鱼是怎么来的,直接就去附近的ATM取了一万块现金交给梁天,然后便把鲟鱼弄走了。

     临走时,许老板还和梁天要了电话,说以后有类似的好货一定得联系他,绝对好价格之类的。

     想起许老板最后看向自己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梁天无奈地笑了笑,敢情这位许老板是把自己当成是珍稀鱼类的职业贩子了。

     送走许老板,梁天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上那一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心中一阵窃喜,这笔意外之财说多真的不多,说少却也不少,好歹是他两三个月的工资呢,尚未飞黄腾达的小人物梁天自然免不了俗,估计还得高兴好一会儿呢。

     发了一会儿呆,梁天收到一条微信,打开手机一看,是徐莉姐发来的消息。

     “小梁,你昨天下午怎么没来上班?我昨天晚上看见崔经理被总经理骂了,你今天悠着点吧,他肯定得找你麻烦。”

     梁天眉头一挑,首先想的不是姓崔的找自己麻烦应该怎么办,而是美少妇徐莉这个人真是不错啊。

     在这家公司实习也有三四个月了,谁谁谁为人怎么样,谁对自己不错,谁给自己摆臭脸,梁天当然心里有数。

     梁天在公司里其实和大家相处的都还不错,他为人乐观随和,没什么小心眼,做工作认真负责,也算是和大家打成一片了,可出了那档子事后,大家嘴上不说,心里也明白崔经理八成是不喜欢梁天这个人,所以才给他小鞋穿。

     当然,梁天不会天真地以为徐莉是格外关心自己才给自己发了消息,说白了,徐莉这个人是心眼好,才会提醒一下自己这个刚踏入社会的小伙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