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洺县
    马车辘辘的去了,扬起的灰尘将目送的人的目光抛在身后。

     当年那个将三岁的自己从火海中救出来,并且扔进去一个与自己相仿的孩子的尸体的师父离开了。时至如今,他想不起叫什么名字的那家妓院,还有那一场永不熄灭的大火却永远在他心中,时时刻刻,灼心。

     暮歌看着师兄神情不同往常,只当是别离的怅惘,也没有说什么。

     她和钟琨进入了小院子,他们在这里生活了许久,忽而师父离开了,顿时觉得院子里空荡荡的冷清了许多。再在这乡野之中待下去也没有必要,两人决定去洺县。

     洺县因为与帝京相隔不远,故而十分繁华,走在大街上的暮歌此刻心中有些许迷茫,沧离之大,何处容身?她本应该是金尊玉贵的公主,却因为他人一朝陷害,失去了娘亲的庇护。她后来慢慢知道当年发生的一切,娘亲去世了,李皇后被送进了冷宫。然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三年前,景珩去世,太子景致深即位,群臣上书,国不可无母,新帝既然还未曾立后,就应该迎生母出冷宫,尊其为太后。当时景致深初登大宝,迫于舆论,也就将李氏放了出来,这三年里,李氏表面上十分安静的做着她的太后,背地里确实蠢蠢欲动的干了不少事。景致深一方面压制着,另一方面也不能打压的太过,主要还是因为她的哥哥,景致深的舅舅李渠手握兵权。要到时候动起手来,他是帮妹妹,还是帮外甥,真的不好说。这也是当初景珩没有对李氏赶尽杀绝的原因。

     “暮歌,你饿不饿?”钟琨的声音打断了景暮歌的思绪。

     ”是师兄你饿了吧。“暮歌看着钟琨,笑得狡黠。

     “就当是吧。”

     两人走进街边的一家饭馆,此刻正是午时,饭馆里面热闹非凡,暮歌选了一处相对较清静的地方坐了下来。不久后菜上齐了,暮歌丝毫不顾形象的吃了起来,倒是钟琨,无论做什么事,都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一般,连吃饭都不例外。她环顾四周,正好与几个看过来的小姑娘的目光相对,这师兄,到哪里都这么吸引人的目光。不过,好像看着自己的人也有······

     吃完饭,两人正准备讨论接下来的去向问题。喧闹的大街上忽然响起一嗓子尖叫:“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没有王法了?当街有人被打死?

     两人走出饭馆,看到一个身穿白衣,面容姣好的少女躺在饭馆对面的红玉堂门口,浓妆艳抹的妇人紧紧抱着一个衣着华丽的贵公子的大腿,怎么也不肯撒手,嘴里嚷嚷着:“李焱,你打死了老娘的头牌姑娘,今天不给个说法,就别离开红玉堂一步。”李焱身后的侍卫们挽起了衣袖想将那妇人扯开,还没碰到妇人,妇人又喊起来:“呀,李公子不仅要打死姑娘,还要打死老身!”

     这一嗓子吼出来果然是奏了效,李焱一个眼风飞过去,侍卫们便没敢轻举妄动。

     人群中的声音叽叽喳喳:“这红玉堂的老鸨是吃撑了吧,跟李家对着干,李家的天下就在这洺县,洺县都要成了小帝京了。”“咱们平头老百姓看个热闹也就算了,别瞎议论。“李焱还在与老鸨相持不下,老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都似乎擦到了李焱的衣服上,他恨不得一脚踹飞这个女人,然而,他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