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报仇
    跟着前面的那个小美女我们一行人一直往前走,走到一个拐角的时候她向前面指了指,轻声对我说:“大哥,前面的那两个关着的门就是豹哥和平哥的房间了。”

     她一再求我千万不要对其他人讲是她告诉我的,我说你就放心吧,你既然帮了我,我肯定是不会为难你的。

     我带上这几个兄弟推开了一扇门,只见黑豹正趴在一个身穿黑皮短裙的妖艳少妇身上,我上去就是一脚,黑豹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脚就被我踹得‘啊’的惨叫一声,想站也站不起来,就趴在了床上。

     他身旁的那个少妇吓得嘴巴长得老大,我大喊:“黑豹!别来无恙啊!”

     黑豹费了半天的力气回头一看,看清楚了我的脸之后他眯着眼睛瞪着我说:“曹建文,原来是你这么个废物。”

     我说:“呵呵,老子今天就是来就是为了废了你!”

     那个少妇吓得目瞪口呆,光着脚踩着高跟鞋小跑到我的面前,可怜巴巴地求我饶了她。我一把将她甩到一边,我说:“兄弟们,把黑豹给我按住了!”

     黑豹被我的几个兄弟按在床上完全不能动弹,他大喊大叫的:“曹建文!你给我等着!我让你死!”

     我点了根烟,对一个兄弟说:“兄弟你跟我来。”

     来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门前,听到房间里面徐广平和一个女人的笑声,我咬了咬牙,推开门之后看到徐广平正搂着一个女人躺在被窝里面,我推开门的一刹那他身边的女人气得不行,骂我:“你个臭屌丝,你没有长眼睛啊!还不快点滚进去?”

     我抬起腿一脚踢在门上,木门瞬间就出现一个大窟窿,那个女人看情况不对,我的那几个兄弟刚好把黑豹按了过来,徐广平吃惊地看着黑豹,他问道:“豹哥,怎么回事?”

     黑豹说:“快打电话叫兄弟们来!曹建文这个废物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快叫兄弟们来直接弄死他!”

     徐广平慌慌张张地从女人的手里接过手机,我一脚将他手中的手机踹掉了,那个女人也不顾脸面了,光溜溜的从被窝里面爬出来跪在我的面前求我饶她的命。

     我揪着徐广平的头发,我说:“徐广平,今天,我给你和黑豹好看!”说完这话,我大喊一声:“兄弟们,把这个叫徐广平的也按住,连着黑豹,都给我带到台球厅里面去!”

     来到台球厅里面之后,台球厅里面的男男女女都闪到了门口,我坐在椅子上面翘着二郎腿,说:“黑豹,徐广平,你们两个现在给老子跪下!”

     黑豹和徐广平恶狠狠地瞪着我,我伸出两个手指走到他们两个人的面前,我在他们两个人的眼前比划了比划,我说:“跪不跪?不跪我现在就杵瞎你们。”

     我一用力,一根手指头就杵到了徐广平的眼睛上面,徐广平惨叫一声连连说道:“啊!文哥饶命,文哥饶命!”说着,他立刻跪了下来。

     我轻蔑地看了眼黑豹,我说:“你呢?跪还是不跪?”

     黑豹冷哼一声,也跪了下来。我将双手背在身后,我说:“黑豹,你在的头上有刘静雨的一笔账,徐广平,在你的头上,有我爸的一笔账。今天,你们两个人说怎么办吧?别逞强,我说弄瞎你们就弄瞎你们,来找你们之前我调查好了,你们的兄弟根本就不在附近。”

     黑豹还在硬撑着,沉默不语。

     徐广平跪着走到我的面前,说:“曹,啊不,文哥,饶了小弟这一次,行吗?就饶了小弟这一次吧。”

     我冷笑一声:“叫我饶你啊?”说到这里,我站起身将身旁的垃圾桶一把捧了起来,一把扔到他的头上,‘咣当’一声。我大喊:“那我爸呢?我爸现在还在监狱里面呆着!”

     徐广平拽着我的裤腿说:“文哥,那你说,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啊,你说啊。”

     我的怒气已经顶到了嗓子眼,我说:“现在,马上,立刻,赶紧给老子跪下,学狗叫,叫玩之后大喊三声爷爷!”

     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徐广平真的照做了,这一幕,被刚才和徐广平躺在被窝里面一起玩手机的那个小女人看在眼里,她皱着眉头低下了头。

     我大喊:“黑豹!跟着我广平孙儿一起做!”

     黑豹那低沉的男中音响起:“汪!”

     我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不够真实!再叫!”

