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3 梁少(下)
    几人来到拘留室,门口站着的矮个子警察一看这阵仗,立马察觉出不妙,前一秒还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李炜,这会儿竟然被铐上了,看他那失魂落魄、面无血色的模样,想必是出了大事了,而且还和之前被弄进去的梁天有关。

     矮个子警察也是个人精,只略微一想便明白了各种利害,这种时候一定要和李炜撇清关系。

     于是,他直接走到张所长身前,满脸愤恨地看着李炜,同时大言不惭道:“所长来得正好,李队今天逼我在这看门,还说不管里面发出什么声音都不能打开门!”

     张所长瞥了矮个子一眼,面无表情地冷哼一声,他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能不知道这小子是在装模作样?只是这会儿他的心思在别处,也没闲工夫跟这小子扯淡,既然这小子很识相地要和李炜撇清关系,那就由他去好了。

     高原则是满脸厌恶地看着矮个子警察,对他这种厚颜无耻的言行极为不忿。

     然而让人奇怪的是李炜的反应,这人好像完全没听见矮个子警察说话似的,仍是那副丢了魂的落魄模样,只是在众人打开门看向拘留室内的时候,他的一双眼睛充满恨意地扫了众人一圈,旋即又恢复到之前的呆滞模样。

     不过,现在也没人会关注他,因为众人在看见拘留室内的情况后,无不目瞪口呆,仿佛眼前是一幅痴人说梦般的场景。

     只见原本以为会被打的半死的梁天此刻竟然爷儿一般地高卧在床,一纹着两条大花臂、肌肉虬结的壮汉正蹲在床边和梁天陪笑闲聊,再一看他脸上还残留着的血迹,想必是刚刚被人揍了一顿,至于另外几人,则老老实实地蹲在墙角,一句话也不敢说,一个屁都不敢放。

     这样的场景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出乎众人的意料。

     大彪看见几名警察走进来,立马站了起来,这张所长是他的熟人,只是在看见被手铐铐上的李炜时,他满脸都是困惑,一下子没弄明白这是啥情况。

     梁天自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除了那被铐上的李炜外,最让梁天觉得奇怪的是,陈岚怎么会出现在这?什么情况?

     张所长此时内心的起伏可谓是翻江倒海呐,不过他也终于松了一口气,顿时感觉身上的压力小了不少,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说这小子还真是不同凡响,也亏了他不是一般人,不然自己这回恐怕真的要遭殃了。

     想到这,张所长挤出一丝笑容,走到床边,弯腰说道:“梁少,您没事吧?没受什么委屈吧?”

     梁天赶紧从床.上下来,一脸诧异地看着这个对自己无比尊敬的警察,这警察一看官就不小,怎么会对自己如此尊敬?那皮笑肉不笑的老脸还一副要巴结自己的模样,到底什么情况?前面大彪把我当成是少爷,这会儿你这老警察又把我当成是少爷,我梁天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

     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的梁天立马觉得有些飘飘然,他当然不会吃饱了撑的拆穿自己,扫了一圈这场中的情形,特别是那个被拷上的肥猪李炜,梁天顿时明白了什么。

     好,既然你们都要老子装逼,那这逼老子是不得不装了。

     梁天忽然板起脸来,指着张所长喝道:“你叫什么?什么级别?怎么现在才来?”

     张所长一看梁天脸色转变的这么快,以为自己的话惹恼了他,他一边在心中怪自己多嘴,一边讪笑答道:“呃……梁少,我叫张国程,是这儿的所长。”

     然后他忽然指着李炜,一脸厌恶道:“还不是因为这个不长眼睛的家伙,胆敢把梁少您给抓进来,我因为要跟在这家伙屁.股后面擦屎,所以才来的晚了些……还请梁少不要责怪……”说着,张国程又有些忐忑地看着梁天,想要从梁天的表情变化中得出些什么信息。

     可梁天哪里能让他看出什么东西来,他斜着眼睛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心说你这所长说话真是粗俗,擦屎都说出口了。他转念一想,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让这人对自己这般忌惮,不过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索性不想,他又瞥了李炜一眼,心说他.妈.的,老子等下可得好好收拾收拾这个家伙。

     “几个混混把我劫上车,到头来我还被警察给抓了回来,那几个混混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潇洒,他.妈.的,还把老子关在这里,你们警察,号称人民的守护神,就是这么办事的?”梁天一边质问张国程,一边绕着李炜转圈,他伸手扯了扯李炜身上的警服,冷笑道:“呵呵,这种人也配穿这身衣服?嗯?”

     张国程老脸一红,被问得说不出话,就算这梁天没有什么来头,身为警察也不能做这种事情呀,一时之间他心中倒是有几分羞愧,他叹了口气,扼腕叹息道:“警察队伍里出了这种败类,是我们的耻辱,我刚才已经卸了他的枪,还请梁少放心,我一定扒下他这身警服,就他以前干过的龌龊事,搞不好还能判刑!”

