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有个性的饭馆老板
    在食堂解决了午饭后,想着饭卡里个位数的余额,陈非马陷入一种忧愁当中。

     回到宿舍,坐在椅子上,他眼睛眨呀眨,想到个事情,赶紧从书架上抽出那本厚厚的《梦的解析》——陈非马一向喜欢看杂书,不少书本都是从地摊上淘来的二手货,卖相一般,胜在便宜。

     伸手把《梦的解析》一翻,书页哗啦啦的,突然有绿光一闪。

     陈非马大喜,敏捷地捻出那张夹在书页的五十块来。往书页里夹钱是他心血来潮时的创举,顺手为之,现在想着,实在明智之极。不过也就这一张了,勉强解燃眉之急。

     彭群理回来了:“胖马哥,关于你找兼职的事有了些眉目。”

     陈非马连忙凑过来听。

     彭群理说:“有三个选择,一个是到学校东方食堂,帮忙摆椅桌,收拾些盘子;一个是到图书馆去;还有一个,得到校外,就在南门那边的听湖巷,有间饭馆招人。”

     陈非马殷勤地帮他倒了杯水,问:“具体说说,帮我分析分析。”

     彭群理道:“在学校勤工俭学,酬劳较低,而且还有个面子上的问题,看你在不在意。”

     陈非马明白过来,不管是食堂还是图书馆,都有很大的几率与班上同学碰面,面皮薄的,难免觉得窘迫。

     彭群理接着说:“我个人觉得到那饭馆去做会好些,上班时间是每天晚上八点到十点,两个钟,每小时工资二十,当天结算。主要做些杂活,洗碗端盘子什么的,有一点需要注意,得勤快,否则的话,老板不收。”

     顿一顿,又道:“我打听过了,那间饭馆生意一般,不会多忙。”

     朝着陈非马眨一眨眼睛,意思仿佛在说“你懂的”。

     听湖巷是江城大学附近非常出名的饮食街,坐落在南湖边上,风景不俗。不长的街巷,却足有几十间店铺排列开来,其中小食、烧烤、面馆、饭店,还有酒吧,是那种静吧,不会太过于喧闹。

     这些店铺主要做的是晚上的生意,白天虽然也有店铺开张,但较为冷清。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大学吃大学,而大学生白天大都在校园盘踞,晚上才会大批量出行。

     陈非马疑问:“那边的生意,不是到了十点以后,到了夜宵时间,才会更热闹的吗?许多都是做到凌晨三四点的。”

     彭群理回答:“这间饭馆有点特殊,那老板是有个性的人,也可能是上了年纪,不愿太疲劳,所以每天就傍晚六点开张,做到十点便关门打烊了。”

     的确有个性,能和钱过不去的,都非常有个性。要知道听湖巷的租金相当之高,这饭馆居然还能做得下去,已经是个奇迹了。

     略一思虑,陈非马就道:“好,我去饭馆做。”

     他家里,父母就是在镇上开饭馆的,打小耳濡目染,放假的时候经常得帮忙,有点家传手艺。

     彭群理点头:“行,那我跟人说了,你今晚就过去。只要面试没问题,就能留下。”

     陈非马道:“谢谢了,今晚我请吃饭。”

     心里清楚彭群理肯定花费了不少功夫,才筛选到这几个兼职工作,毕竟陈非马的要求有点“好逸恶劳”了,不是那么好找的。

     彭群理拍一拍他肩膀:“咱们哥俩客气什么,有事尽管吱声。”

     吃过晚饭,略作休息,陈非马就出校去往听湖巷。虽然说八点才上班,但提前过去,好打个招呼,也能给老板个好印象。这份工作并非说十拿九稳,对方不满意的话,就不能上岗。

     华灯初上,听湖巷已经有了些人群。

     “听湖巷十一号,食指私房菜,是这里了。名字倒有些韵味,只是生意嘛,门可罗雀……”

     陈非马略一停顿,整了整衣装,迈步进去。

     这间私房菜有两层,一楼经营,二楼住宿,楼下大约四十多平方,除开厨房,还有一个柜台,别的地方,就摆上条桌,最多同时能让二十多人吃饭。

     现在是一个都没。

     一个老者坐在柜台里,年约六旬,头发已经花白,眼袋有点重,身前挂着围裙,大概便是老板了。

     陈非马走过去:“老板好,我是来当兼职的,我叫陈非马,是江城大学的学生。”

     老者打量他一眼:“不是说八点才上班吗?”

     虽然陈非马之前没有做过工作,但基本的人情世故还是懂的,笑道:“今天第一天,我想着早点来熟悉熟悉。”

     老板沉吟着道:“你也太胖了……”

     陈非马忙说:“胖的好,能形象直观地表现出饭馆的饭菜可口。”

     老板被逗乐了,呵呵一笑:“倒会贫嘴,也罢,就先做着看看。你去厨房把那篮子的青菜择了,洗干净。”

     “好嘞。”

     陈非马不二话,立刻撸起袖子开始做事,要给对方留下一个勤快的印象。

     这年头学生做兼职,基本属于零散工,做家教应该是较为体面的,但话说回来,也没个准,如果碰上些极品的家庭,受气也是常有的事。至于别的工作,少不得“辛苦”二字。

     陈非马不怕苦,自小没少帮着做家务,只是高中后,父母望子成龙,让他专心学业,就较少劳动了。

     食指私房菜的生意是真不好,陈非马在厨房忙完了一圈,外面才来两个客,是一对情侣,点了两菜一汤。白米饭是早用电饭煲煮好了的,来了客,老板就到后厨生火炒菜。

     陈非马打下手,等菜好了,端出去上桌。

     做饮食,不管规模大小,最重要的当然得饭菜好吃。陈非马看老板炒出来的菜,只能给个“一般”的评语。菜肴讲究色香味俱全,味道没办法尝,但看色香两项,就没什么突出之处,只能算家常菜。当客人结账离去,收拾时便证明了这一点,汤剩半盘,两个菜只吃了三分之一。

     难怪没什么生意,客人吃不好,就没了口碑,没了回头客。话说老板对自己的厨艺就没个自知之明?怎地不请个厨师来?厨师工资不低,但既然开了门面,总得想办法把生意做上去才行。

     陈非马不敢说三道四,他就是来做兼职的,没资格对老板评头论足。只是客人少,他空闲着,忍不住四下观察,很快就对这店铺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和了解。

     每个桌子上都摆着一张菜价表,价格亲民,可供选择的菜式不多,只六款,汤一种,还有两种酒水,三种饮料。除此以外,基本就没了。

     看上去,倒符合“私房菜”走专精路线的范,问题是手艺不济,其他都没用。

     现在生活水平高了,出来觅食的大学生口味刁得很,一次吃不好,就不会再来第二次。偌大听湖巷,什么不多就吃得多,可供的选择太多了。如果这店铺开在流动人口多的地方,比如车站边上,而或工厂附近,或许会生意不错,但开在以大学生为主流的校园外,服务对象错了,定位错了,就没了生意。

     门可罗雀,老板却一点不急,早已习惯的样子,或许对陈非马印象不错,他坐在柜台上跟陈非马闲聊。谈吐间,不像厨子,倒像是个知识分子。

     一番交谈下来,陈非马就发现自己白操心了。原来这间店铺是老板的私人产业,根本不用交房租,而且用他的话说,开饭馆纯属玩票性质,不以盈利为目标,而是为了实现年少时期的一个当厨师的梦想罢了。

     老板姓郭,名中衡,跟陈非马还是校友,毕业于江城大学,还是个诗人来着。

     但这年头,说诗人,那是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