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0 嚣张
    “中海路皇城娱乐?那是刀疤脸的场子,这刀疤脸竟然绑架了你的女人?”马彪走到梁天身旁,眼神不安地问道。

     “真是人渣,竟然用女人做威胁。”萧红也猛然站起身,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听见语音信息也能猜到有人用女人威胁梁天。

     “江!元!磊!”

     梁天一字一句地说出这三个字,刚才这段语气十分玩味的语音信息,梁天一听就知道是江元磊的声音,虽然不知道那帮人为什么会把陈岚认为是他的女人,但这种被人威胁的感觉让梁天十分不爽,本来打算先韬光养晦一段时间的梁天没想到江元磊竟然如此得寸进尺,竟然为了搞他把魔爪伸向了一个女人。

     就算陈岚不是他的女人,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的女人因为自己而遭受如此。

     这时候,梁天的电话又响了。

     一看来电显示是陈岚,梁天立马接通。

     “怎么样?收到信息了吧?”电话那头是个充满挑衅和玩味的声音。

     “十点之前,我会出现在皇城娱乐,江元磊,我劝你不要做出什么伤人的举动,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被生下来。”梁天根本不说废话,直接开口冷声道。

     “呵呵,小子,只要你敢来,我一定让你看一场大戏!”

     啪!

     梁天脸色铁青地挂掉电话,这个脑残纨绔,真是他.妈.的有病,竟然为了那点小事就做到如此地步,如果我现在还是个一般人,那岂不是被他吊起来侮辱?他.妈.的,老子今晚就替天行道,好好收拾收拾你这个傻.逼。

     被梁天身上如有实质的杀气震撼到,马彪愣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梁少,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过去救人了!”他看了一眼手机,快九点了。

     “梁少准备一个人去?不如……”马彪顿了顿,终于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口气颇有几分坚决地说道:“我带人和梁少一起去吧!”

     梁天抬眼看了一下马彪,直截了当道:“好!你刚才说那刀疤脸和你有仇,而且那场子以前还是你们虎哥名下的,既然如此,老子今晚就直接把皇城娱乐给掀了,你看如何?”

     马彪闻言心中一震,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竟然让对方夸下如此海口,他心中早就按捺不住的火焰蹭的一下升腾起来,可他也不是傻.帽,沉声道:“梁少,他们既然敢如此嚣张,想必是有什么倚仗,到时候我们先和他们谈判,有我在,他们至少不敢太过乱来。”

     梁天闻言却是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走了出去。

     萧红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太好看,她拉住马彪,有些埋怨地说道:“你干嘛蹚这浑水啊?”

     马彪则有些柔情地摸了摸萧红的脸,笑道:“放心吧,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看走眼过?”

     说完,不顾萧红埋怨的眼神,马彪也直接走了出去。

     很快,两辆七座的商务车开到天极会所门口,载着梁天和马彪以及一众小弟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萧红站在路边,抱着手臂看着商务车消失的方向,冷艳的脸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中海路,皇城娱乐。

     夜总会最豪华的一间包厢,烟雾缭绕下,沙发上坐着几个男人有说有笑的,怀中各自搂着一个妖.艳女郎。

     房间的四周则站着五六个保镖模样的壮汉,角落里还蹲着一个一脸苦逼的男人,这缩在墙角的男人正是一天没有出现在公司的崔任重。至于陈岚,则被五花大绑在另一个角落里,此时披头散发遮住了她的脸,看不到是什么表情。

     江元磊、刀疤脸、李炜这三人自不必说,还有一穿着丝绸练功服,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的中年人也端坐在沙发上,这中年人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看上去有几分儒雅,举手投足间也是气场十足。

     再看场中几人的神态,好像是以这中年人为中心似的。

     李炜伸手在怀中女郎的胸脯上抓了两把,有些阴沉地说道:“江少,这次多亏了您,否则我还要受牢狱之灾。”

     这头脸还肿着的肥猪被江元磊托关系保了下来,紧紧只是被扒了警服,他以前干过的龌龊事却是没人管了。

     刀疤脸拿起茶几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笑道:“我说李警官,不对,现在不能李警官了,哈哈,干警察有什么好的,来这帮兄弟的忙,要钱有钱,要女人又女人,可比你干个警察开心多了。”

     李炜闻言脸上也是堆起笑容,不过心里却说,妈的,老子警察做的好好的,仕途一片光明,现在竟然要和你这混混同流合污,真是窝囊,妈的,全都拜那个梁天所赐,想到这,他又咬牙切齿道:“今晚一定要把那小子往死里整!”

