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总角之交
    “正阳,正阳,别干活了,快过来玩”,前院传来的一个小男孩的声音,打断了正在浇灌心爱的药材的阳儿。

     他起身回头,看到一个小脑袋正探向后院,却没有进来的意思。“蕴宝少爷,我这还有一亩药草需要浇水,等我浇完这些,再去找你玩。”“别呀,你先陪我玩一会,回来浇水罢。”小脑袋不依不饶的说道。

     正阳看到似乎没有回转的余地,内心中也有只想要去玩的小虫子在作祟,于是快步走出了后院,迎上了小脑袋。

     他们一起穿过后院,走到了中院。“蕴宝少爷,玩什么好呢?”正阳抬头看看比他高一个头的小少爷。小少爷皱着眉头想了想,眼光落到中院的李子树上,狡黠的笑了一下。

     “来,我们用竹竿打那几颗长在最高处的李子,看谁打下来的最多。”正阳愣了愣神,他可比小少爷要低一个头,这项游戏显然是吃亏的,不过谁让人家是小少爷呢。

     正阳从杂物间拿来两根相差不多的竹竿,递给小少爷一根,只见小少爷接到竹竿,对着李子树大喊一声:“看招!”,一下子就将最高处的一颗李子捅了下来。正阳也不甘示弱,他也抬起竹竿,朝着较低处的李子戳过去,不过他的小胳膊似乎撑起来竹竿挥舞有些吃力,两三下才能打下一颗李子。

     不到半柱香的光景,两个小孩子就有些精疲力竭了。“哈哈我赢了”,小少爷擦擦额边的汗水,对着正阳炫耀着战利品。“还是小少爷您厉害。”正阳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说道。

     小少爷也席地坐了下来,捡起地上的李子,擦了擦,递给正阳,“吃吧,进补一些,你看你虽然和我一般大,可九岁的你,长得像是六七岁的孩童,气力也不足。”“进补是什么?”正阳接过小少爷递过来的李子,咬了一口,酸甜的口感让他不自觉嘴角上扬了起来,这李子树虽然在中院,可是爹爹教育过,没有主人家的许可,他是不能吃的,今天小少爷给他一颗,对于好吃的,年幼的他是无法拒绝的。

     “进补啊,就是多吃一些有益的食物”,小少爷摇头晃脑地说着。“那进补多了,是不是就能和你一样高了”,“那是”。“不过我家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进补”,小少爷看正阳的情绪有些低落,鼓励他说:“你现在用功干活,到时候我爹爹给你涨工钱,你就能去好好进补了。”

     想到精明的老爷,正阳说道:“老爷真厉害,懂得多,还很有本事。”“那可不,我爹现在每天还研究医书。”“看书就能长本事吗?”正阳突然问了一句。“是啊,书读好了,就能去考功名,到时候就能光耀门户了”。“可是我爹和我娘都不识字,”正阳低下了头。小少爷看他这样,心中也升起了一丝不忍,于是对他说“我去求求爹爹,让你一起去书院读书识字!”“真的吗?”,正阳兴奋的说。“那当然,本少爷什么时候骗过你,咱们现在就去!”

     “胡闹!”一声斥责从房内传出来,“你自己不好好读书,拉着那小子天天玩,你还想带着一起去私塾玩,你可知道一个私塾名额要花费我多少银子!去!罚你抄写百家姓前五十姓一遍,抄不完不许吃饭!”邱老爷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认为自己给这山里来的一家子在长安提供落脚的地方,还雇他们做长工,已经是天大的善待了,怎么还会把下人的孩子送到书院去。

     “爹!正阳也是九岁孩童,为何不让他也读书识字!”小少爷并不服气,“读书识字是他们下人有能力去做的吗,他们会识字,你和他们不就一样了,你怎么还能使唤他们?快去抄写!”邱老爷觉得这孩子现在越来越胡闹了。

