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2 梁少(中)
    陈岚神色有些疑惑,她看向旁边坐着的年轻警察,发现这个警察正面无表情地盯着某处发呆,好像完全没听见胖警察和自己说话似的,陈岚虽然不认识警徽,但也能判断出这把自己叫住的胖警察警衔不小,只是她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填这张表。

     似乎察觉出了陈岚的疑惑,李炜笑了笑,语气十分淡然地解释道:“其实没什么,这件事还在调查中,你作为报警人,而且还和犯罪嫌疑人是同事,我们警方也有必要在事实真.相调查出来后通知你,所以……”

     陈岚点了点头,不过内心仍有几分狐疑,但她也没有多想,毕竟自己面前的是个穿着警服的人呐,他还能害自己不成?

     于是她便坐下来,把这张表给填了。填好之后陈岚就起身走了,李炜拿起那张表,看了看,堂而皇之地叠起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那坐在一边的年轻警察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他其实就是之前和李炜以及矮个子警察一起把梁天带回警局的警察之一,本来他就挺反感李炜的做法了,知道李炜一定是受了别人的指示才做出那种知法犯法的事情,但他也没办法说什么,毕竟李炜是他的顶头上司,他也是出于好心才劝陈岚不要再管这件事的,没想到刚才李炜竟然骗人家留下了个人信息,不知道这家伙脑子里又在动什么歪心思。

     年轻警察刚参加工作不久,内心充满正义感,早就对这个披着警察制服的人渣李炜充满了不满,认为警察队伍里怎么能有这种无法无天的人存在,但这李炜仗着背后有人,在警局里一向作威作福,甚至连张所长都不被他放在眼里,很多时候自己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队,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年轻警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终于还是站起来质问了。

     “啊?什么?”李炜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拧巴着的脸忽然笑了起来,有些玩味地看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年轻警察,问道:“高原,你刚才说什么?”

     名叫高原的年轻警察板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鼻孔都因为怒意而放大了,既然都已经撕破脸了,那他也就无所顾忌了,用极大的声音冲着李炜吼道:“我说你是不是太过分了!知法犯法的事情是我们警察该做的吗?你对得起你身上的这身警服吗!”

     大概是完全没想到高原会和自己说这样的话,李炜一张肥脸立马变得铁青,脸颊上的肥肉因为愤怒都在狠狠抽.动着,额头的青筋也猛地凸起。

     “你说什么?!妈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这身警服给扒下来?!!”

     面对李炜赤.裸裸的威胁,高原完全不为所动,开玩笑,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天皇老子呐?说扒我的警服就扒我的警服?可他还没有说话,就听见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扒别人的警服?!!”

     声音极其洪亮,还带着满腔的愤怒。

     话音刚落,一个国字脸体型魁梧的中年警察出现在了门口,他此刻满脸威严地看着李炜,似乎在等他回答自己的问题。

     而在他身后,陈岚也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原来陈岚前脚刚走,还没出警局就看见了这位怒气冲冲的中年警察,而且他要去的方向还是自己刚才出来的地方,出于心中的好奇,并且隐约听到了有人吵架的声音,于是陈岚便跟了过来,正好撞见了刚才这一幕。

     “张所长!”

     高原看见走进来的中年警察,立即走过去喊了一声,他要把李炜从中午到现在干的所有事都说出来,那个被冤枉的小伙子到现在还被关在里面呢,估计这会儿已经被打的半死不活了。

     “不用说了,事情真.相我都知道了!”

     这中年警察冲着高原摆了摆手,然后走到李炜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李炜的鼻头,厉声喝道:“李炜!我看要脱下这身警服的人是你!”

     没想到李炜面对张所长的雷霆之怒并无多少惧色,他阴着一张脸,有恃无恐地说道:“张所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李某人做错了什么?竟然惹得你张所长动这么大的肝火?”

     “哼。”

     张所长知道李炜和江家有一点关系,平时对他也有些忌惮,对他干的一些出格的事也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次不同了。刚才自己正在办公室里和人谈事,突然省厅里一个大领导的电话打了过来,说什么有个叫梁天的年轻人被人抓到他们局了,说是让自己赶紧放任,还要严查那个胡乱抓人的警察。

     张所长一下子就明白这次估计是惹上大麻烦了,竟然让省厅里那位出了名的臭脾气大领导亲自给自己一个小小的所长打电话,这他妈不是和自己开国际玩笑呢么?要是不把这事给查清楚,把这个李炜捅的篓子、摸得狗屎给处理干净,自己别说是再升一级了,现在的位置恐怕都要不保,不过如果自己能把这事处理的干净漂亮,那说不定还是个机会。

     妈的,和那位大领导比起来,你一个江家走狗都算不上的李炜算根屌毛?

