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师父
    按理说,钟慎不会无缘无故的邀约别人吧,是去还是不去呢。景致深踌躇着,钟慎慢悠悠的说道:“十多年过去,景珩的儿子都这么大了。”景致深的神情一下子就凝重起来了,他向钟慎行了个礼:“敢问阁下认识父皇?”钟慎放下手中的酒壶:“何止是认识,他曾经还说,我到沧离来,他要用最好的酒招待我呢。“

     景珩的儿子,暮歌慢慢看向景致深,是啊,他怎么会是一个公公那么简单呢。没想到他会是自己哥哥,可是知道真相的她却并不觉得有多么高兴。她一时兴起说自己是公主的琴师,他才逗她说是太子的公公吧。她没有瞒他多久,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而他,却让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都以为他是公公。

     想起来,还是有点不高兴啊。

     钟慎瞧着神情变换的暮歌,突然叹了一口气:”你和你的母亲真的太像了,原来以为还能再见你母亲一面······“他的话还没说完,景致深就接了下去:”岚贵妃去海外养病了,钟先生恐怕没有机会再沧离见到她了。钟先生若是想喝酒,沧离的宫里,确实藏了不少好酒,先生可以尽兴的喝。”

     钟慎摆摆手:”不了不了,你们沧离的酒虽然好,但是我此行有更重要的事。”

     ”敢问先生是何事?“景致深觉得不对劲起来。

     ”你愿意和我走吗?“钟慎看着景暮歌,他神情慎重,不像是在开玩笑。一旁的钟琨脸上出现了惊异的神情,师父他从来就没有主动的要谁跟他走过,今天真是意外啊。

     “凭什么我要和你走?”暮歌反问道,心里却打起了小九九,宫中已经没有了娘亲,她的父皇也是聊胜于无。唯一放不下的,也许是这个哥哥,朝夕相处这些天,他应该是除了娘亲以外对自己最好的人了。她要抛下这份刚刚建立的关系,去投奔一个不怎么很熟的,邋里邋遢的酒鬼大叔吗?怎么听起来都不现实啊。可是他是武学大家,跟他走可以学到武功,而且还能离开沧离皇宫,这样她或许还可以去海外,寻找她的娘亲。

     暮歌的心里还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却听得钟慎说道:“我可以将毕生武学传授给你,虽然我不会照顾人,但是你的师兄钟琨会照顾好你的,所以你可以什么也不必担心。”

     还没答应他呢,钟琨就成了自己师兄了?暮歌看着撑船的那个少年,像是一杆冬日翠竹,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不由得让人心生好感,有这样的师兄,也会是一件幸福的事吧。

     ”不可以,她是沧离的公主,怎么能随便跟你走。“谢云亭淡淡出声。事实上,谢云亭心中是很惊异的,她们谢家,是沧离的武学大家,可是她从小听的最多的名字是钟慎,钟慎是武界的传奇,神话一般的存在。为什么他会一眼相中景暮歌?而且,这江上的相遇,也不像是偶遇,倒像是他刻意安排的。

     “那要不然你跟我走?”钟慎挑挑眉,半认真半开玩笑道。

     谢云亭的心跳却骤然加速了一番,却很快平息下来,血誓已发,此生只追随太子殿下一人。就算可以学到再高深的武功,她怎么会背弃家族,背弃景致深?她抿了抿嘴唇,不再说话了。

     ”钟先生,您已经有了关门弟子,又怎么想着再收徒了,难道先生的门想关就关,想开就开?“景致深问道。

     钟慎在心里赞叹了景致深一番,他又拿起来酒壶,灌了一口酒:“我问的是她呢,你让她自己回答。”他指指暮歌。

     ”好,我愿意和你一起走。“暮歌终于下定决心。景致深也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她都能深夜出逃了,可见她是有多么不喜欢被束缚。况且宫墙之内的生活也真的不适合她吧,危机重重。如果她认钟慎为师,想来安全问题是不必担心的了。只是,他的内心怎么有如此不舍。

     ”还不快到为师船上来?“钟慎朝着景暮歌招手。

     正在此时,江岸处响起一个声音:”没有朕的同意,你说带走就带走吗?“

     隐约的灯光照出那人的身影,景致深一眼就认出来了是他父皇。

     撑船的钟琨微微的将脸别了过去。

     ”哈哈哈哈,景珩你也来了,快上船来,咱们喝一壶叙叙旧。“钟慎看到景珩出现并不意外。倒是暮歌,这么多年了,她难的见到父皇,如今有人说要带她离开了,他就出现了,他凭什么以为自己一定要待在沧离,接受他安排的生活?

     ”你今日若是诚心来叙旧的,我倒愿意和你喝上几杯,可是,暮歌你不能带走.。“

     “景珩,世界上有很多好酒,可是你有了好酒未曾在意,任凭酒坛碎了,酒洒了一地。还有的酒,明明不属于你,你一定要将它藏在暗无天日的酒窖,这样做,真的对吗?”

     景珩的脸色白了白,他的话轻描淡写,却大有深意。他看向暮歌,问道:“暮歌,你愿意和他一起走吗?”

     暮歌点点头:“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