     “我就和他一样,我们是朋友!”蕴宝两眼含泪的从老爷的房子冲出来,拉着正阳就跑向他的房间。

     “少爷你不要生气了,我不识字了,不识字也能干好活,”正阳赶忙安慰着小少爷。“哼,爹爹不让你识字,我偏要让你识字,既然去不了私塾,那也好,不用看那刻板的老夫子的脸色,我每天来教你,如何?”邱蕴宝并不放弃让正阳识字。

     “这”,正阳不知道如何选择,有些不知所措。“不要怕,读书识字又不是什么坏勾当,到时候你我一同考取功名”。正阳看着突然这样倔强的小少爷,觉得自己应该去支持他,不应该这样懦弱。“好,少爷我听你的。”正阳坚定地点点头,“好,今天我就教你百家姓里的字”。小少爷眼中又有一丝狡黠闪过,“你拿着笔,照着这本书上的字划就好了。”

     就这样,正阳除了每天照看药草,干一些杂活,就是送蕴宝少爷到私塾,待到傍晚再去私塾接少爷回来,在半路上小少爷会教他识上一两个字,他自己回家再用功研究研究,用木棍在地上划一划。这样来去,正阳也认识了几个在私塾念书的小少爷和他们的小跟班,生活似乎多了一些色彩。

     这一日,在宏济医馆的院子中,两个男童正蹲在一起捣鼓着什么,正是那小少爷,给刚干完活的正阳教长安二字,只见他二人蹲在地上,一人手里拿一根木棍,小少爷划一笔,正阳歪歪扭扭地划一笔。“这长安啊,取长治久安的寓意。”小少爷耐心地给正阳讲解道。

     正当二人认认真真练字的时候,前厅有人呼喊了一声“蕴宝,你的伙伴们来了。”小少爷和正阳起身来,看到小少爷的母亲姚太太从前厅款款走了过来。

     “太太好。”正阳站起来对太太作揖,太太平日对正阳照顾有加,正阳对姚太太也是打从心眼里恭敬。“正阳真有礼貌”,摸了摸正阳的头,接着对小少爷说道:“你的小伙伴们来找你玩了,正在前厅等你呢,你快去吧,玩别太晚。”她话音未落,小少爷已经拉起正阳冲向了前厅。“这孩子。”姚太太摇摇头。

     在前厅等候的是赵关丞的大公子赵礼、张监候的三公子张冠玉、李副尉的公子李光远为首的五人,见邱蕴宝和张正阳出来了,小朋友们就凑到了一起。

     “今日咱们玩些什么呢?”赵公子问道。“先在我家院子捉迷藏吧?”邱蕴宝建议。“好,咱们就先捉一会迷藏。”为首的赵公子拍板决定,“但是不能进房子。”赵公子又补充一句。

     邱蕴宝和张正阳相视一笑,这个是他们的地盘,这局他们肯定是稳赢不输的。抽签结果是李公子的下人先捉人,其他人哗得作鸟兽散,邱蕴宝和张正阳,带着张公子,不慌不忙地走到了后院,轻手轻脚地伏在了张正阳一家住的偏房外,支在这的杂物架,后面刚好可以容得下三个人。

     过了一会儿,这三个人听到那下人端直向着后院跑去,正在暗自得意,却听到又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三人又大气不敢出一声。

     这两个人走到杂物架前,顿了一下,三个人更紧张了。幸运的是这两人没有发现他们,继续走进了偏房。

     应该是爹和娘吧,张正阳脑子里想道。正当三个人都暗自松一口气,房子里传出两个人的对话,的确是张正阳的爹娘。

     “今日路上你确定见得就是那人?”正阳爹问道,“绝对没有错,不过他随从众多,人多眼杂他也没有看到我。”正阳娘的声音传了过来。“唉”只听正阳爹一声长叹,“不知阳儿的父母近年可好。”正阳娘的这一句话,如同霹雳一样,炸在了张正阳的脑中。“不提这个,咱们也是尽人事,接下来只能听天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