     “哈哈哈,那是必然,你们都说那家伙能打,我倒要看看到底有多能打,陈馆长,你说是不?”江元磊夹着一根雪茄,吐出一口烟圈,对着那十分儒雅的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轻蔑一笑,他这笑容一下子就把整个人的儒雅气质给打散了,让他显得颇有几分自负,他伸出三根手指,瓮声瓮气道:“三招之内,我必降他。”

     江元磊点了点头,没有在意中年人有些桀骜的神态和语气,这人名叫陈鹏,表面上是南都市朝阳武馆的馆长,其实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来历,江元磊却是知道,此人来自西南川蜀之地的陈家,陈家虽然家族势力不大,却是个颇有几分神秘色彩的家族。

     用比较通俗的话说,陈家乃是一个武林世家,这陈鹏十多年前就已经在西南武林成名,一身武艺深不可测,不过十年前因为某个事件被赶出家族,后来几经波折,最终在南都落脚,开了一家朝阳武馆。此人虽是习武之人,却没什么习武之人应有的品格,倒更像是个见钱眼开、唯利是图的小人,江元磊也是因为此人有一次登门拜访他父亲才结识了此人。

     这次他许诺陈鹏一笔钱财,请他来对付梁天,可谓是万无一失。

     这时候,一个马仔模样的年轻人走进包厢,来到沙发附近说道:“人来了。”他皱着眉头,又加了一句,“不是一个人,马彪也来了。”

     刀疤脸闻言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横着眉毛厉声道:“马彪?他来干什么?这小子还和马彪认识?”

     年轻马仔摇了摇头,“不知道,人已经上来了,估计马上就进来了。”

     江元磊把站起来的刀疤脸拉下来,冷声道:“哼,陈清虎手下的马彪?他来又如何,今天就算是陈清虎本人来,老子也要断他梁天一只手!”

     刀疤脸坐下后,眼底也是闪过一抹狠辣,森然道:“来的正好,新仇旧仇一起算!”

     “马彪?当年号称打遍南都地下擂台无敌手的家伙,不过蝼蚁一只罢了!”陈鹏也是冷哼一声,看来这中年人和马彪曾经交过手。

     吱呀——

     门开了,梁天和马彪一跃而入。

     扫了一圈,这包厢内的场景尽收眼底,梁天的眼神最终落在了角落里的崔任重身上,他的目光陡然间阴冷了几分,鼻子也发出一声冷哼,竟然是这个家伙!再一看到另一个角落被五花大绑此时垂着脑袋看不见脸的陈岚,梁天忽觉体内升腾起一股暴戾的气息。

     那沙发上坐着的江元磊、刀疤脸、李炜,等等,这头肥猪怎么在这,他不是……梁天摇了摇头,看来这头肥猪已经被姓江的保了出来……那人是谁?

     梁天又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眼睛半睁半眯,一副老神在在模样的陈鹏。

     他眼中精光一闪,察觉到了某些异样的气息。

     感受到身旁梁天身上如有实质的杀气,为避免他做出太过冲动的事,马彪直接走上前来,挡在梁天身前,微微欠身直接开门见山说道:“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何必干出如此掉身价的事情,江公子,你这么做未免太小家子气了吧?”

     马彪之所以如此放低姿态,主要还是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陈鹏,此人有多厉害他可是清清楚楚,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当年一掌就把自己打的在床.上躺了一个月的大高手,他可不认为梁天是陈鹏的对手,恐怕十招之内,梁天就要败下阵来,怕就怕梁天还不知道这人的厉害之处。

     没想到陈鹏竟然也在,要是知道他也在老子根本就不会蹚这趟浑水,看来今晚是凶多吉少了,得想办法把损失降到最小。

     马彪心中这么想着,正想开口继续说点什么,却看见江元磊已经缓缓走了过来,他叼着一根雪茄,手中握着一杯红酒,眼神肆无忌惮地在自己和梁天身上游走,仿佛根本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嘴角还带着一抹冷笑。

     “你马彪算什么东西,竟敢用这种口气和老子说话?待会儿让他跪下来给老子磕头,再让他亲眼看看自己的女人是如何在别人*****的,然后自断一臂,这事也就可以算了。”

     说着,这江元磊一边用雪茄指着梁天,一边竟然直接将一杯红酒泼在了马彪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