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闻听故人
    “那位容华,应当是我原本的随身侍女兰影。”

     钟峤正与沈逢青说着话,里面已经走出来一个身影,沈逢青本来坐的随意,等看到来人的面容,顷刻间坐直了身体。

     他从未见过如此这般的美人,虽然只是简单的披了件外衫,也并未梳发,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脸色很是苍白,可是从门内出来的刹那,却皎皎如明月从云中露出面容,光华满地。

     沈逢青这时候才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子才配称得上世家间流传的美名。

     “这位公子,请恕陆沉容颜不敬之罪,皆因听闻公子知晓兰影的一些事情,心急如焚。”

     沈逢青诧异了望了钟峤一眼,难道不是萧氏女么?怎么唤自己为陆沉?

     钟峤没有理睬沈逢青,快步取来衣架上闲置的斗篷,将萧颜玉紧紧罩住,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张脸出来,只是那斗篷是黑色,衬的脸色愈发的苍白,这份苍白又添了一层楚楚动人的韵致,只让人想要揽入怀中,好好怜惜,不愿让怀中人儿受一点委屈。

     看着萧颜玉如是形容,钟峤皱了皱眉,而后看向沈逢青,沈逢青挑了挑眉:“我有云如。”

     钟峤速度太快,萧颜玉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已经被结结实实的裹在了斗篷里,斗篷隐隐约约散着檀香和松柏的气息,和床上被褥的气息相似,萧颜玉脸色一红,有些不自在,然而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也就没有太过于在乎这件事情,由着钟峤去了。

     被钟峤那一眼瞪过之后,沈逢青不敢再放肆,正正经经的和萧颜玉相互见了礼。

     对于陆沉这个名字,萧颜玉和钟峤都没有多解释,沈逢青也不再问,但心里已经大致明白所谓陆沉不过是化名而已,否则,若是顶着真实的名号,想必早就已经被抓捕。

     三个人心照不宣的看了一眼。

     门外陌书看了眼门内的情形,悄悄将门关了,带着人静静守在月廊外。

     萧颜玉还裹着厚厚的斗篷,或许是前一晚受着凉,咳嗽了好几声,钟峤皱了眉头看着沈逢青,沈逢青道:“无妨,我写的药方里有,只是姑娘现在劳累,又受了些许风寒,还是好好休息要紧,有事我与王爷商量,待王爷与你说也是无妨的。”

     萧颜玉摇了摇头:“竹影熬药还得一会儿,这点儿我还能撑得住,还请公子详细告知。”

     萧颜玉的真实身份,三人心知肚明,萧颜玉想要探知信息,自知瞒不过,钟峤与沈逢青从小相识,私交甚好,且有不少事还需要两人之间的合力,也不必瞒着,只是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沈逢青有些不忍,但终究还是将打听来的消息说了,前段日子,宫里进了一批美人,其中一个宫里面私下传闻都说是名动天下的那位萧家女,容颜殊色,一入宫,便被皇帝夜夜专宠。

     这事儿之前沈逢青已经和钟峤说过了,萧颜玉多少也听到了些,只是听的不完全,现在听到沈逢青说的详细,又对女子的容貌做了详细的描绘,萧颜玉大致能够判断出来入宫的人是随着她长大的侍女兰影。

     她有四个侍女,分别是竹影、兰影、菊影和梅影,大晋看重容貌,这四个从小被精心选择的侍女容貌自然不俗,又是从小伴着她长大,跟着她读书习字,又见过不少好东西,情分也深,走出去并不比大家千金差,若是被人误认,也是可能。

     “兰影未必愿意,只是不知道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

     萧颜玉叹息了一声,四影与她情分非常,若是为了保全她而主动进宫,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若是有父兄授意,那便是可以完全肯定了。

     “不过沈容华是否是萧家的人,现在也不过是传言而已,我也不能十分肯定。”

     萧颜玉叹息道:“是了,兰影本来就姓沈的,本名太俗,被我二哥给改了的。”

     想到二哥,萧颜玉声音有微微的喑哑,脸色也苍白了些许,只是面容镇定看不出什么,沈逢青完全不觉,钟峤却看了她好几眼,又见她咳嗽了几声,倒了热水过来,而后沉默的待在一旁,并不说话。

     “某曾听闻,萧家有家训,生女不入帝王家,不知为何?”

     沈逢青对这一点很好奇,他早就听说有萧家的家训,那时候还和几个说这个的王公贵族的子弟开过玩笑,做了不少猜想,却不知道真正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萧颜玉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这微笑恰如一只颤颤菡萏迎雨而开,让沈逢青顿时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沈公子有没有萧大人的下落?”

     听到萧颜玉这样问,沈逢青有些为难的看了钟峤一眼,不太忍心告诉,钟峤却微微点了点头:“你但说无妨,昨天我已经说过了。”

     沈逢青瞪了钟峤一眼,暗暗感叹这个冰冻木头果然一如既往的不知怜香惜玉,若是他,早就真心呵护,细细温存了,还怎么忍心将真相告知?

     “沈公子不必担心,我既然问了,心里大概也有了准备了。”

     纵然如何淡定,如何已经有了预备,当听到沈逢青说了自己父亲已经被抓到牢里等候处斩时,萧颜玉仍然惨白了脸色,只是强自撑着。

     “沈公子,你是否知道萧大人究竟是犯了什么错,要落得个被斩首的下场?”

     萧颜玉的声音有些抖,沈逢青同情的看了一眼:“这个并不曾听说,我也诧异,萧大人多年前既已还乡,不问政事,不知因为什么缘故,那位突然盛怒,京中有萧大人的朋友,连信都来不及送。”

     沈逢青虽然这样说,萧颜玉心中却依旧狐疑,若是突然盛怒,为何爹爹要早早将她安排好,分明已经是得了消息,还有暗杀她的人,还有她哥哥的死,都像是一团麻将她密密捆住。

     沈逢青并不是官场中人,只是因着医术精湛,常被召进宫看病才了解一些信息,遥安王回来也没多久,很多事情也并不清楚,萧颜玉自知不能探听更多,对二人行了大礼:“二位可否能设法让我见那位沈容华一面?”

     沈逢青沉吟了半晌,有些为难,萧颜玉从怀里拿出一方丝帕,下面绣着一株兰花:“你将这给她,她必会相见,只是还请沈公子想办法搭个话。”

     坐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钟峤轻轻握住了萧颜玉的手,道:“我帮你。”

     钟峤送沈逢青出府的时候,沈逢青还在疑惑:“你怎么对她这么好?你以前不都对女子冷冷淡淡?有不少人都以为你心灰意冷,从此不爱美娇娥了。”

     钟峤嘴角微抿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幅度出来,看了沈逢青一眼,那一眼冷冷淡淡,让沈逢青心里一个秃噜,感觉有些不妙:“你的义妹,我未来的王妃,如何不小心护着?”

     我的义妹?我哪来的义妹?你未来的王妃?你什么时候有王妃了?好复杂,好像没听懂,一头雾水的沈逢青正待要再问,就被钟峤直接一屁股踢出了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