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新的奖励品种
    江城大学外,有多条商业街,很是繁华热闹,各种店铺林林总总,其中不乏中外运动品牌的专卖店。

     陈非马有自知之明,以自己钱包的厚度,那些大牌子的店铺是不好进去的。进去也没用,只得个“看”字。唯有退而求次,找些国内二线的专卖店。

     “八十八,这双可以。”

     不用多久,他就瞄准了目标。不过刚试穿到脚上,脑海就响起系统的提示音:“该鞋子舒适度不足,不合格。”

     得,看来这个“合格”的标准绝非寻常意义上的六十分万岁,很是有要求的。

     这双不行就换另一双。

     一双又一双,价格是一格一格地往上涨,最后涨到陈非马的心理承受临界点了,还是不行。

     我去,你个系统是站着说话腰不疼,不知你家宿主生活艰难呀。

     陈非马皱起了眉头,但没办法,系统始终是给出机械而冰冷的判定语,没有丝毫讨价还价的余地。

     “难道说这牌子工艺不行,用料偷减了?”

     他转念一想,干脆迈步离开,到另一家专卖店去。

     接连三家店铺,不同的牌子,试穿了近二十双鞋,但都通不过系统的要求。就连那几个专卖店里的售货员,看着都不耐烦了:没见过这么挑的男生。

     莫非要下血本,买一双高价格的跑鞋?正所谓一分钱一分货——其实应该说是一分钱半分货才对,但总体而言,价格一般都是跟质量挂钩的。

     只是……

     随即想到钱包里那薄薄的几张票子,如果全用掉买了跑鞋,那就一贫如洗,接下来大半个月的生活费彻底没了着落,连馒头都难以吃得上,要改变口味,吃土去了。

     穷呀,真是难熬。

     可没办法,跑鞋非买不可,倒不是全为了完成任务去抽奖,如果完成不了,就得受到惩击。况且,系统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保不准明天又刷新一个类似的支线任务来。

     左思右想,陈非马豁出去了,换了家一线的运动品牌专卖店,进去挑了一阵,看中一双蓝白相间的鞋子,一看价格,暗暗倒吸口凉气,但还是试穿起来。

     “叮咚,该鞋子的品质基本符合宿主目前的锻炼状况……”

     终于合格了。

     陈非马差点嚷了出来,然而还没有付账,这鞋子还不算是他的。

     拿着鞋子,跟售货员磨了一番嘴皮子,仿佛无师自通般,居然学会了砍价这一技能,最后成功要到了九点五折。

     这样,把身上的钱全部拿出来后,还能找回一张皱巴巴的十元钞票来,不至于完全被掏空。

     “生活好难……”

     陈非马拎着袋子走出专卖店,脑海已经传来任务完成的消息,紧接着便是抽奖了。

     “一定要抽个好东西,最好能马上套现的……”

     他心里暗暗祈祷,意念一动:

     “抽奖!”

     “叮咚,恭喜宿主抽中运动健康鞋垫一副,幸运积分+1。”

     什么玩意?

     能说粗口不?

     当陈非马拿着那副仿佛是量身定做的鞋垫时,他欲哭无泪。原来这奖池里不单有各类药品,还有着别的事物品种,现在看来,估计与“健康”沾点关系的,都有可能出现。毕竟“健康”这个概念,太过于广泛,涵盖面极宽。

     的确,买了新跑鞋,就需要一副新鞋垫,系统显得非常贴心,服务周到。但是陈非马现在最需要的不是鞋垫,而是钱。如果是一些生活常备药物,说不定还能卖出钱来,可这一副定了码数的鞋垫,除了自己用外,能卖给谁?

     暗箱操作,一定是暗箱操作……

     心里腹诽不已,最后无可奈何地,把鞋垫放进新鞋里。想了想,干脆把鞋子换上,试一试效果如何。

     “咦,走起路来,确实舒适了。”

     早上刚跑完步,双腿肌肉一直有些酸疼,行走的时候显得别扭。但现在走着,感觉明显好了。却不知是鞋子的效果呢,还是鞋垫的作用,又或者两者兼备。

     不禁又跺了跺脚,感受到了弹性。不像以往时候,只要用力一跺,那骨头就直接受力,立刻发麻。

     都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换了跑鞋,加上鞋垫,往后慢跑时,应该会好受些了。

     这么一想,花钱的心疼也就淡了点。

     正准备回校,抬头一看,见到两道倩丽的身影迎面而来;一个清纯可人,一位长腿傲人。

     赵自若素面朝天,越发的清水出芙蓉:那是一种能让人魂牵梦萦的美,更是一种叫人按耐不住就想要占为己有的美……她步伐轻盈,没有半点受伤的迹象。显然她受伤的脚踝,早已痊愈,没有任何问题了。

     陈非马眼勾勾地盯着。

     “胖子,你怎么在这?你还看?”

     郭瑷认出了他,毫不客气地叱道。陈非马的目光相当无礼,郭瑷都忍不住要飞腿了。

     陈非马挪开目光,干笑一声:“好巧……那个,若若同学,前天的事真得对不住了,我正式向你道歉。对了,我叫陈非马。”

     提及那事,赵自若绝美的脸孔微微一红,微微低头道:“莫事,都过去了。”

     声音也糯糯的,十分好听。

     陈非马又问:“你的脚?”

     “好了嘞。”

     “那就好。”

     陈非马呵呵一笑:“昨天郭同学打电话给我,问我拿药酒,我还担心你的脚没好利索,心里好生过意不去。”

     赵自若心思玲珑,立刻明白过来,目光瞟向郭瑷。

     郭瑷一耸肩:“我不是担心你脚伤会反弹嘛,所以找他要多两瓶药酒备用,谁知道这胖子小气得很,居然说没货。”

     陈非马叫起撞天屈:“我手头上真得没药酒,要等一星期,我再拿来。”

     赵自若连忙摆手:“不必麻烦,我脚已经痊愈,不用再搽药酒了。”

     说着,微一点头,表示要结束谈话,迈步朝着不远处的一家鞋店走去。

     莫名地,面对这个体型庞然的同学,她总有一种意外随时会降临的忐忑,心里犯怵,就想躲得远远的。这般心情,倒像是开着小轿车上路,遇见严重超载的大货车一般,避之不及。也许上次的飞来横祸,在心里留下了难以消除的阴影。

     郭瑷盯着陈非马:“哼,胖子,你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

     陈非马一脸茫茫然。

     “这样你就能省下两瓶药酒了。”

     陈非马连忙否认:“没有没有,我压伤了若若同学,赔上些药酒是理所当然的事。”

     郭瑷一撇嘴:“别若若长若若短的套近乎,你该称呼‘赵同学’。哼,若若都那样说了,我怎好意思再找你拿药酒?显得要占你便宜似的。不过嘛,你这药酒效果的确可以,这样吧,等你有货了,我直接按市场价买。”

     “不用买,我送你。”

     陈非马叫道,此事本就是他理亏。

     “谁要你送?少废话,记得呀,有货就拿过来。”

     甩下一句话,郭瑷小跑着追上赵自若,只留给胖子两道十分养眼的背影。

     来到鞋店,赵自若在看着挂在门口的招聘广告,郭瑷则注意到新推出的鞋子:“咦,出新款了,两千八,这么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