     张国程说完,又凑到梁天耳边耳语了几句。

     梁天闻言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他撇嘴斜了张国程一眼,问道:“随我处置?”

     张国程点头。

     “好。”

     梁天走到李炜正前方,然后伸手示意张国程和大彪一起过来:“你们俩,过来把住他。”

     李炜的肩膀被张国程和大彪同时按住,他抬起头,一对小眼睛目光阴沉,冷冷地看着梁天,他香肠一般粗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可还没等他说出口。

     “啪!”

     梁天已经一巴掌抽了过去,李炜肥硕的脸颊上卷起一阵波浪,直接被扇得变了形,一口混着唾沫的血水喷向空中,一颗牙齿竟然直接被拍飞了出去。

     这一巴掌力气之大,甚至让按住李炜的张国程和大彪两个人都差一点没站稳。

     “啪!”

     “啪!”

     “啪!”

     照着这种力度,梁天又是三巴掌狠狠抽了过去!

     场中的其余几人均是一脸愕然,有些胆子小的甚至避过脑袋不敢看这血腥的场面。

     站在门口的陈岚更是发出了一声尖叫。

     只见四巴掌过后,那李炜已经没了人形,耸拉着脑袋,本来就肥的脸肿得比篮球还大,而且还变成了渗人的深紫色,一张已经被扇歪的香肠嘴更是满口鲜血,并且还在不停地向下滴着。

     这响亮的几巴掌抽在李炜的脸上,更是抽在众人的心中,虽然众人的心思各不相同,但大家看向梁天的眼神中却又比之前多了一些东西。

     梁天甩了甩手,原本冷漠狠辣的脸色忽然一变,冲着神情复杂的张国程笑道:“张所长,没什么事,我可以走了吧?”

     张国程愣了片刻,终于从刚才的啪啪声中回过神来,他抹了一把满是汗水的额头,慌忙说道:“没事了,没事了,您可以走了,来,我送您出去。”

     走到门口,梁天忽然停住脚步,扭头对着大彪笑道:“大彪啊,出来后别忘了请我喝酒呐。”说着,还对他眨了眨眼睛。

     这大彪倒也冷静,并没有被梁天刚才那番狠辣的抽人嘴巴子行为给吓到,开玩笑,他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什么狠人暴徒没见过?他也笑道:“好嘞,梁少既然肯赏脸,那我自然是要做这个东了!”

     梁天笑了笑,又侧过身看向陈岚,问道:“你怎么在这?”

     陈岚被梁天看的心里发毛,这也不能怪她,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梁天在她心中的形象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颠覆了她过去三个月来所有关于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的认知,她不过是个有几分姿色的平凡女孩,有属于自己的一点小心思,非要说她是心机婊那她也认了,毕竟这社会如此复杂,她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孩,本事没有多大,能如何呢?

     像眼前这种只有在狗血剧中才会出现的桥段怎么会发生在自己眼前呢?

     他到底是谁?他真的是哪个穷屌丝梁天吗?他真的是那个因为一点销售数据会去招销售经理理论的梁天吗?

     陈岚在心中拼命摇头。

     开玩笑,一个穷屌丝能在这么警局里这么威风?一个穷屌丝能这么能打架?一个穷屌丝能抽人嘴巴子抽的那么心狠手辣?

     “她是帮你报警的人。”

     高原见陈岚低头一直没有说话,以为两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便走过来对着梁天说道。

     梁天闻言有些惊讶地看了看陈岚,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直到张国程把两个人送到警局外面,陈岚才终于消化了眼前的事实,不过梁天一下子仿佛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这让她多少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开口说点什么。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梁天在想着自己的事情,也没打算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站在警局门口,忽然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

     梁天下意识地看了看陈岚的肚子,陈岚也是俏.脸一红,她饿的叫肚子了。

     “你……”

     陈岚有些期待地看向梁天,她以为梁天会说请自己吃饭什么的。

     “你还站在这干嘛?”

     梁天留下这句话,便走到街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他打开车门,扭头看向仍然愣在原地的陈岚,忽然笑道:“这位小姐姐,多谢你帮我报警啦,按理说我该请你吃饭,不过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着他往车里钻,坐下后又摇下车窗,眼神肆无忌惮地在陈岚的一双黑丝大长.腿上瞄了好一会儿,才色.眯.眯地说道:“早点回家哦,穿成这样可不安全呐,啧啧啧,现在的色.狼,就好黑丝这口。”

     出租车轰隆一声汇入了车流。

     留下羞愤不已的陈岚在那里气的直跺脚,她生气的同时俏.脸上又有被人调戏后的火辣羞红。

     “哼,色.狼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