     他冷哼道:“李炜,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高原,过来把他的枪给我卸了!哦,对了。”张所长又从皮带上卸下他的手铐,晃了晃,说道:“铐上!”

     没人能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李炜更是满脸的震惊,他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耳朵听见的话,此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什么?这张所长明知道我和江家有点关系,竟然还要铐老子?还说要让老子把牢底坐穿?这他妈不是他傻了就是我傻了。

     直到高原走过去真的卸了李炜的枪,并把他真的给铐上了,李炜才从目瞪口呆中回过神来,他立马急了,一张肥脸上瞬间流下几滴冷汗,慌慌张张道:“张所长,这叫什么事啊?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您二话不说就把我铐起来是什么意思?这根本不符合规矩啊。”

     他能不慌张吗,好好的一个警察在警局里竟然被铐上了,看他身上这身警服,再看他手腕上那银光闪闪的手铐,这画面还真是讽刺。

     张所长闻言不怒反笑,“呵呵,你李炜还知道规矩二字?”

     李炜心头一凛。

     顿了顿,张所长的神情陡然一变,一张国字脸瞬间绷紧,用惊雷般的爆喝声在李炜耳边吼道:“就你李炜干的那些龌龊事,还不够格铐上手铐吗!他.妈.的!!我告诉你,你小子如今是大祸临头了!!!”

     李炜一张肥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额头上也顿时生出了许多冷汗,嘴唇急促抽.动更是一句话也没说出口,紧接着竟然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张所长十分不屑地瞥了李炜一眼,然后便不再关注他,因为还有另外一件烦心事困扰着他,那叫梁天的小伙子此时肯定是吃了大亏,搞不好已经被人揍了个半死,这该如何是好,能惊动那位大领导亲自给他打电话,他根本不敢想象梁天到底是什么来头,这样的一尊大佛在他地盘上出了这种事,受了这么大委屈,他张所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万一梁天迁怒于他,那他可就真的完了。

     想到这,张所长更是对李炜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现在就把他给枪毙了。

     高原此时也多少明白了些什么,他一边对于李炜此时的境遇感到开心畅快,一边在想那梁天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让一向老好人的张所长如此大动肝火,他便轻声道:“所长,那梁天还被关在拘留室呢。”

     张所长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站在一边的陈岚。

     “你是?”

     一脸茫然的陈岚完全没搞懂现在是什么情况,这几个警察在这拍戏呢么?这情节可比电视剧精彩多了,还和梁天扯上关系了?难道……

     陈岚忽然恍然大悟,这胖子警察不是好人,梁天被人冤枉了,然后这个姓张的所长来为梁天出头,还当场把胖子警察给铐上了。

     那个家伙竟然还认识一个派出所所长呢?看这所长怒不可遏的模样,关系还不浅呢。

     想通这一点的陈岚,除了心中有不小的震惊以外,还起了一些别的心思。

     “哦,我是梁天的朋友,中午是我报的警……”

     一番解释后,张所长也彻底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此时最担心的就是梁天到底如何了,在听到高原说梁天很能打之后,他不仅没有松口气反而更加担忧了,那拘留室里面关着的大彪是什么人他还不知道吗,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再能打能打得过大彪?这会儿他只在求老天保佑梁天别被大彪给打残了。

     反观陈岚则是更加错愕惊诧了,这些人口中的梁天到底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梁天啊?怎么越听越邪乎,越听越离奇呢?把几个混混打的半死不活?这怎么可能?那个穷屌丝有那个本事?不会是自己搞错了吧?不会从始至终就不是同一个人吧?

     “走,快去看看梁天!”

     张所长说完转身要走,忽然心中一动,又扭过身把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李炜给揪了起来,口中恶狠狠地说道:“你他妈也得给我过来!”

     他打得什么心思显而易见,总得找个人给梁天出气吧,这个李炜自然是最好的人选,反正这人以后估计是废了,等会儿给梁天出口恶气,再跟他说点好话,但愿他能不迁怒于自己吧。

     张所长阴着一张老脸,心中如此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