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决裂
    我从北方回来之后妈很高兴,说我从北方回来之后胖了不少,我说那是自然,在刘静雪她家,刘静雪她爸妈没少给我做好吃的。

     至于刘静雨我那个时候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她被徐广平带到黑豹那里,第二天却蹦蹦跳跳地回到我身边。她的‘小东北’的身份在外面名声那么响,她只要把自己的真实身份一亮,黑豹连下跪还来不及呢!又怎么还会想着和她发生关系呢?

     刚回来的那天晚上妈和我聊了一夜,告诉我再过一个月就结婚了,要学着稳重一些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我们母子二人,对我结婚之后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刘静雪虽然比之前懂事不少,而且还学会孝敬妈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本性还是暴露无遗。经常埋怨我穷,而且还冷嘲热讽的,以前我总是觉得人都是可以变的,但是经历了她之后我发现,人根本就是不可能改变的。

     有句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第二天我接刘静雪下班的时候她的脸子拉得老长,我问她又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她说:“哼,你看别人快要结婚了,别人的老公都是给买车买钻石的,我呢?我什么都没有,你给我买什么了?你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我笑着说:“羞愧倒是不觉得,就你这样的,我给你买块泡泡糖给你嚼一嚼就算是不错了。”

     她用手指着我说:“你你你,曹建文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了?”

     我说:“别动不动就拿结婚说事儿,你还不配。懂吗?”

     接下来的一路上刘静雪又是嫌弃我穷,又是羡慕别人的老公有本事,冷嘲热讽了一路。突然一辆宝马从我们两个人身边开过,速度非常快,差一点就从刘静雪的身上擦过去。

     刘静雪暴跳如雷,双手插着腰站在原地就是大骂,我看着她的这副样子,捂着嘴在一边笑。

     她急了,攥着拳头打了我一下,说:“我差点被那个王八蛋给撞到了,你还在这里笑,你还算是个男人吗你!”

     我笑笑说:“我当然不算是男人了,如果我算是个男人的话我又怎么会和你结婚?”

     她哼了一声:“我看你也不算是个男人!窝窝囊囊的,跟个窝囊废似的。”

     她这一通骂,彻底把我心里面的怒火勾了出来,我说你敢不敢再说一遍?她顿时就来劲了,睁大了眼睛瞪着我:“窝囊废窝囊废。”

     我冲她比了比中指就不说话了,心想看晚上回家我在床上怎么修理你的。我心想,虽然现在你的身份也只不过是相亲女,但是不管你怎么闹,晚上都得和我睡在一张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怎么欺负你,你不是也得受着?

     正在她冲着那辆宝马大骂的时候,那辆车忽然停了,车一停,刘静雪立刻闭嘴了,怔怔地望着宝马,躲到了我的身后。

     车门开了,先是走下来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人,紧接着走下来一个中年男人,身穿灰色背心,头发花白,浑身结实的肌肉暴露在外面。

     我仔细一看,居然是二叔!

     我心想这个人是我在这座城市当中除了我妈,唯一的一个至亲,从他出狱以来,自从那天他把我从饭店赶走了之后我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虽然看样子很是不错,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地呼唤了声‘二叔’。

     刘静雪听到我叫二叔,她表情凝固在脸上,紧接着她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就你会有这样的二叔?别吹了。”我没有搭理她,看着二叔向我这里走来。

     我热情地看着二叔,正想要走到他面前问问他近况怎样,他却站在我的面前,一句话也不说,不屑地看着我。我看到我的二叔这样看我,再一想到那天在饭店里面他那样对待我,我的心瞬间就凉了下去。

     我刚转身离开,他却叫住了我:“哎,曹建文。”

     我走到他面前,问他:“怎么了?有事?”

     接下来二叔的这句话让我做梦也想不到,他质问我:“曹建文,我是不是和你说过我和你划清界限,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怎么还在外面对别人说你是我侄子呢?你怎么还在外面打着你是我侄子的名头混呢?”