     他又汪了一声,台球厅里面的人都是哈哈大笑。我转身将那两个贱女人拽了过来,拽过来之后她们两个人都不甚摔倒在地上。

     我蹲在她们两个人的面前,对徐广平的那个女人说:“哟,刚才你挺厉害呀。对吗?我记得刚才你说我什么?臭屌丝?是吗?”

     她呜的一声哭了出来,抓着我的腿求我饶了她。我一脚将她踢开,我问她:“对吗?我记得你刚才好像的确是这么说的吧?”

     我大喊一声:“我说的对不对!”

     她被我这一喊吓蒙了,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着:“大哥,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啊,今晚我陪您好吗?就饶了我吧。”

     现在这个社会,男多女少,这一点我在之前是深有体会的。

     君不见成天有大批大批的兄弟在网上整天求妹子?

     君不见成天有大批大批的兄弟在网上碰见个像女人的ID就死缠烂打?

     所以,我动徐广平和动这个女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后果也是不一样的。我动徐广平,他的那些兄弟除外,我动了也就是动了,根本不用计算什么后果。但是这个女人呢?

     我如果把她动了,搞不好有一大群男人来找我报仇,这要是捅到了某个老大级别的人那里去,那可就麻烦了。

     我把她扶起,淡淡一笑说:“放心,我不欺负女人,你走吧。”

     这时,人群之中传来几个女人花痴的声音。

     “哇,好帅啊。虽然颜值不高,但是我觉得他好帅啊。”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啊。”

     “我要给他拍张照片,然后保存起来。”

     我走到黑豹和徐广平的面前,我说:“你们两个,多次惹我,今天落到了这步田地,有什么想说的?”

     他们两个人哑口无言,尤其是黑豹,冷着一张脸跪在地上,一句话也不说,那模样,真是和他给我的印象大不一样。

     我拽起徐广平,一连扇了好几十个耳光,在场所有人都傻了,我心里面的怒气一点一点得到了释放。

     到最后他的脸都被我扇肿了,我不屑地看了黑豹一眼,我说:“黑豹,刘静雨的事情我一直记在心里,你这个伪君子,当初差点害的我把刘静雨给害了,这件事情我一直都忘不掉,今天,你说该怎么办呢?”

     黑豹冷哼一声:“今天我栽在你手里面,算是我认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一脚踹在他的脸上,然后使劲蹭了蹭,我说:“悉听尊便?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跟我悉听尊便!兄弟,把墙角那条狗拽过来!”

     那兄弟把那条狗拽过来之后,我抱着狗将狗的屁股贴在黑豹的脸上,黑豹呜呜呜的要吐也吐不出来,要说话也说不出来。

     我说:“我跟你说,我对你的恨,这辈子也忘不了,我不整死你,我就不姓曹!”

     把狗屁股对着他的脸按了一会,我才把狗放开,黑豹连连作呕。

     我说:“今天,才只是刚刚开始,黑豹,徐广平以后走着瞧!”我带着那几个兄弟就离开了。走出台球厅那一步,我的心情豁然开朗,在我心中,对爸和刘静雨的亏欠,从这一刻开始彻底清除了。

     走远了台球厅之后,我转身对那几个兄弟说:“兄弟们,今天这笔恩情,我曹建文记在心里面一辈子,我记一辈子。”

     留着寸头的那个兄弟说:“哎,曹老弟啊,咱们都是兄弟,别说这些见外的话。”

     我拍了拍地上的尘土,我把心一横跪在了他们的面前,我说:“兄弟们,请受我一拜!”他们纷纷把我扶起,都说我实在是太见外了,都是兄弟,今天不算什么事情。

     我说:“好,都是兄弟,一日是兄弟,终生为兄弟,走,我请你们吃饭去。”

     黑豹和徐广平这两个人,在我们那一带大大小小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我今天这么干,很快就在我们那一带掀起了很大的波澜。毕竟,他们两个人受到这么大的屈辱,很快就惊动了很多的人。

     他们两个人的天下,都是赤身空拳打下来的没有错,只是,相比起阿云来,他们两个实在是太不值得一提了。

     那天晚上我的心情特别好,做晚饭的时候给妈炒了好几道菜,吃完饭之后我突然想起来什么事,于是匆匆走出家门。

     我来到了市里面的第二医院,很快就找到那间病房,我看着躺在病床上面紧闭双眼一动也不动跟具尸体一样的女人,我站在原地,咬牙切齿地说:“刘静雪,你今天这样,是你罪有应得,活该!”

     我轻轻地笑着,看着她这副样子,我的心别提有多开心了!

     相亲女,相亲女!

     笑着笑着我的心中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我抽泣着:“相亲女,相亲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