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离宫
    暮歌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碎玉宫的日子很悠长,她没有像普通的人家一样有父亲的关爱,娘亲说她身体不好,该好好休养,她就很少在这宫里出现过。以至于她不认识宫里的皇子公主们,那些所谓的兄弟姐妹们,甚至她还都不太知道自己的父皇长什么样。她也不去勾画他是什么样子。她每天读书识字,练武弹琴,日子过的单一枯燥,却很少有怨言。

     突然之间,玉碎宫倾塌,那些琉璃瓦纷纷落下,满地都是灰尘,娘亲亲手栽培的名贵植物全部倒在了泥土里。她模模糊糊听见有人在叫她,是娘亲的声音,她欣喜的转过了头,却发现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挂着来自地狱一般的笑意。她惊恐之极,将随身携带的软剑对准了他,而那个人慢慢的走向前来,剑一寸一寸的穿透他的身体。他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笑意反而越来越浓重。他的血慢慢的流尽,玉碎宫的土壤变浸透了鲜血,变成了深黑色,死去的植物又复活,开出了极致艳丽的花朵。

     最后,她看见,那个人用最后的力气撕下了自己的面具,面具下一张惨白的脸,是娘亲!她幽幽的说:“暮歌,暮歌,娘亲是来和你告别的。”

     ”不要,不要,不要走,求你了,不要走!”她死死的抓住娘亲的手,不愿意松开。

     ”我不会走的。“这声音十分好听,带着让人心安的力量,却明显不是娘亲的。暮歌缓缓睁开眼,一张说不上太熟悉的脸映入眼帘,他看着自己,眼神里仿佛流露出某种叫“关切”的东西。

     “申公公?怎么会是你?”,暮歌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直到看到景致深都不好意思了,虽说京中广为流传,太子之貌,可与天地争辉,日月同光,见过他的上至贵族女子,下至宫女杂役无不偷偷的打量过他,然而他从来都是无视之。“不对啊,公公不是应该白净无须的吗?”暮歌很认真的探讨这个问题。这让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太子殿下石化了。“你不懂,那个,有很多种方式,不完全,嗯······”太子殿下开始一板正经的科普,耳朵根有点红。“哦哦,你不必说了。”暮歌觉得自己这样说可能伤人自尊心了,以后还是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对了,你怎么可以去天牢?我的娘亲怎么样了?”暮歌最担心的问题终于问出来了,她看着景致深,眼睛里面都是希冀。

     景致深将眼神错开,说道:“我向太子请了旨去的。至于岚贵妃,她还在静养中。”

     “她在哪里?我想见她。“她看着他的眼神带着祈求,像一只被遗弃的猫。

     ”她,在宫里。“景致深道。

     ”那我又在哪里呢?“暮歌望着周围的陈设,疑惑的问道。

     ”这是京城里的一处民居,皇上让你在这安心休养。“

     ”我又没病,休养什么,这里人呢,就你一个人吗?“

     一直站在角落里没出声的一个女孩走了出来,”还有我,太子殿下的属下,谢云亭。“那个女孩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眉目还没长开,却能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

     景暮歌心里有些萧索,娘亲生死未卜,父皇对她不管不顾的,只扔给她一个公公,一个大她几岁的姑娘。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白皙匀称,就是这样一双手,昨日还沾满了鲜血,以后还会染更多的血吗?她不知道。