     我冷笑一声,我说:“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的这件事情,但是我要告诉你,我才不稀罕当你的侄子呢。说实话,就算是你求着我承认我是你的侄子我还不干呢!”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周围的人都停住脚步看着我和二叔。

     二叔在道上是人人都知道的‘山哥’,他的名气这么小,我这样说,他肯定也是拉不下脸的。二叔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脸上浮现出一种很熟悉的笑容,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笑容。

     这是充满着慈爱的笑容。

     这样一个冷血的、连至亲都不屑相认的人渣,也会有如此慈祥的一面吗?他眯着眼睛叼着烟,说:“你知道就好,记住了,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是今天你爸在场,你和我也论不上任何的关系。”

     他转身就走。老实讲我真的很像指着他的鼻子问问他到底还算不算是个人,明明是至亲骨肉,却这样对待我,我在他的眼里还比不上他手底下的一个小弟!

     二叔刚拽开车门,不远处一个妖娆性感的女人走了过来,她一边走着一边说:“名震江湖的曹山,山哥,原来只是一个六亲不认的东西呀。”说完咯咯的轻笑。

     这不是刘静雨还会是谁!

     二叔冷着一张脸看着她,说:“你说什么?敢不敢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刘静雨走到我的面前,冲我莞尔一笑,她看着二叔说:“再说一遍又怎么了,我再说十遍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正在这时,人群当中有个人认出了刘静雨,并且特别诧异地说了一句话:“这个小姑娘是?小东北!”这句话刚说完,在场大部分人都看向刘静雨,这些人都惊呆了。

     二叔身后的小弟对二叔嘀咕了一番,最后二叔点点头。他说:“哦,原来是以前松林区老大阿文的手下啊,今天一见,果然有几分阿文的风范啊。”

     刘静雨轻蔑地看了看二叔,说:“我是谁你管得着?我今天是看曹建文被你这样羞辱才和你说话的。”

     二叔说:“你是谁我当然管不着,毕竟我在道上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野鸡学校上学当三好学生呢!”

     这一切,刘静雪看在眼里,看得出来,她对于刘静雨的曾经是一点也不知道的。刘静雨回过头冲我眨了眨眼睛,又是莞尔一笑。

     二叔又说:“小东北,我和你没有任何过节,但是你得回答我,你和曹建文是什么关系?”

     刘静雨冷笑一声,说:“曹建文和我是什么关系你管得着吗?你连你自己的亲侄子都不认,还来问我和他是什么关系?你不觉得你滑稽可笑吗?”

     二叔这样对我,我心中多有愤慨,刘静雨今天这样为我出头,我心里自然是很开心。如果说之前我还对我的二叔抱有一丝幻想的话,那么现在我对他算是彻底灰心了,在他人口中二叔是一个特别伟岸的形象,但是他对我,却这样。

     我把心一横,说:“曹山,你欺人太甚了!你难道就觉得我是那么想要当你的侄子吗?我实话告诉你,你是求我当我也不会当的!我和‘小东北’是什么关系还轮不到你关心!”

     当时在场的人那么多,我是下定决心要在众人面前给他难堪,而且我也要让别人知道,我曹建文和他曹山没有一点关系。

     二叔冷笑两声,吩咐身旁的小弟说:“我们走。”

     二叔带着那几个人坐上了车就走了。在我的印象当中二叔为什么这样看不起我呢?答案很简单,他嫌弃我窝囊,所以这才对我避而远之。只是,经过这一次,我和二叔之间就彻底没有那层血缘关系了。

     我以为我和二叔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上一面了,然而世事难料,在不久之后的一天,他终究还是以我二叔的身份站在我的面前。只是,当时我不知道他的良苦用心,他做了种种的假象,其背后其实隐藏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回到家里面之后刘静雪拉着刘静雨往屋子里面走,两个人进屋子了之后刘静雪就将门一关。过了一会我就听到了刘静雪大喊大叫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刘静雪一定是在埋怨刘静雨混社会的事情。

     姐妹两个人感情一直都很好,再说又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所以我就没有太往心里去。

     直到‘啪’一声扇耳光的声音,我推开门一看,只见刘静雨扇了刘静雪一巴掌,她轻蔑地看着刘静雪说道:“姐,我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别在这里装模作样了,我之前的男朋友是被哪个贱女人勾搭跑的你以为我会不知道?”

     刘静雪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脸上写满了惶恐和不安。刘静雨继续说:“是你,你连我的男朋友你也勾搭,你连你亲妹妹的男朋友你也勾搭!一直以来我是想要给你保留点自尊心才没有将这件事情说破。”

     刘静雪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身体颤抖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