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而后乃今
    萧颜玉听兰影带着点哽咽,絮絮叨叨的说着,时而拍拍兰影的背,让她缓一口气。

     “其他人呢?”

     兰影摇摇头:“不知,那天我被带出来后就被看管起来,什么消息也得不到,后来进了宫,皇上他虽然宠爱我,但对我也防的很,我身边的那个侍女就是监管我的,我什么消息也得不到,也不知道该找谁。”

     萧颜玉默然,而后道:“你在那宫中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兰影一听又要掉下泪来,拉住萧颜玉的手:“那小姐你怎么办?可恨那宫中明面上华丽锦绣,实际上刀光剑影,若不是我小心提防,只不过这段时日就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我现在才明了为什么咱们家女儿不给嫁入帝王家,也可恨我现在太弱,无法庇护小姐。”

     萧颜玉拿出丝帕替兰影擦泪:“我现在在遥安王府,很安全,你不用担心,保护好自己就好。”

     “小姐,你知道老爷怎么样了?还有三少爷呢?”

     萧颜玉闭了闭眼睛,而后才道:“现在的消息是我爹极有可能要被处斩,我三哥还活着,只是不愿意与我相见。”

     兰影听到三少爷还活着不由得长舒一口气,又听的老爷要被处斩,惊吓的捂住嘴,控制自己不要叫出声音来。

     净室的大师念经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萧颜玉扶起兰影:“你进来许久,也该出去了,否则就要被怀疑了,你在那个地方,要事事小心,切记,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兰影点点头,握住萧颜玉的手,泪眼婆娑,不愿意离开。

     “小姐,我该怎么找你?”

     “我在遥安王府,也许会成为遥安王的王妃。”

     “遥安王的王妃?!那个遥安王?!”兰影惊讶的问道,而后着急:“小姐,你要三思,那个遥安王并不是良善之辈。”

     “我知道,不过权宜之计罢了,大哥二哥已经不在了,我答应遥安王,或许还能救爹一命,你若是有什么消息,就找这个人。”

     兰影没有说话,只是拉着萧颜玉的手不愿意离开,净室的大师的声音又大了起来,兰影不得已,只好伏地:“小姐,你一定要保重。”

     萧颜玉看着兰影的背影消失在门的那头,伫立良久,似乎在走神,又似乎在沉思。

     “下一步有何打算?”

     萧颜玉转回头,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容色仍然是冷冷淡淡,想起那天晚上的小院里,眼前的人对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原因,我并不清楚,只是,如果你嫁我,我们不妨联合,我需要一个王妃,目前没有更好的人选,你需要一个合理的身份来查探真相,合作,如何?”

     萧颜玉一开始断然拒绝,现在想来,这也许是保全自己最好的出路,如果不能保全自己,又如何能够查清真相,保全爹亲和兄长?若是能查到背后的陷害之人,她定然要为爹爹兄长求得一个公道。

     遥安王想要让自己成为他的王妃,定然不是他缺一个王妃这么简单,毕竟,凭借遥安王现如今的权势地位,多的是好人家的女子嫁进来,遥安王为什么要和她合作,她并不明白,但是,现在她最大的助力就是遥安王,成为遥安王的王妃,则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就这样吧。萧颜玉定下心来,面对眼前的男人,蓦然一笑:“下一步,不如就成为你的王妃吧。”

     钟峤看着眼前作男子装扮的萧颜玉,微微一笑道:“好。”

     长年都是以着冷冷淡淡表情示人的遥安王钟峤,这一笑,整个人都温润下来,加上本身长得就好,只是被严肃的面容给遮掩了,这笑恰如冬日里偶然的春风路过绽开的一树桃花,让萧颜玉微微有些恍神。

     “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钟峤已经在往外走了,但是萧颜玉没动,听到萧颜玉这般说,钟峤回过头来,有些诧异:“条件?”

     “是,我还有一个条件。”萧颜玉走到钟峤面前,钟峤身形颀长,萧颜玉尚未过及笄之年,虽然在同样年纪的女儿家里,她已经算高挑的了,但和钟峤还是差上那么一截。

     钟峤眼中难得闪过一丝兴味,微微低头,看向正直视着自己的眼睛,眼前的美目里带着点儿倔强,带着点儿不甘,还混合了痛苦,最终汇聚成一股执着,光芒闪烁。

     钟峤心里一动:“说说看。”

     萧颜玉直视着钟峤的眼睛:“我要以陆沉的身份参加这一次的恩考。”

     之前的预想没有一条符合,钟峤的眉角难得扬起:“恩考不过几日,你要参加?”

     萧颜玉肯定的点点头。

     “早已经过了时间了,你去哪儿报名呢?”

     钟峤神色里不同意成分居多,但萧颜玉很坚持:“既是恩考,便与平日里考试不同,我相信王爷定是有办法的。”

     钟峤定定的看了萧颜玉半晌,良久后突然笑道:“好。”

     春日还未过完,蝉鸣便已开始,后禅院里不时传出来的蝉鸣声让整个院子更加寂静,在不远处站着伺候的小宫女有点儿犯困,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呵欠,唯有婉儿在一边站着一动不动。

     良久,净室的门终于被拉开,婉儿看着走出来的沈容华,走上前,伸手扶住了,沈容华转身向净室合手行礼:“信女多谢大师指点。”

     回到宫中,净了脸和手,不久,穿着深色蟠龙服饰的皇帝就大步跨了进来,沈容华连忙行礼,皇帝伸手扶住,仔仔细细的看了沈容华的脸,笑道:“爱妃这是怎么了,去拜菩萨怎么拜出来这么多眼泪?”

     沈容华自知眼睛的红肿无法掩盖,索性抬起脸看向皇帝,脸上又有两行泪无声流了下来。

     古人有些美人哭泣的诗句写的极美,“梨花一枝春带雨”,皇帝想,古人诚不欺我,眼前的沈容华容貌本身清雅,两行泪无声流下来,又见娇弱憔悴,不由心里怜惜,温声道:“好好的,怎么又哭了?”

     沈容华将头埋在皇帝怀里:“今日听大师讲经,让大师替妾身算一算我爹爹兄长的状况,却是非常不好,妾身心里难过,哭的久了些,现在皇上来,妾身心里觉得有了依靠,又感动又委屈。”

     “大师真这样说?”

     皇帝又问了一变,沈容华点点头,皇帝在沈容华的背上轻拍了几下,以示安慰:“爱妃知道萧大人的消息么?”

     沈容华摇摇头,皇帝将怀里的人的脸抬了起来,看到两行泪又无声无息流淌下来,不由怜爱道:“你也不怕哭坏了眼睛让朕心疼?”

     沈容华慌忙从皇帝怀抱里起身:“妾身——”

     皇帝拿来帕子将沈容华脸颊上的泪擦干,笑道:“好了,朕来帮你找,爱妃可别再哭了,朕心疼的紧。”

     说罢看沈容华的反应,果然见沈容华眼睛一亮,扑倒了自己的怀里:“皇上,您真好,真好。”

     皇帝伸手搂住沈容华,眉宇间却微微皱起几道纹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